【翻译】Slowly Spirals - Chapter 4 & Chapter 5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61301/chapters/4386558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61301/chapters/4439946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Chapter 10Chapter 11Chapter 12

---

Chapter 4

Shaw出门时查了查她的手机,有三个来自Reese的未接来电。她没有打回去,如果真有什么紧急的事、或者Greer有动作了的话,Finch一定也会来电话的。

她把手机放回了包里,在准备出公寓时,一个孩子疯狂的摇着车铃朝她撞了过来,Shaw只刚刚来得及勉强跳开,和那辆自行车擦身而过。那孩子头也不回、上气不接下气的喊了声抱歉便消失在了公寓里,Shaw在心里低声骂了两句,然后才意识到这人是谁(她其实是认出了那辆车,几周前她就差点被这车撞翻过)。她想了会儿,还是不记得这男孩叫什么名字,最后决定她也没兴趣知道,但Gen打一来就对那男孩产生了超乎寻常的兴趣。

Shaw等了会儿又重新进到了公寓里,那孩子把车拴在了楼梯下,人已不见踪影。Shaw若无其事的站在自行车旁边,摸出刀给前后胎各来了两下。随着放气的嘶嘶声,轮胎渐渐的扁了下来。Shaw把刀放了回去,悄无声息的溜出了公寓。

“Root还说我的方法不够巧妙。”Shaw咕哝了声,得意的笑了。

等Shaw到了Greer楼下时,她已迟到了四十多分钟。她跳进车里时,Reese一脸疲倦的冲她皱了皱眉。

“抱歉,迟到了,”Shaw说,“有些杂事耽搁了。”

“嗯哼,”Reese狐疑的说,看着相机镜头又给Greer的公寓闪了几张照片,“今早Root如何了?”

Shaw尴尬的清了清嗓子,用尽全力才保持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其实……”Reese慌忙说,转头看着她,一脸的恶心和恐慌,“别回答,我不想知道。”

“说得就像我会告诉你一样,”Shaw咕哝道,“有情况么?”她问,换了个话题,朝Greer那栋楼的方向指了指。

“没有,一点儿都没。”Reese说,把相机递给了她。Shaw翻了翻他前夜拍的照片,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很无聊。”他补了一句。

Shaw嘟囔了声表示同意,但她不打算停止跟踪下去,直觉告诉她Greer绝不是表面上那个拄着拐杖清白无辜的老人而已,而她的直觉从没错过。所以她决定继续跟下去,即便这会十分的无聊。

“如果有个万能机器帮我们看着就好了。”Reese心不在焉的说,打了个哈欠。

“呃,好吧,”Shaw说,眼睛依旧盯着公寓楼,“现在我不太倾向于相信the Machine。”

Reese皱眉,“你什么意思?”

Shaw耸耸肩,“没什么意思。”Root说the Machine近来有些安静,她虽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这不是她对theMachine丧失信心的唯一原因。她不愿意去想她有多少次被Root的噩梦所惊醒,有多少次看着Root因心脏功能失调而不得不一把把吞着药片。

Reese瞥了她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而令Shaw松了口气的是,最终他什么也没说,一言不发的打开车门离开了。

Shaw迅速的意识到无聊会带来些十分棘手的问题,比如……到处胡思乱想。在她花了好几小时看着公寓楼前人来人往、但依旧没有Greer的踪迹后,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多的想着昨晚的事。Root有些不对劲,直觉告诉Shaw这不仅仅是相关号码的压力那么简单,一定还有些其他的事,但却说不出具体是哪儿不对劲。她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一环。但同时,她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因为Greer出狱的原因变得有些疑神疑鬼。

但the Machine没把有些事告诉他们,没告诉Root。那么或许,这并不是她在毫无根据的疑神疑鬼这么简单。

在快到中午时她的手机响了,Shaw本来在高兴着能有点其他事干,但在看清屏幕上那个来电显示之后,她恼火的拉下了脸。

“干嘛?”Shaw对着电话吼道,“求你告诉我是急事。”

“Shaw,帮帮我。”Gen对着电话悄声说。

Shaw翻了个白眼,心里了如明镜,这孩子不可能在图书管理遇到什么麻烦。她忍不住想劈头盖脸的骂过去,毕竟,她告诉过Gen多少次不要在她工作的时候打电话?除非是房子着火了,除非是Bear不见了,或者是其他能勉强算得上紧急情况的事情。

“求你了,你根本不知道这儿是什么情况。”Gen的声音里戏剧化成分明显得过了头。

“你干嘛这么小声?”Shaw问。

“因为我不想让找到我。”Gen说。

Shaw想都不想便知道那个“他”指的是Finch,突然有些好奇他又往那个杂活清单上添了些什么。

“你就受着吧,小鬼。”Shaw简直就要控制不住她的愉悦了。

“呃,”Gen嘟囔道,“你简直一无是处,我找Root去了。”说完这个她便挂了电话。

Shaw瞪着电话看了会儿,心情舒畅的摇摇头,顺手把电话丢在了旁边的副驾驶座上。当她再次抬头盯着那座本该由她认真监视的公寓楼时,正看见一头熟悉的银发朝着楼前的一辆车飘了过去。她过了会儿才意识到这辆SUV便是Greer昨天用的那辆,只是昨天他还有个保镖跟着,负责搀扶他、给他开车,而今天却只有Greer一人,Shaw立刻便知道今天有什么不对劲。

Shaw跟了上去,依然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但她暗自怀疑Greer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总有着拐不完的弯,像是在玩弄她。他可能是有些多疑,也有可能是想甩脱她,但不管怎样,她都牢牢的跟在他后面,直到他终于停下车走了出来。

她也跟着停下车,看着Greer一瘸一拐的朝着个地铁口走去,她不觉得这个一瘸一拐是装出来的,但她不明白昨天他为何一定要保镖来扶他。装可怜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又是装给谁看的?她还是另有其人?她不是很清楚,但她确实有些好奇谁还会对Greer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一想到这儿,她眼前立刻浮现出了Control的身影,正坐在一辆类似的车里,双眼牢牢的锁在Greer身上,等着发现他任何可疑的行迹。

Shaw在心里算好了Greer一瘸一拐的下楼梯要花多长时间,等确认他走得差不多时才下了车,迅速的顺着地铁入口向下。当她到底时,人潮汹涌的纽约市民里并没有Greer的踪影,只在楼梯尾处有一把异常眼熟的手杖,静静的靠在墙边,像在无声的嘲笑她。Shaw死死的瞪着那儿,怒火中烧。好吧,她错了,Shaw苦涩的想,这一瘸一拐就是装出来的。她不清楚他到底知道了多久,但她知道自己被Greer狠狠的玩了一次。直觉告诉她Greer是故意留下那个手杖的,想传达一个信息,不是挑衅就是警告。

“艹。”她沮丧的骂了一句,拿起那根木杖。一个女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带着她的儿子从她身旁匆匆走了过去,但Shaw没理她,谁都没理,继续朝地铁站里走,手上紧紧的抓着那个手杖。

她在人群中艰难的跋涉着,这才姗姗来迟的意识到这里是城里最繁忙的地铁站之一,Greer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选择了这儿。Shaw扫视了一遍人群,想找到那头熟悉的银发,但她心里十分清楚他一定早跑了,这个认知残酷而冰冷,让她把那个手杖抓得更紧了,十分渴望着能把它直接砸在什么人身上,以发泄她满心的沮丧和怒火。

随即她的手机响了,Shaw打开了她左耳的耳机接通了电话。

“Shaw,别自责了,”Root说,“他也从我和the Machine的眼皮下溜走过一次。”

Shaw抬头看到了一个摄像头,正冲她闪着红光,代表the Machine正看着她,而这让她更加生气了。

“他在哪儿?”Shaw问,声音绷得紧紧的。

Root沉默了会儿,时间之长,让Shaw一度以为她再也得不到一个回答。

“她看不到他。”Root最后说。

Shaw咬了咬牙,对这个回答一点都不意外,想着the Machine到底在玩着什么鬼把戏。

“你不觉得这很奇怪么?”Shaw问,而这次她确实没有得到回答。电话那头Root固执的沉默着,似乎还在坚持认为the Machine的异常沉默没什么大不了的,而Shaw不知道Root还打算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他一定在盘算些什么。”Shaw补了句,转换了话题,从来的方向朝地铁站出口走去。

“你不知道是不是这样。”Root说。

“Root,正常人不会漫无目的装残疾、在城里鬼鬼祟祟的晃来荡去。”Shaw说,她已走到了最上的一阶台阶,已能看到Greer的车。Shaw朝它走了过去,从驾驶座的车窗向里面看了看,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且话说回来,真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的话Greer也不会把车留在这儿。在拥挤的大街上公然撬车实在不怎么低调,Shaw觉得这应该不值得她如此冒险。

“Shaw,小心些,”Root说,“Greer身后有Decima作后盾。”Shaw能听出另一个女人语调中的担忧,想着Root到底是在她的噩梦里看到了什么才会如此不安。曾经的Root相信Shaw能解决任何事情,而现在她每次一出任务Root都会特别提醒她叫她小心。Shaw怀疑这有the Machine的原因在里面,毕竟现在它不再像原来那样每时每刻都能在Root耳里絮絮叨叨。

“我不会有事的。”Shaw把这个话题轻轻带了过去,语气有些生硬,在Root来得及回答之前便挂了电话上了车。

图书馆距离这里就只有十分钟的车程,Shaw决定在想好怎么对付Greer之前她可以先去那儿晃一转。

她走进去的时候,Gen几乎是一蹦一跳的朝她飞奔了过来,而她得后退一步才没让这孩子直接激动的撞在她身上。

“Shaw!你是来救我的么!”Gen激动的问。

Shaw低头对着她皱眉,但在来得及回答前Finch便出现在了Gen身后。

“小小姐,在整理完历史区之前,你哪儿都不能去。”Finch说,一脸严厉的低头看着Gen。

在Finch说话时Gen被吓了一跳,明显没发现Finch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她抬头一脸祈求的瞪着Shaw,像是在说‘求你立刻带我离开这里’。

Shaw只是耸了耸肩,而同时Finch低头意有所指的冲着Gen清了清嗓子,她最后怒气冲冲的离开了,消失在了历史区里。

“Finch,哇噻,”Shaw说,“你这里还真是管教严明。”Finch瞥了她一眼,似乎有些腼腆。“小小姐?”她嘲讽了一句,得意的笑了。

Finch清了清嗓子,脸颊有些微微发红,蹒跚着回到电脑前坐下,“你在这儿做什么?现在不是该你看着Greer么?”

“他溜掉了。”Shaw勉强说。

Finch抬头尖锐的看了她一眼,惊讶的扬起了眉毛。

Shaw耸耸肩,假装自己一点儿都没为这而困扰,但Finch了然的看着她,然后开了口:“我能帮你些什么?”

“所有关于Greer的资料。”Shaw说。Harold站了起来,朝一旁他们用来帖号码资料的黑板示意了一下,“Miss Shaw,先你一步,已经都弄好了。”他说。

Shaw朝那个板子看了一眼,Finch已经把他们关于Greer的所有东西都贴在了上面,但其实也没有多少信息,还有一段时间里的经历完全无从考证,一定有MI6的功劳在里面。Shaw认真的研究着,下定决心要把Greer的企图从里面翻出来

*

和Shaw说完Greer的问题后,Root回到了安全屋里。她整个早上都在忙着她那个小项目,Shaw在Greer那里吃了个哑巴亏,而她希望她在幽灵这里能比Shaw稍微幸运一点。这不是说她觉得Shaw会放弃,她只是…有些担忧。

Shaw是对的,Greer绝对是在盘算些什么,成功的从Shaw眼皮下溜走,还避开了the Machine所有的耳目。早在Samaritan版上帝还在时,Greer就学会了如何躲避摄像头,而现在看来,这个老人还留了几手。

这比其他任何事都更让她担忧,哪怕她不太愿意承认,而她又再次想起了the Machine最近不同寻常的沉默,自从……好吧,自从六个月前她再次上线时就一直如此。Root曾想过是不是the Machine在重新适应环境什么的,她也短暂的想过the Machine是不是想渐渐摆脱她,毕竟现在Samaritan已被摧毁,她也已没多大作用了。不过这不是Root愿意去考虑的一件事,她还记得在她以为the Machine已永远消失时她的反应如何,Harold又是如何的恐惧着她会逃跑、会伤害其他人而把她拷在汽车旅馆的一张床上;她也记得在盲目的愤怒和复仇的驱使下,她是如何差点杀掉了Greer。

但有什么东西让她停了手,她没有杀Greer,哪怕她真的很想,比任何事都想,而且Greer的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必然会给她带来快感,但她还是没有。

在那时,她曾想过the Machine会为她的人性而骄傲。

那时她一心求死,她看着Greer手中的枪,希望Greer一枪带走她的性命,毕竟,the Machine已经没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但她没有死,Shaw救了她,而现在Root才意识到,Shaw救的远不止她的命,即便Shaw自己永远也不会承认。

但或许the Machine也看到了这一点,这可能便是她最近如此沉默的原因,因为Root终于找到了属于她自己的正常生活。好吧,追着号码跑和基本一周一次中枪的生活并不能算作正常,而且她和Shaw也从来都不是“正常”的人。

Root知道这必定不会长久,她可以肯定这点,而这想法经常让她如坠冰窖。她这样的人不可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她不配。

她想起了她的梦,Shaw那毫无生气满是鲜血的身体,是她杀了她。一直都是这样,每晚都是这样,她总会亲手杀掉她。她尽力不让自己多想,想把脑子放空,但它们还是固执的缠着她,不分白天黑夜的缠着她。而如果Shaw真的和Greer狭路相逢的话,Greer动起手来可绝不会犹豫,Root让自己尽力不去想这个可能性。

Root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打断了她近乎病态的思绪,而她很高兴能想些其他的事,哪怕是一会儿也好。看到来电显示时她忍不住微笑了起来,觉得心里暖暖的,同时尽力不去想这也同样注定不会长久。

“这次又怎么了?”Root问,语气不怎么友善,这虽是一小时里Gen第三次给她打电话,但Root发现她其实也没那么介意。

“Shaw小气透了,不肯带我离开。”Gen回答,声音压得低低的,像是在躲着什么,Root眼前立刻浮现出她躬身躲在书架后的场景,不让Finch看见。

“你应该在干活。”Root说,用她几周前从Harold那儿偷来的钥匙打开了安全屋的门。这不是说男孩们会不让她进去,而是现在他们都不在,哪怕她特别告诉过他们在这时到这里来。

“但那些活太无聊了!”Gen抱怨道。

“没错,”Root同意道,“这便是它们被叫做杂活的原因。”

“这不公平,”Gen傲慢的说,“我是个间谍,我不该做这种事。”

Root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笑出来,“每个间谍都有正经工作的。”她十分在理的说。

“我确定他们没有。”Gen嘟囔道。

“好吧,如果他们在卧底的话就有。”Root说,打开男孩们的电脑,等着它们启动起来。

“嗯,”Gen说,“这代表在卧底么?”

“Gen,”Root警告道,“Harold说过不能乱监听,记得么?”但她模糊的觉得Gen已经没再听她说话了。

“为什么都得听Harold的话?”

“亲爱的,因为他是老板啊。”Root说。

“但他不是的老板。”Gen说,而这是Root第一次发现这孩子那敏锐的洞察力。

“我好无聊,”Gen再次抱怨道,“我不能过来跟你一起玩么?”

“你怎么知道我干的活不无聊?”Root说,不打算让Gen靠近她的小项目。

“因为你干的事肯定不无聊。”Gen说,这让Root轻轻的笑了起来。

Daniel和Daizo回来了,每人手上都抱着两包棕色的购物袋,Root可以肯定里面全是红牛,Daizo最近似乎对这东西上了瘾。她冲他们点头打了个招呼。

“Gen,我还有事。”Root心不在焉的对着手机说。

“但——”Gen准备抗议。

“我保证你总能找到些有趣的事。”Root说,然后便挂了电话,“Jason呢?”

Daniel把他手上的两包购物袋放在餐桌上,转头看着她,“他去看房子了。”

“我给他打电话。”Daizo慌忙用他那撇脚的英语补充道。

她现在看起来一定非常不高兴,Root想。

“不管他了,我们直接开始吧。”Root说,看着Daizo拿出电话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开始什么?”Daniel问。

但Root没有回答,她一早上都纠结于要告诉他们多少,她需要他们的帮助,但她想把他们三个都保持在那个幽灵的视线范围外。「他们不知道最好」,她想,「他们不知道最好」。

Daniel好奇的看了她一眼,但没再继续发问,如同往常一样盲目的跟从着她。她想着theMachine每次遮遮掩掩的给她号码时是不是就是她现在的这种感受,恐惧和愧疚揉在一起,沉沉的坠在胃里。她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不可能这样觉得,the Machine归根结题……是一个机器。

Daizo重新出现在了客厅里,从购物袋里拿了罐能量饮料出来,然后才马后炮般递给了Root一罐,她轻轻摇摇头,坐下重新开始工作。她不能摄入咖啡因,这和她用的药有冲突,Shaw明确禁止过她接触任何咖啡因相关的东西,碰都不能碰。

“我们要做什么?”Daizo问,这次用了日语,the Machine帮她翻译了过来,但Root的日语已渐渐有了Daizo英语的水平,在the Machine说完前她便大致明白了Daizo的意思。

“说英语。”Daniel骂道。很不幸的是,他没有一个超级电脑给他同声传译,而这让他下定决心要教会Daizo说英语。

“我们要做什么?”Daizo用英语重复了一遍,喝了口红牛,登陆了他的电脑。

Root微笑了起来,但笑里没有任何暖意或是幽默感,“我们要给自己雇一个绑匪。”

Daniel和Daizo从他们的电脑上方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目光。

“是为了新号码么?”Daniel问。

“不全是。”Root说,但同样也没再多做阐述,而男孩们毫无异议的接受了。有那么一会儿,她感到了一丝类似于愧疚的东西,然后又反复提醒自己这是为了他们好。

Root从包里拿出一个亚麻文件夹,她先前那些“杂活”的成果,她能找到的关于Austin Devine的所有资料都在里面,一个毒贩链的最底层人物。Root在上午时做了点小调查,一年半前Austin只是纽约某个破烂街头四处可见的毒贩子,但自从俄国人和HR倒台之后,Austin Devine渐渐爬到了食物链最上层,还经营了一些人口买卖的生意。要利用他Root可一点儿都不会觉得良心不安。

“来,见见Austin Devine。”Root说,给了他们一人一份副本。

“这是我们的绑匪么?”Daniel问。

“不是,”Root说,“这是被绑架的那个。”「好吧,如果都能照计划进行的话是这样」。Devine是她的诱饵,引出那个幽灵的诱饵。这计划太过简单让她很难不去尝试一番,Root打算先在黑市上放点试探性的消息,装成一个竞争者,想找人除掉Devine来彰显立场。这是幽灵会感兴趣的一份工作,他很可能会远程介入。而她唯一需要做的便是把这份工作包装得足够吸引人,足够让他上钩就行,而同时她还得把这编得合乎情理一些。

Daniel的手机响了,他从包里掏出手机,皱眉瞪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儿。

“怎么了?”Root问。

“呃。”Daniel说,把他才收到的短信递给她看。

是Shaw发来的,这本身就已足够奇怪了,Root都不知道Shaw竟然有Daniel的号码,毕竟,Shaw从来就不对她的书呆子小队表达过任何兴趣。短信简洁明了,一个地址,叫Daniel在那儿和她会面。但Root立刻便认出了这个地址,心里闪过了一丝忧惧。

Root无言的把手机还给了Daniel,而她自己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她看都没看便接了起来,十分明白那会是谁。

“我要借走一个你的跟班。”Shaw简略的说。

“我注意到了。”Root说,有些生气。

“Root,你得学会分享。”Shaw说,一听这语调Root就知道电话那头的Shaw正笑得得意。

Root翻了个白眼,用嘴型示意Daniel快过去。他一脸震惊的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抓过他的夹克出了门,而Root突然有种叫他回来的冲动,想告诉他Shaw其实并不咬人,但她犹豫了会儿还是决定作罢,Daniel已足够大了,知道该怎么照顾自己。

“Shaw,你要做什么?”Root问,努力不让自己听起来太过担心,但话一出口,听起来倒像是在谴责一样。

“想弄清Greer在搞什么。”Shaw说,要么没注意到Root的语气,要么就是直接忽略掉了她,而Root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你在做什么?”

“处理一个相关号码。”Root回答,不及思索的说了谎。Daizo好奇的看了她一眼,但她没理他,转身背对着他,朝另一个房间走了点,以争取一点隐私。

“你确定你恢复好了?”Shaw温柔的问,满是担忧。Root尽力不去想昨晚的事,不去想她一次又一次的噩梦和她脆弱的心脏,不去想Shaw是如何一次次的看着她一把把吞着药、徒劳的想平复她胸腔里激荡着的心跳。

“我没事。”Root说,明白自己听起来一点儿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Root——”

“我还有事。”Root迅速的说,然后挂了电话。

她转过身,看到Daizo正一脸紧张的瞪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知道他先前一定已经听到了一些。有时,她不知道鼓励他多学点英语到底是不是个好事,但他只是冲她轻轻的耸了耸肩,什么也没说。

Root感激的笑了笑,在他身旁坐下,开始跟他讲她的计划。Daizo不会去问不必要的问题,总是简单而又高效的执行她告诉他的事,她一直很欣赏他这点。

在Daizo打开他的第三罐红牛时,Jason回来了,近乎是闲庭漫步般走了进来。

“你能大驾光临真是太好了。”Root说,声音绷得紧紧的。

Jason羞怯的笑了,“对不起,我得穿城过来,堵车堵得厉害。”

“我说我需要你过来的时候,”Root说,看着Jason朝他们走了过来,“我是说现在,而不是两个小时后。”

“我知道,”Jason说,“对不起。”他看起来真的很对不起,Root想,但她不关心他的道歉,她只想让他赶紧开始工作。

“Daizo会把基本情况告诉你。”她说,扔下他们朝浴室走了过去。

她的头疼已从清晨的钝痛变成了眼眶处一阵阵尖锐的刺痛,Root吞下了几片止痛药,紧闭着眼休息了会儿才又重新睁开,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看起来糟糕透了,她想,偏头痛和失眠共同作用的结果。

Shaw是对的,Root突然意识到,她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但还没到时候」,她想。她还有工作要做,要搜寻神出鬼没的幽灵,她突然有些好奇the Machine是怎么看她的计划的,但同往常一样,耳里依然只有沉默。

Root离开了浴室,发现Daizo正和Jason安静的交谈着。

“你们相处得怎么样了?”Root问,强加了一丝轻快。

“还不错。”Daizo从他的电脑后含糊的回答。他看起来有些愧疚,Root想,开始好奇她离开那会儿他们俩到底说了些什么。

Root在她自己的电脑前坐下,Jason起身绕了个圈站在了她旁边,手指无所事事的玩着Austin Devine资料夹的边缘,但眼睛却牢牢的锁在她身上。

“干嘛?”Root叹了口气。

“这和俄国那件事有关对么?”Jason安静的问,“还有之前的那两个号码?”

Root咬着嘴唇移开了视线,她还依然鲜明的记得俄国的那个小插曲,记得他们是如何死里逃生的,多亏Jason看到了那个她忽略掉了的东西、the Machine也忽略掉了的东西。

“Jason……”她警告说,但他没理她,低头离她更近了,可能是为了防止Daizo听得更多。

“你不觉得应该放手别去管他么?”Jason说,“就因为这人玩了你一次——”

Root猛地抬眼,咬咬牙狠狠的瞪着他,“我觉得你应该回去工作了。”她强硬的说,把他朝他的电脑那边推了一把。

“Root,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受伤。”他轻柔的说,但在Root什么也没说之后,他无言的在他的电脑前坐下了。

「我也不想看到你受伤」,Root想,「你们所有人都是」。

 

 Chapter 5

Greer的公寓已经开始让Shaw觉得厌烦了,不过这次至少她有了个计划,而不是‘干等着看看是否有什么事发生’。

Finch在一开始有些谨慎过了头,但他们就算是再跟他的那个黑板干瞪眼瞪一天也明显得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接受了这点之后他终于大发慈悲的同意了,前提是她得带上后援。Shaw嗤之以鼻,但接着Harold眼神里便开始闪着种奇异的光,她之前只在Carter死后不久见过一次这样的Harold。这让Shaw开始怀疑,最近是不是每个人都在想着沙漠里那个愚蠢至极、差点成为她埋骨之地的地下基地。

她自己根本就没想过这个,只除了一次,那次她无意间瞥到了腹部那个狰狞的伤疤,永不褪色的彰示着她那次濒死经历。但这只是她许多伤疤的其中一个、只是她许多故事中的一件而已,而有时她得强迫着提醒自己,才能记住她的濒死对其他人来说又是如何截然不同的感受。她得强迫自己记住,记住Harold是如何突兀的柔和了起来,John是如何不离开她的三尺范围内,Root又是……又是如何的跨不过那道槛,至今都未能。

“好吧,”Shaw屈服了,“我会带个后援的。”但她强烈怀疑Harold不会太喜欢她对后援的选择。

Daniel到得比她预计的要早,扑通一声在她身旁的副驾上坐下。

“怎么这么慢,”她抱怨道,但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言不发,“你带枪了么?”

他似乎被吓到了,“我需要带么?”

Shaw耸耸肩,“小心点总不是坏事,”她从Daniel前方倾过身打开储物箱,“这儿,拿着。”她拿出一把多余的枪放在Daniel手上。Daniel低头瞪了一会儿,然后无言的把它放进了夹克口袋里,Shaw有些惊讶他竟没被吓倒,但话说回来,他们这个书呆子小分队最近也着实经历了不少。

“所以……”Daniel说,“我是来干嘛的?”

Shaw说:“以防有个电脑什么的。”

Daniel冲她挑起眉毛,Shaw叹了口气。

“我不想拿大把的时间来给Daizo翻译,”Shaw说,“然后Jason又太惹人烦了。”

Daniel嗤之以鼻,“我怎么不觉得,是因为他喜欢你女朋友么?”

Shaw拉下脸,“她不是我女朋友。”

“怎么,那你觉得她是你什么?”Daniel问。Shaw阴沉的脸已变成了怒目而视,“好了好了,”Daneil慌忙说,“你不喜欢闲聊,知道了。”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Shaw的注意力回到了公寓楼上,不耐烦的敲着方向盘。

“其实,”Daniel状不经意的说,“如果你能试着了解他一下的话,Jason也没那么糟。”

Shaw转眼看着他,威胁的眯了眯眼,“这个哪儿不算闲聊了?”

“哦对,抱歉,只是……我们还在等什么?”

Shaw恼火的咬咬牙,“等第三个人。”声音绷得紧紧的。Daniel张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她脸上的表情成功的让他闭了嘴。Shaw本觉得他是黄金三角里最不烦的一个,但现在她禁不住开始有些怀疑。

所谓的第三个人接着便来了,Lionel Fusco一屁股便坐在了后座上。Shaw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又要开始叽叽喳喳的抱怨了,准备着一句话封上他的嘴。

“你知道我不是你的私家宠物犬对吧?”Fusco嘟囔道,“咱们有些人是有正经工作的。”

Shaw翻了个白眼,“有人把你的笼子弄脏了?”

Fusco没理她,“我们是要干什么?”

“非法入室而已,”Shaw说,把John Greer最近的照片给Fusco递了几张,“需要你帮忙看一下,看到这个人时通知我们。”

“真的?”Fusco说,从她手上一把抓过照片,恼火的瞪着眼,“你大老远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Shaw耸耸肩,一点没被他的愤怒所影响。

“她又是怎么把你拖进来的?”Fusco朝Daniel发问。

“呃,我老板叫我来的。”Daniel略显尴尬的说。

“你老板,就是她那个女朋友?”Fusco说,朝Shaw的方向示意了下。

“她不是我女朋友。”Shaw咬牙切齿的说,朝他们两人怒目而视。

“那你觉得她是你什么?”Fusco问,Shaw死死的咬了咬牙。

“她不喜欢闲聊。”Daniel明智的止住了Fusco的话头。

“我们能不能直接开始?早结束早轻松?”Shaw问,停了几秒便直接下了车,毫不关心有没人回答。

Daniel迅速的跟上了她,微微落在她后面,没有像Fusco那样喋喋不休的问着问题,这让她有些惊讶,同时也有些释然。要么他确实是黄金三角里相对最不烦的那个,要么就是Root把她的猴子助手们训练得很好。

这栋公寓Shaw已监视过很长时间了,知道门卫的巡视时间,三十秒内他就会进去休息五分钟然后再回来。Shaw放慢了脚步,等着门卫进去,Daniel沉默的站在她旁边,盯着公寓的大门。在门卫消失时,他比她还先了一步开始动作,这让她有些赞叹(虽然她不太愿意承认)。「学得倒是快」,她想,跟着Daniel进去了。

他们无声无息的进到了公寓里,从电梯到了Greer的门口,Shaw迅速的把门撬开,和Daniel一起闪身进去了。里面很大,各式各样的家具上落满了灰尘,完全不像一个拥有过人工上帝的人住的地方。Shaw仔细的听了一会儿,确定房里没人之后才向里走,同时示意Daniel跟上。

“我们要找什么?”Daniel问。

“不清楚,”Shaw说,“关于the Machine……或者Samaritan的什么东西。”

Daniel没问她如此含糊的原因,只是点点头,朝房间里面走去。

Shaw从客厅开始找,把Greer的东西翻了个便,并确保它们都放回了原位,不让人看出有人来过。她什么都没找到,茶几上只有几本书和杂志,房里的饰品中也没藏着什么备忘录,只有一个裱装精美的家庭照片。Shaw仔细的看了眼,除了Greer之外她一个都不认识,没有一个在这几天进出过这里,接着她便迅速朝下一个房间走去。

厨房里的橱柜和冰箱都是空的,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卧室也是,衣柜里什么都没有,床完全不像是睡过的样子,就像Greer根本没在这里住过一样,让她禁不住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成功的从Reese的眼皮下溜了出去。Greer可能已经发现了正门有人监视、在晚上从后门溜走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Shaw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而她立刻便觉得前些时候她跟丢Greer的事也没那么糟了。

Daniel在什么地方叫了她一声,Shaw离开卧室,在一间像是书房的地方找到了他。书架顺着墙一路排开,正中间有一张巨大的橡木桌。

“我觉得我找到了Greer的电脑。”Daniel说,他正坐在椅子上,前方正是Greer的笔记本。

“有什么吗?”Shaw问,走到他身边,越过他的肩膀看着电脑。

“正准备看。”Daniel说。

在Daniel敲着键盘时她环顾了下周围,但连算得上可疑的东西都没有,除非你要算上Greer那堆品味糟糕的精装小说。Shaw的手指划过了一些书的封面,但随即她便听到了前门有了声微弱的响动,她迅速不动了,瞥了Daniel一眼。他已停止了动作,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的下一个动作。

“Fusco?”Shaw低声说,“Greer回来了么?”

“没有。”Fusco回答,声音闷闷的。

Shaw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你在我车里吃东西么?”

她清楚的听到Fusco咽下了什么东西,声音随即清楚了一些,“没有,”他说,“然后……还是没有,你们的那个老男人还没回来。”

“你确定?”Shaw问,蹑手蹑脚的朝着书房的门走了过去,从门缝间向外瞥了一眼,这里能看到走廊以及前门。

“是的,我确定,”Fusco傲慢的说,“这又不是我第一次来放风。”

但Shaw根本就没听他说了些什么,她似乎瞥到了什么人。就那人身上的制服来看,是个女佣。

“擦,”Shaw咕哝了声,朝房里退了几步,转过身时却没在桌旁看到Daniel,他正站在窗户边上。

“消防通道。”他说,打开了窗户。

“好主意。”Shaw说,从他身旁绕过去朝窗外看了眼。“拿着那个。”她补充道,朝那个笔记本指了指,然后从窗户爬了出去。Daniel点点头,一把抓过笔记本,跟着她顺着消防通道往下走。

到底花的时间并不长,Fusco正站在最下面,一副惊呆了的样子,而Shaw知道他马上又要开始他新一轮的叽叽喳喳了。

“你们俩是疯了么?”他恼火的说,“是个人都能看到你们从那上面下来。”

Shaw耸耸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女佣来了?”她有些生气的发问。

“这我怎么知道?”Fusco吼了回来,“下次你要找人当看门狗的话,找你那个无所不见的另一半去。”

“她不是我——”Shaw开口否认,但咬了咬牙没再说下去,恼火的摇摇头,咕哝道:“当我没说。”因为就他们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们反正也听不进去她的抗议。

“我要回辖区了。”Fusco说,从来的路消失了。

“他又是怎么了?”Daniel问,和她一起看着Fusco气势汹汹离开的背影。

Shaw耸耸肩,转头瞥了眼Daniel,先前她本以为他会被吓傻或者恐慌过度,但在他们的宏伟逃跑过程中他连汗都没出,而Shaw发现自己正已分钟为单位对他越发的刮目相看,她开始觉得他或许没表面上那么书呆子。

“刚你挺冷静的。”Shaw状似不经意的说。

Daniel耸耸肩,“相关号码里面碰到过更糟的。”

“说起这个,”Shaw说,开始朝车里走去,“你们不是正在处理一个相关号码么?”

“没有。”Daniel说。

Shaw微微僵了僵,但她迅速恢复了过来,时间之短,她不觉得Daniel有发觉。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待会儿到图书馆来帮你看看这个?”Daniel继续说,丝毫没察觉到她的异样,伸手提起了笔记本。

“行,随便你。”Shaw心不在焉的说着,坐进了车里,恍惚的打燃了车。Root曾说她在处理相关号码,而现在看来,她明显对她撒了谎。满脑子都是这事,Shaw发现自己全然无法集中,在开车回图书馆的路上基本都没怎么注意路,满心想着Root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他们回到图书馆时Finch迎接了他们,然后他和Daniel便迅速的开始了工作,想找出Greer的电脑上到底有些什么。Shaw没有看他们工作,那只会让她更加无聊,她对着那块黑板想再研究下Greer的生平,但过不了多久她又开始了神游,完全无法集中精神,总围着Root和她神神秘秘的举动打转,让Shaw觉得自己的胃就像被塞了铅块一样沉甸甸的。

“里面什么都没有。”一会儿之后,Daniel开口。

“只有一个空的日程表和购物清单。”Finch进一步阐述道。

“对,连毛片都没有,”Daniel加了句,眼睛依然盯着笔记本。“只是顺便,我并没有特意在找。”他慌忙补充道,尴尬了看了他们俩一眼。

“Miss Shaw,我觉得这办法也行不通。”Harold说。

但Shaw不打算放弃,脑里已开始筹备着下一个计划。

Harold一脸好奇的看着她,就想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不管你在计划什么,”他说,“都得先等等,你和Mr Reese有新号码了。”

*

Root带上了Daizo,让Jason留在了安全屋里。她虽无比确定Jason能掩护好她(如果遇到什么糟糕情况的话),但她现在不太想处理他的大惊小怪和那完全不怎么赞同的态度。出发之前他又劝了她一次,孤注一掷的想让她改变注意,在发现她依然坚决的要去时,他还提过要和她一起去。

在她和Daizo出门时,Jason开口:“小心点。”

“Jason,你的关心我很感激,”Root说,“但我能照顾好自己。”

他没再反对了,因为她直接把门摔在了他脸上。Root跟着Daizo向车走去,车依旧是Harold的,这次是一辆奔驰。

Daizo咧嘴笑了,她皱了皱眉,“怎么?”但Daizo只是耸耸肩,愉悦的摇摇头。好吧,Root觉得她没找到笑点,而且那一阵阵的头疼也让她也没心情去找。她没理这疼痛,沉默的开着车在城里穿梭。

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但也快差不多了,正正和她的计划相符。Root关掉了车灯,开进了一条狭窄的小巷里,把车停在了视线死角处,但她的位置依然能看到AustinDevine那帮人交易的那个角落,而她知道今晚Austin本人会出现。这是她一手促成的,她已放出风声说某个敌对毒贩会在今晚跑到他地盘来捣乱。

那人出现了,和照片上一个样,又高又壮,胳膊上乌七八糟的纹着纹身。Root看到他背后有一块小凸起,无疑是一把枪,而她怀疑Austin的手下也一定没少带枪。

她问Daizo:“你还记得计划么?”Daizo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在她仅仅拿出一把电击枪时张了张口似乎想反驳,明显也看到了Austin的枪。“那跟我过一遍。”Root说,想让Daizo再复习一遍计划。

“等到你雇的那个绑匪出现,”Daizo小心翼翼的说,然后朝街角点头示意了一下,“等到他们和Devine的手下交火。”

Root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我们抓住一个绑匪,”Daizo说,“我用他的手机来定位他老板,你就……”

Daizo没再说下去,把他的笔记本抱得更紧了。

「从他嘴里拷问出情报」,Root想。

“没错,”她说,“准备好了?”

Daizo点点头,但一点也不像是准备好了的样子,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没底,但她没表现出来,冲着Daizo笑了笑,想让他安心下来,但她不清楚她到底是想安谁的心。这计划进行到现在(其实这计划挺糟糕的),她不止一次的希望the Machine能说些什么,什么都行,能帮她点忙。但同往常一样,什么也没说。这么多个环节,每一个都可能出岔子,Root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去想这些。

Daizo看看表,说:“他们迟到了。”Root皱了皱眉,她本以为这个幽灵会准时到的,但她心底还是在怀疑、在希望这个幽灵不会出现。

但接着街角处便有人喊了起来,街上传来了响亮的汽车引擎声。

她对Daizo说:“呆在车里。”他看起来很想反对,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还是在盲目的相信她」,Root忧伤的想,从车里站了出来,手上紧紧的抓着电击枪。她突然觉得这武器弱爆了,不记得自己先前是怎么想的,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疯了。

Root不知道她本以为会看到什么,街角有一群疯狂交火的毒贩,这没错,但她绝没想到会在小巷出口处看到一辆厢车,封死了他们的去路。那车没有车牌,都装着有色玻璃,Root立刻便知道有什么不对了。她朝身后瞥了一眼,看见Austin和他的手下从街角朝他们走了过来,看见Austin拔出了枪。

Root吼着让Daizo趴下,但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脚就像被黏在了地上一样。厢车的侧门开了,下来四个大汉,脸上都用面罩遮着,手上拿着重型机枪。

但值得庆幸的是,Daizo脑子比她清醒,在第一轮子弹过来之前便打燃了车,顺着座位滑了下去。

枪声让她惊醒了过来,Daizo趴着给她开了车门,她埋头跳了进去,更多的子弹如天女散花般飞了过来,砸在了车上。

“开车!”她吼道,在这之前Daizo就已经踩下了油门,车如离弦之箭一样飞了出去,朝那群毒贩撞了过去。Root瞥见有些人即时跳开了,但几声闷响和车碾过什么东西的起伏感让她知道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

在子弹的冲击下,挡风玻璃碎了他们一身,Daizo的头深深的埋在方向盘后面,让她禁不住担忧他们会直接撞进什么里面。

她朝后面看了一眼,巷子很窄,厢车过不来,但那些毒贩已反应了回来,重新开始向他们射击。但Daizo一直都很冷静,和那些毒贩渐渐拉开了距离,最后把车停了下来。这时,车的引擎已经开始冒烟,代表着离报废也不远了。Root歇斯底里的笑了出来,想象着当Harold知道她毁了他一辆车时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Daizo好奇的看了她一会儿,朝她脸上指了指。她猛然清醒了过开,用手抹了抹脸,沾了一手的血。应该是在挡风玻璃碎掉时被划伤了,但她都没觉得疼。Root死死的瞪着手上那些粘稠而温热的血,发现自己移不开视线,总不住的觉得这只是个警告而已。她不知道这是在警告什么,但她知道如果他们不够幸运的话、如果不是Daizo的话,她现在就已经死了。

她心里一紧,把肺里的空气挤的一干二净。她差点害死他,Daizo才刚过一个少年的年纪,而她却差点害死他。

“你还好么?”Daizo问。

“不好。”她轻声说,吐了口气,觉得她再也不会好起来了。

Daizo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Root的电话响了起来。

Root从包里掏出她的手机,心不在焉的发现她的手正抖得厉害。她瞪着那个未知来电,全身如坠冰窖,胃里被恐惧压得沉甸甸的。她十分明白这是谁,但在心底,她依然希望着这是the Machine,她伸手接通了电话。

“你在找我。”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是她的幽灵。

“你是谁?”她假装不明白,但她的声音虚弱得完全没有说服力。

“Root,少给我兜圈子,”那个声音说,“你知道我是谁。”

“你想要什么?”她问,试着忽略掉Daizo投过来的担忧的目光。

“什么也不要。”那个幽灵说。“我佩服你的努力,”他继续说,“但你找不到我的。”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尚早。”Root说,语调比她自己心里自信了太多。

“这个就当作警告,”那个幽灵说,“闪开。”

Root重重的咽了咽喉咙,“不然呢?”

“你不会想看到那一天的。”

电话断了,Root无神的瞪着手机看了会儿,把它放回了包里。

“飞虫反过来网住了蜘蛛。”Daizo明智的评论道。Root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他的比喻有些惊讶。但他说的没错,那个幽灵一点都没上当,反用她的计划对付了她。

“我们得把车丢掉。”Root说,继续呆在这里并不安全,Austin Devine完全就是个怀恨在心的人。

Daizo点点头,“我来吧,你先回去。”

“你确定?”Root问,但Daizo依然坚持,她便下了车,独自朝安全屋走去。

她回去时已经很晚了,但Jason还没睡,正狂暴的在屋里转着圈等她。

“该死的,你到底去哪儿了?”她一进去他就嘶声发问,“发生什么了?”

“一言难尽。”Root说,没理一脸担忧的Jason朝屋里走去。她瞥到了一撮金黄的卷发,发现Gen正在沙发上熟睡,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她在这儿干什么?”Root轻声说。

“Finch把她放这儿的,”Jason耸耸肩,“他们有了个号码还是什么的。”

Finch都没联系过她给她说下这事,这让Root觉得有些恼火。

“嘿,到底怎么了……”Jason突然说,朝她脸上的伤伸出手。他的触碰让她瑟缩了一下,伤口有些刺疼。

“没事。”她说,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拉开了。

“我希望你已经决定不再去管这事了。”Jason轻轻的说。

“不,”Root说,“不可能。”

Jason冲她皱了皱眉想再说些什么,但Root从眼角看见Gen动了动,没再理Jason,转过头发现那孩子已经醒了过来,正好奇的看着他们。

“嘿,”Root说,放开了Jason的手腕,跪在沙发旁,“小鬼,准备好走了么?”

Gen边打哈欠边点点头,对着Root身后深深皱了皱眉。“收拾下。”Root说,沉默的看着Gen坐起来开始穿鞋。她知道Jason一定还看着她,脸上一定和先前一样担忧,但她没理他,把注意力集中在Gen身上,帮她披上夹克。Gen穿好后抓过了她的背包,随意的跨在一边肩上。

“明天见?”Jason满怀希望的说。

Root心不在焉的冲他笑了笑,手搭在Gen的肩上,带她朝门走去。开门时他们撞见了Daniel,腋下夹着个包裹。

“噢,嘿,”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是要回家?”她点点头。“你能把这个给Shaw么?”他问,把那个包裹递了过去。

Root接过,皱了皱眉,这比她想象中重了很多,“这是什么?”

“呃……”Daniel说,短暂的朝Gen瞥了一眼,“监控用的。”

“酷毙了!”Gen说,伸手就来抢,Root把那包东西举高了些,不让她够着。

Root不用问便知道这是要拿来做什么,她只是有些好奇Shaw会做到什么程度,“今天有收获么?”她问。

“不太有,”Daniel说,“你呢?”

Root低头朝Gen瞪了一眼,那孩子依然好奇的看着他们,同往常一样渴求着信息,而Root知道这孩子把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会好好的分类归档。

“没有。”她只说了这句,便把Gen推出了门。

在她们下楼时,Gen朝她的背包指了指,“你可以把那东西放我包里。”

Root把那包裹夹得更紧了,“说得就像我会信一样。”她说,明白如果让Gen摸到这个包裹的话,在到家前里面的东西便都会不翼而飞。Gen小小的失落了一下,然后便嘟起了嘴,一副小狗般可怜兮兮的表情(Harold每次都会为这个表情所屈服,而Root坚信她不会),但这表情被一个哈欠毁了。

她们到街上之后Root才意识到她没有车,而她知道如果她提议走路的话Gen一定会叽叽喳喳的开始抱怨个不停。她拦了辆出租,这孩子已经走不动了,而她也没好到哪儿去。

Gen立刻便倒在了门上,头靠着车窗闭上了眼。Root觉得自己也应该睡着了,直到Gen动了动,朝她靠了过来,把头靠在她肩上蜷在一旁。

“你比窗户舒服。”Gen疲倦的说。

Root有些震惊,她笨手笨脚的环住Gen,把她朝自己拉近了点。Gen抬头冲她笑了笑,这让她稍稍放松了些。孩子的身体温热而令人安心,今天的第一次让她觉得好了那么些。她有些发神,不理解为何一个11岁的孩子能给她带来这种影响,让她觉得世界都明亮了些,觉得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只是错误的代码而已。

过了会儿之后Gen嘟囔了声:“嘿,Root?”

“嗯?”Root问,挣扎着睁开眼。

“Jason有点怪,对吧?”

Root轻轻动了动,皱眉,“为什么这么说?”

Gen耸耸肩,“我不知道,但我喜欢Daniel和Daizo,”她又打了个哈欠,“Daizo让我玩他的游戏。”

Root毫无意义的哼了声,明白Gen一定又睡着了。

最后车终于停在了她们的公寓前面,Root推了推Gen,叫醒了她。Gen迅速的便跳下了车,东西都没拿便朝大门跑了过去。Root翻了个白眼,付了钱,拿上了Shaw的包裹和Gen的背包。

“噢天,”她说,快步赶上Gen,“你往里面塞了什么?砖头么?”

“不是。”Gen快速说,从她手上一把抓过自己的包,顺着楼梯飞奔。

Root摇摇头,想着是不是所有孩子都这么奇怪。

*

处理完号码后,Shaw觉得自己对Greer的事没那么烦了,但她还是很生气,怒火依然积蓄在体内,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忍太久,只是不知道那个引爆她的导火索会是什么而已。

她就快爆棚的怒气都让Reese开始觉得烦,最终他恶声恶气的叫她回家睡觉,她直接气冲冲的走了,留下他一个人给那个号码做保姆。

Shaw心底希望着公寓里没人,或者另外两个都已经睡着了,但不走运的是,Root正坐在橱柜上等她,手里抱着个马克杯,里面还冒着热气。

“嘿。”Root静静的说。

Shaw没说话,而Root依然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这让Shaw立刻便知道有什么不对劲。Shaw直接走了过去,抓着Root的下巴抬起她的脸,在看到对方脸上那道伤口时,她的怒火终于被点燃了。

“要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Shaw说,声音绷得紧紧的。Root翻了个夸张的白眼作为回应,而这让Shaw更加恼火了,忍不住咬了咬牙。

“没什么事。”Root说。她是对的,确实没什么事,顶多是个擦伤而已,但让Shaw生气的并不是这个,而是Root正瞒着她什么事。

“鬼才没事。”Shaw生气的说,语调高了很多,她放下手,但Root只是别过了脸。

“Daniel叫我把这个给你,”Root换了个话题,把一个棕色的包裹从柜子那头推了过来,“说是监控用的?”

“我们还是得看着Greer。”Shaw说,想着自己为什么要跟着Root的话题走。

“在差点被发现之后,你们还要再去第二次?”Root怀疑道。

“Daniel告诉你了?”Shaw问。

“没有,”Root说,“TheMachine告诉我的。”

Shaw恼火的吐了口气,他妈总是这样,不是么?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Shaw说,语气又升了一个调,“The Machine能帮你监视我……但却不能告诉我们Greer在干嘛?”

Root咬了咬嘴唇,移开了视线,让Shaw觉得她又要编出个什么东西来骗她,“Shaw,我——”

“你们在吵架么?”Gen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一脸萎靡的瞪着她们俩。

“亲爱的,没有,”Root轻柔的说,疲倦的看了Shaw一眼,“我们没在吵架。”

“你们在,”Gen说,眯了眯眼睛,“我知道你们在吵。”

“你说你知道是什么意思?”Shaw问。

Gen不安的转着脚,似乎有些愧疚,眼睛一直往旁边瞟。Shaw顺着她的视线,在面包机旁边看到了Root前几周给她的那个手表。而就上面那闪烁的红灯来看,它已录下了所有的东西。

Shaw恼火的抓过那个手表,脾气抑制不住的又飙了起来,“你真的不能再乱监听人了。”

“但我是个间谍啊。”Gen说。

“不,你不是,”Shaw咬牙切齿的说,“你只是个愚蠢的、到处多管闲事的小屁孩而已。”

Gen的眼睛瞬间便湿润了起来,一时间Shaw觉得她会直接哭出来,但她只是直接转身冲回了她的卧室里,狠狠的摔上了门。随之而来的沉默简直令人窒息,Shaw把那手表丢在Root旁边的橱柜上,狠狠的瞪着她,像是在说「这都是你的错」。

“我睡沙发。”Shaw咕哝道,虽然她已经气得完全无法睡觉。

Root紧紧的抿着嘴,摇摇头,“不麻烦了,我回安全屋去。”

“为什么过去,因为Jason在那儿?”这句话在来得及思考前便脱口而出,Shaw瞬间便意识到了这句话有多么的愚蠢。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Root说,眉头因困惑而拧成了一团。

Shaw很想大笑出声,说真的,你到底是有多无知?但她没笑,因为她并不觉得这有趣。

Shaw没回答,转而直接切入了最为困扰她的那个问题,“你现在并没有相关号码对吧?”她再也受不了这样兜圈子了,受不了一直都得假装一切安好而其实所有的事都在渐渐失控。她也厌倦了被Root瞒着,不管Root有什么理由,也不管Root自己觉得那理由有多么的合理。

Root微微瑟缩了下但迅速恢复了过来,“你到底……”她说,语气里都是防备,“是觉得我和Jason……在做什么?”

Shaw耸耸肩,突然不明白这一切的意义何在。她想再次愤怒起来,这她还知道该怎么处理,但不管她有多么的愤怒,担忧总会成倍的压过它们,沉甸甸的坠在她的胃里挥之不去,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而这……她和Root的这个东西,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每天每秒,她都觉得自己像个溺水的人一样,在水中渐渐下沉,徒劳而盲目的挣扎着,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我讨厌这样。”她咬牙切齿的说。她讨厌Jason每次都能如此轻易的激怒她,而其实他充其量就只是朝Root的方向看了一眼;讨厌Root总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处理好这些事,而她在她身旁却总显得如此的不成熟,总是说错话做错事,跌跌撞撞的跟在她后面。而这些事……她一直拒绝使用“恋情”这个代称,因为这个词不是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么?

Shaw抬头看了眼Root,希望Root能如往常一样知道她在想什么,但Root只是抱着手冷冷的瞪着她,让Shaw不住的想着刚才到底有什么值得她气成这样。

“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了。”Shaw静静的说。

“现在的话,”Root冷冰冰的说,“你挺混蛋的。”

Shaw短暂了闭了会儿眼,咽了咽喉咙,“对不起。”

“你该道歉的不是我。”Root说,朝Gen的房门瞥了一眼。

Shaw低下头,觉得自己不该惊讶的,当然,她当然会把所有的事都弄得一团糟。

“Root——”

但Root没再听她说话,Shaw只能沉默的看着她离开,看着她重重的摔上了前门。 

TBC

电梯间

Chapter 6

评论
热度 ( 256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3. 智而不障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