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Longer Than the Road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36316

设定在411之后嗯,K大是个锤命党,她表示:劳资崩溃了,这里一篇结局是HE垃圾,你们拿去吧,反正劳资是崩溃了。。。

----

甜文预警!!甜文!!

↓ ↓ ↓ ↓ ↓ ↓ ↓ ↓ ↓你们看五颜六色的图!!甜文!!↓ ↓ ↓ ↓ ↓ ↓ ↓ ↓ ↓


概要:

没什么地狱的怒火比得上一个由爱生恨的执行人。


“Shaw,欢迎回来。”Reese说,一只手环在她肩膀上,三杯香槟导致他走得有些东倒西歪,但Shaw根本就没注意,她的注意力在另一边,更详细点说的话,在房间那头的Root和Fusco那里,他们在……好吧,Shaw没多少词可以用来形容那场景。

搂颈亲热。

“Shaw,没事吧?”Reese问,瞥了眼她攥得紧紧的拳头以及死咬着的牙关,小心翼翼的后退了一步。明智的举动,因为Shaw很想砸些什么东西。

“这儿。”Harold说,眼睛朝那边那对情侣(Shaw的脸更加难看了)看了眼又回头看着她,“再来点香槟。”

Shaw把杯子伸了过去,眼睛从未离开Root和Fusco,Harold还没倒完就把一把将杯子拿了回来仰头一干二净。她并不是特别喜欢香槟,那些泡泡像是直接泛上了头,让她的心情怪怪的。

这和她想象中的接风完全不同。

~#~

Reese喝得昏在了地铁站的椅子上,打鼾声震耳欲聋,估计在地面上都能听到。Shaw朝他丢了颗花生,但他心不在焉的用一只手拍开了,哼了一声,翻个身之后,鼾声便又响了起来。

Shaw瞪着他,对着他一下巴的口水嗤之以鼻,在心里默想着她可以有多少种能在睡梦里无声干掉他的方式。在她数到第十七种时,一串少女般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地铁站,把Shaw从沉思中吓了出来。她对着声音的来源怒目而视,然后便觉得如坠谷底——铁道车车窗那头,Root低着头,Fusco正对着她的耳朵说着话,而不管说的是什么,都让Root笑了起来,笑容明朗,整张脸都闪着光。她看起来……很开心,他们俩似乎都很开心。

在她失踪的这八个月里,世界依然还在继续旋转,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但这不代表她有很经常在想这事,她只是偶尔想一想,在无聊的时候想一想而已,又不代表她在思念Root什么的),Root并没有并没把这大半年的时间都挂在她身上,她的生活已经继续了下去。

Lionel

Shaw打了个寒颤,转过身,不想再看那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没在的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什么?”Shaw苦涩的问。

“嗯?”Harold说,对着Reese皱了皱眉后低头看了下自己手机,然后才抬头,近乎温柔的对她一笑。Shaw忍不住皱起了眉,“我得走了。”他说,迅速的穿上了西装。

“去哪儿?”Shaw说,觉得有些震惊,现在应该是她的接风派对,而……“我们有号码了么?”「终于」,她想。她需要做点有趣的事,远离这个所谓的派对。

“我有个约会,”Harold说,“时间有点紧。”他补了一句,在Shaw来得及问之前便风一般迅速的离开了地铁站。但……Harold Finch从什么时候开始约会了?

脚下一阵呜呜声吸引了Shaw的注意,她蹲下来揉着Bear的耳朵,“至少你还跟高兴见到我,伙计,只有你没变,对吧?”

Bear只是呜了一声,一如既往的忠诚。

~#~

“那他妈是什么?”Shaw问,鼻子因恶心皱成了一团。

“是不是很美?”Root深吸了一口气,她怀里那一大捧花散发出一股恶心的味道,让Shaw忍不住哼了一声。

“不。”Shaw平平的说,坐回去阴沉的啃着她的三明治。

似乎一点没注意到Shaw的漠不关心,Root继续说:“Lionel送来的,噢,他真是太贴心了。”

毫无预兆的,Shaw便失去了胃口,她把剩下的三明治丢进了垃圾桶里,“没错,我敢打包票。”她阴沉沉的嘟囔道,但Root似乎早已没听她在说什么了,或者根本就没注意到她还在这里。

那些愚蠢的花有哪儿特殊了?哪里比得上电击枪或是电熨斗?而Root又是什么时候喜欢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的?就Shaw记得的来看……从没有过。过去八个月发生了什么?难道他们都被什么稀奇古怪的病毒感染得性格大变?还是他们是外星克隆人?「对,一定是这样」,Shaw暗下了结论,把整个下午都花在观察Root上,想找出她的外表是否和原来有细微的不同,好证实眼前这人其实是个顶着张酷似Root脸的骗子。

一个小时后,Root终于开了口:“怎么?”她早已把花丢在了一边,开始在电脑前捣鼓什么。

“什么怎么?”Shaw麻木的说。

Root皱眉,“你一直看着我。”

“我才没有,”Shaw迅速说,“是你在看着我。”话一出口便让她后悔得想撞墙,而Root已经冲她挑起了眉毛,嘴角愉悦的上扬。“随便你吧,”Shaw咕哝道,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突然很想离开这里,迅速离开这里,“有号码的话给我打电话。”

她确定她不是跑着离开的。

好吧,她是跑的,但顶多算是轻缓的慢跑。

一定没错。

~#~

“他给她买了首饰,”Shaw不可置信的说,“首饰,你啥时候见过Root穿金戴银的?”

“没记得注意到过。”Reese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我是说,”没管这个毫无反馈的观众,Shaw自顾自的继续说,“干我们这行的,那东西要么就会弄坏或是弄丢,而且那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颜色。”

“你干嘛那么在意?”Reese问,他的声音高了一点,让Shaw住了口。

“我不在意啊,”她说,“我为什么会在意?”

“没错,”Reese怀疑的说,“你花了一个半小时叽歪Fusco和Root的事,这明显表示你一点都不在意。”

Shaw瞪着他看了一会儿,真的过了一个半小时了?天呐,这真是时间过得最快的一次侦查。(至少对她来说是最快的一次,她不知道Reese如何,因为他看起来宁愿把眼睛挖出来也不想再在这车里呆下去。)

“我才没在叽歪,”Shaw咬牙切齿的说,她只是……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探讨而已,和她自己探讨,而这不是因为她在意,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而已。”

Reese丢给她一个怀疑的眼神,今晚的第一次,他似乎终于对她的话有了点兴趣。

“办公室恋情总不会是好主意,它会干扰工作。我们还有人要救,Root得保持专注,而不是对着她的那堆礼物笑得跟个小女孩一样。这一点都不专业。”她慌忙补上最后一句,然后才意识到她又在叽歪了,Shaw迅速闭上嘴,假装没注意到Reese投过来的那一脸坏笑。

“准确说的话,”Reese说,他们的号码终于现身了,他稍稍坐直了一点,“他们不在一个办公室。”

“闭嘴。”

~#~

“你知道这是个坏主意对吧?”

“坏主意?”Harold心不在焉的说,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在眼前那堆他到现在都还没理清的电缆上。

“对。”Shaw简洁的说,他没怎么听懂,这让她略微恼火。

“对不起,”Harold困惑的看着她,“但什么是坏主意?”

Shaw几乎就在吹鼻子瞪眼了,“他们。”

“他们?”Harold说,依然没有聪明伶俐起来。

“Root和Fusco。”Shaw暴躁的说。

“噢,”Harold说,低头继续弄他的电缆,Shaw叹了口气,不明白一个一贯敏锐的人为何会变得像现在这样愚钝,“他们怎么了?”

“就是那样,”Shaw说,激动的指着他以强调她的观点,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迅速的放下手,“他和她成了他们。”

“嗯,”Harold说,“我觉得他们挺幸福的。”

“幸福?”Shaw不可置信的说,她想吐,或者给什么东西点把火,或者这两件事都可以。

Harold叹了口气,把电缆丢回桌上以便能好好的看着她,“这是个漫长艰难的战争,而且我们差点就输了。”觉得有点不好意思,Shaw移开了视线,她失踪的那八个月致使她错过了大部分战争,这至今都让她觉得有些苦涩。“我觉得……最终我们都找到了支撑我们走下去的东西,那么,或许,”他说,转过身拾起电缆,“你应该放手让Root去追寻她的幸福。”

“我没有——”Shaw开口,但Harold严肃的脸阻止了她继续往下说。他是对的。混蛋。

在这一切之后,或许Root理应获得幸福。

但……和Lionel

真的

~#~

“你觉得我不可理喻么?我可没觉得我有哪儿不可理喻。”

没有回答。

“我是说,我又不是所有的事都一概反对,”Shaw继续说,“只是……在我离开前的那事之后,你不觉得我至少需要点解释么?”

还是没有回答。

“对吧,我干了一整套自我牺牲英雄救美的戏码,然后……怎么?我没得到那个女孩,这哪里公平了?”

唯一的回答便是一个短暂的呜呜声,Shaw用头抵着墙,继续揉着Bear正枕在她大腿上的头。他是个很好的听众,不会突然冒出什么她不需要也不感兴趣的提议。

“然后他们就这样秀恩爱秀了我一脸,”Shaw宣称,声音比她本打算的高了很多,让Bear微微跳起来了一些,在Shaw揉着他肚子时又软软的趴了回去,“我只是说,有些提醒总是好的,或者……你懂的,什么都行。”

Bear轻轻叫了一声。

“你说的没错,”Shaw说,从地上站了起来,没理会Bear不满的呜咽声,“我得去质问他们,我需要一个解释。”

Bear发出了几声低低的呜咽,耳朵竖了起来。

“伙计,我就知道你靠得住。”Shaw说,最后拍了拍他的头,朝地铁站里面走去。

~#~

显然,Root和Fusco爱上了一起出任务,同时,所有人都显然对此毫无异议。但Shaw依然觉得这个主意糟糕透了,即便其他人都蠢得毫无察觉。

就Finch所说,他们刚忙完最近的一个号码,现在正在进行扫尾工作,他没问Shaw她为何需要他们现在的位置,Shaw也没说,她转过街区转角,眼前的场景让她僵在了原地。

Root和Fusco,正拥抱在一起。恶心。

“没门。”Shaw咬牙切齿的说,上前一步从后绕着Fusco的脖子把他拉开了。

“见鬼的,干嘛?”他问,Shaw缩紧了手,Fusco紧张的喘息了起来。

“Sameen,”Root冷静的说,“你在做什么?”

“我在干嘛?”Shaw吼道,“又在干嘛?所有的人里面,你偏偏要和一起?”

“嘿!”Fusco抱怨道,Root示意他闭嘴,转身面对着Shaw,一脸得意的笑。

“Shaw,我都不知你竟如此在意。”她说。

Shaw翻了个白眼,“我不在意。”

Root也翻了个白眼,“对吧,告诉过你了。”她对Lionel说。

“告诉他什么?”Shaw问,威胁的眯着眼,她不喜欢这个,从头到尾都不喜欢。

“你和四眼仔给的报酬远远不够这个。”Lionel嘟囔道。

“我们根本就没给你报酬。”Root说。

“正是这样,甜心小姐,所以你能把我弄出来么?”Root挑了挑眉,他又补了一句,“请你把我弄出来?”

Root叹了口气,“Shaw,”她说,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说服力,“能放开Lionel么?他大概需要气管来呼吸。”

Shaw拉下了脸,“到底发生什么了?”她问,但还是放开了Lionel,他直接跪在地上,十分戏剧化的大咳了起来。Shaw翻了个白眼没理他,“你们俩是怎么……”她凶狠了示意了一下,“噢天,我甚至一点都不愿意去想。”

出乎意料的,Root开了口,“怎么?”她说,“你为什么这么在意?”

“我没有,”Shaw迅速说,“我只是觉得很奇怪。”

“我不觉得,”Root耸耸肩,“我觉得这很好。”Fusco抬头一脸惊讶的望着她,“我觉得能有人关心照顾我挺好的。”

Shaw嗤笑了一声,“照顾你?得了吧,”Root不需要被人照顾,更不需要Lionel Fusco照顾,“?Lionel连一筐子衣服都照顾不好。”

“嘿,”Lionel抱怨道,“干嘛侮辱人——噢…嘿!你干嘛夹我的头?我怎么惹到你了?”

“你怎么惹到我了?”Shaw咬牙切齿的说,“噢,我不知道……比如在我离开的时候趁虚而入?”

“趁虚而入?”Lionel说,“我哪儿趁虚而入了?”

Shaw嗤之以鼻,“真的?Lionel,那时你也在,我为了按那个愚蠢的按钮挨了四枪,这不是为了让你——”Shaw迅速的闭了嘴,想说服自己她的脸没有突然莫名的涨红了。

“Shaw,好让他干嘛?”Root咧嘴笑了。

“没什么,”Shaw说,摇摇头,“什么都没有。”

“你本想说什么?”Root问。

“是啊,你想说什么,我觉得我们都很想知道。”Lionel说,揉了揉脖子,沉着脸看着Shaw。

Shaw叹了口气,轻声嘟囔了句什么。

“你说什么?”Root问,向前走了一步。

“我说,”Shaw不耐烦咬牙说,“我牺牲掉自己失踪八个月,不是为了让他把你从我身边偷走。”

她的脸一定全红了,一定没错。

Root笑得更开心了,“偷走?”

“闭嘴,”Shaw说,“不是——我是说,我没有……啊!我讨厌这样。”

Root没笑了,朝Shaw走了一步,而Lionel竟然一副出于礼节的样子把视线移到了别处。“Shaw,”Root认真的说,“Lionel没有把我从你身边偷走。”

Shaw的眼神锐利了起来,虽然隔着夹克,她依然能感到手臂上Root温柔的手掌,“他没有……你是说你们没有……你们没在约会?”最后她终于开了口,但Root只是耸了耸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呃,”Root说,“我们并不是特别兼容,我是说,我们都喜欢看些愚蠢的剧情片,”Root一脸向往状,“但我觉得那也就只是我们唯一的共同点了。”

Shaw脸上写满了恶心,“剧情片?等等——算了……我不想知道,”她摇摇头,“所以你们在演戏?为什么?”

“呃,”Lionel开了口,“并不全是在演戏。”

“不是?”Root和Shaw异口同声的说。

“不是,”Lionel说,抬头看着Root,“你是对的,那确实挺好的,有人可以一起吃晚饭,买礼物让人开心,还有……没人像你和我一样喜欢愚蠢的剧情片。”

“我要吐你鞋上了。”Shaw说,Lionel和Root都对她怒目而视。

“Lionel,我也很开心。”Root微笑着说。

“说真的,”Shaw无聊的说,“我要吐一地了。”

“你能不能消停会儿?”Lionel厉声说,“我们好不容易感性一下。”

“我们有么?”Root说。

“我受不了了。”Shaw说,摇摇头,瞪着最近的一个摄像头,想寻求帮助、救赎……或者鬼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有,”Lionel说,“结婚的时候我从没干过这类似事情,知道现在我才意识到我错过了什么,能有一个真心想和你共度时光、欣赏你的人的感觉,给他们买一些愚蠢的礼物而你会期待他们的反应……”他沉默了一会儿,眼睛无神的看着远方,“我要去给我前妻打电话。”说完这个之后他拿出手机走开了。

“你在开玩笑么?”Shaw不可置信的说,“我是走进了什么剧情片的片场么?”

“Shaw,你没有。”Root暴躁的说,然后怒气冲冲朝着反方向拂袖而去。

“嘿,等等,”Shaw说,抓住Root的手肘不让她继续往前,“你都没告诉我搞这出的意义何在。”

Root笑了,但眼里一丝笑意都没有,“如果你都看不出来,还有什么意义?”

Shaw皱着眉,疑惑的看着再次准备离开的Root,她回想着自她回来的这几周,看着Root和Lionel如胶似漆的大眼瞪小眼,大多数时候都让她觉得恶心得要死,想要砸些什么东西。

“你想让我嫉妒。”Shaw说,这让Root直接停下了脚步。“好吧……”她慢慢的说,“你的目的达到了。”

“真的?”Root转过身。

Shaw耸耸肩,“但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咕哝道。

“因为,”Root翻了个白眼,“Shaw,你一定会直接否认掉我们间的所有事。”

“我们间本来就没发生什么。”Shaw条件反射般的说,Root微笑了起来,似乎是在努力忍着什么。“只是吻别而已,一个分心的东西而已,”她小心翼翼的说,“它不——”

“不代表什么,”Root接完了她的话,低头瞪着自己的脚尖。她看起来悲惨极了,让Shaw几乎就想叫Lionel回来,让他把她逗乐。

“不是不代表什么,是不算,”Shaw纠正道,Root皱着眉疑惑的看着她,让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这不代表,”Shaw继续说,朝前走了一步,“我不是认真的。”

“你真是认真的?”Root满怀希望的说。

Shaw翻了个白眼,“噢,看在老天爷的份上。”她说,抓着Root夹克的衣领,狠狠的吻了上去,Root在她嘴里发出了一声呻吟,在Shaw后退前加深了这个吻。而这次,当她推开Root时,她并不需要太过用力,她推得……颇为挑逗,“足够清楚了?”

Root咧嘴笑了,“John和Harry是对的,”她明快的说,“这计划果然成了。”

在意识到Root说了什么之后,Shaw怒目而视,“这是他们的主意?我要杀了他们。”她发誓道,手紧紧的攥成了拳,那两个混蛋从头到尾都知道,还让她……噢天,她一定要让他们吃点苦头。

“你能等会儿再杀了他们么?”Root问,挽着Shaw的手和她一起顺着街道向下走,“这八个月太长了,而我很想试试我的新电击枪。”

Shaw笑了,“真有趣,”她说,“我有个新电熨斗。”

FIN

评论
热度 ( 373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