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Natural Selection - Interlude(幕间)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6480/chapters/3801529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Interlude(幕间)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Interlude 2(幕间2)Chapter 10Chapter 11Epilogue(尾声)

---

Interlude(幕间) 

「初始化……」

「……正在搜索……」

「……定位管理员……建立连接……」

「……连接建立失败……」

 

“Mr Reese,快一点。”Harold说,一瘸一拐的跟在John后面,还套着绳子的Bear紧随其后,一路狂吠。Harold很想让他安静下来,但血腥味对他来说刺激太大,Harold一拉绳子他就会开始疯狂的咆哮。

他们不可能撑得过去。在回路上没再有人向他们开枪,但他们一样不可能撑得过去。至少……不是每个人都能,Harold想,看了眼Reese怀里的Shaw,Reese正抱着她顺着螺旋梯大步向上爬,她的脸色白得近乎透明,而有那么可怕的一瞬间,他甚至以为她已经死了。

Harold回头看了看断后的Root,她看起来也好不了多少,满身都是Shaw的血,双手还在剧烈的颤抖着。但如果他们再遇到什么情况,Harold十分确定那双手会稳如磐石——Root看起来很想杀人。

他们像是花了一辈子那么长才到了顶——Reese因抱着Shaw而疲惫不堪,走不快;他自己要挣扎着拖上Bear,而且他那条腿的问题在这时显得尤为突出。忽略掉腿上的不适和疼痛,他强迫自己一直向上、向上,直到终于到了楼梯顶端。

同他们来时一样,那个年久失修的木屋依然毫无人影,Reese迅速的朝他们的车走去。

“她需要输血。”Reese说,看着Root沉默的从卡车上拿出一个医药包。

“她需要去医院。”Harold说。「她需要the Machine」,他想,自然而然的把视线投向了Root。然后他才想起,他们已没有the Machine可以依靠了。「Miss Shaw,这当真不是个中枪的好时候。」

Reese把Shaw放在了后座上,Root跟着爬了上去,迅速用一根透明塑胶管在她的手臂和Shaw间建起了一条输血管道。

“万能受血者。”Reese咕哝了句,跳进了驾驶室。Harold把Bear放在了后座前,告诉他不要乱动,同时竭力让视线避开那个前ISA探员苍白又毫无生气的身体。但他却看到了Root,当他的目光和Root交错时,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悲痛,为the Machine而发的悲痛,在这之下,他们间还残留的那些敌意都在瞬间烟消云散。

Root把Shaw的头放在了她的大腿上,小心的避开了她们间的输血管。她的眼里还含着泪,Harold不知道那是为了the Machine还是为了Shaw,但她的眼里恍惚无神,如行尸有肉般,就像被谁掐断了唯一的命脉一样。Harold突然有些害怕,害怕着现在这个Root,这个比他们前几次遭遇中可怕得多的Root。

Root正在渐渐变成先前那个她,那个在the Machine之前的她,Harold能感觉得到。他还清晰的记得Root被他关在图书馆的那个时候,与包括the Machine在内的所有东西隔绝,那时的她就像一头牢笼里的野兽。他也记得Root求过他、让她出去,因为有什么坏事要发生了。

而坏事确实发生了,可怕的事。

「这些事都是天注定的么?」Harold想,「它知道么?The Machine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最后会变成这样?」

“我们输血的速度赶不上她失血的。”Reese说。

Harold迅速跳上了副驾的位置,他们没能救得了the Machine,但他们可能还有时间能救回Shaw。

“我们过来的时候路过了一个小镇,”Harold说,接管了现在的局面,“15英里的样子。”

Reese点了点头,一脚踩在了油门上,轮胎与沙漠发生了尖锐的摩擦声,他迅速把车速提到了限速之外,而后渐渐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速度上。Harold紧紧的抓着坐垫,内心里希望着Reese能快点、再快点。

 

「……搜索中……」

「……定位执行人……建立连接……」

「……连接中……」

「……连接中断……」

 

“够了。”John说,一把从Root的手臂上抽出了输血管。Root看起来很想用行动来反驳他,但她刚才的献血行动让她有些虚弱,在John抱起Shaw时她又直接倒回了后座上。

「还有呼吸……谢天谢地。」

他抱着她进了一家动物诊所——这小镇小到连医院都欠奉,最近的一家医疗机构在20英里之外。Shaw撑不过20英里,所以那个兽医就算不行也得行。

Finch和Bear把兽医逼到了屋中的角落里,当John走进来时,那人把John和他怀里的那个女人上下打量了好几次,估计在想这群人是不是都是疯子。

“我需要你把子弹取出来,再把伤口缝合好。”

“我是个兽医。”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Reese说,小心地把Shaw放在检查台上,“如果她死了,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我这里的这个朋友直接一枪崩掉你。”他指了指他身后的Root。

兽医在Reese和Root间来回看了几眼,那个站着的女人手里稳稳拿着的枪、她满衣服的血、还有眼里那凶残得不顾一切的光让他做出了一生中最为明智的选择。

汗水顺着兽医的额头一滴滴往下淌,他颤抖着手取出了子弹,开始缝合Shaw受伤的内脏。

Reese把输血管插入了自己手臂,当他有些头晕后,又换上了Finch。他们只有这么多的血可以提供,但它们几乎又是原封不动的从Shaw的伤口处流了出来。

Reese的脑里反反复复只有那么一句话,「别让事情再一次的重演了……」

这都是the Machine的错,而Reese十分高兴它已经死了——要死了,或者不管那个病毒到底是做了什么。在他眼里the Machine从来都不是上帝,而它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在他最需要它的时候让他失望。

又或者这是Finch的错,最开始是他一手建造了the Machine,而Finch又和Root一样,对这个电线和塑料组成的东西抱以了过多的信任。

The Machine和Shaw都正濒临死亡,而JohnReese知道他更宁愿失去谁。

知道是谁更值得活下去。

她犯过很多错,但除了这些,Shaw也还是他的搭档,而他没有在她最需要他时尽到一个搭档的责任,所以他尽可能多的献出了自己的血,只有还没晕倒就行。他头晕目眩的坐了下来,心里明白即使这样也还是不够。

一般到这时,他们会去问the Machine哪里还能搞到更多。是的,他们所有人都是如此习惯于依赖这东西,多么的愚蠢。

那个兽医缝合完了Shaw体内的伤口,满身的血看起来比Shaw剩下的都还要多。

“我只能做到这里了,她真的得去个医院。”

“不。”Reese说,把兽医赶到了一旁的凳子上坐着,Finch刚就坐在那儿,才输完血把地方挪开。

那个兽医看出了Reese的意图,想要拒绝,“我还得缝合子弹入口的伤。”

“我来。”Reese说。

兽医在Harold把针扎入他手臂时狠狠的畏缩了一下,脸色苍白的看着他的血从透明的管道里慢慢地流向Shaw。

Reese迅速开始了工作,尽他所能的缝好了伤口,内心祈祷着他们已经做了足够多,即便他知道这都还远远不够。

Root看起来也知道,而Reese十分清楚她在想些什么,她想在这一切结束之后直接杀掉那个兽医,让其他人也同样痛苦。他十分明白这种感受,因为他也想这样做,但Finch不会允许,甚至会惊恐于他们竟然会有这种想法,而John已经养成了照着Finch的话做事的坏习惯。

有那么些极少的时候,Reese会一意孤行的去做些自己的事,但到最后,他总会发现Finch才是对的。

他缝上了最后一针,小心翼翼的给伤口换上了绷带。他倾向于去想Shaw的脸上重新有了颜色,呼吸规律了起来,血压也恢复了正常。但不管他怎样想,这都只是个谎言而已,Shaw能活到现在都已经是奇迹。

John Reese从不相信奇迹,但他相信Sameen Shaw,她是一个斗士,她能活下来。她必须得活下来。

 

「……搜索中……」

「……萣wei饃擬交扌戶屆面……」

「……廴聿li連釒糹吉……」

「……錯…#?#!2…乄……」

「……錯乄……」

「……連釒糹吉矢敗……」

「……錯乄……」

「……系统错误……」

 

两天,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那么长。

Shaw没有动过、没有眨眼,什么都没有,但还在呼吸,不过也就只限于此而已。

Root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她,害怕会错失Shaw一点点醒转的迹象……或者是生命逝去的迹象……

因为她不打算让Shaw在死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不能像Hannah一样。」

也不能像the Machine一样——在最后那刻里她一直叫着他们所有人的名字,Root的植入耳蜗在她耳里发出了尖锐的嘶嘶声,声音满是痛苦,绝望的想要被谁听到。

The Machine已经死了,Shaw也奄奄一息,而Root想要点一把火烧掉这整个世界。

“我拿了抗生素。”Reese。她没有听到他进房的声音,太过专注于床上这个毫无生气、冰冷安静得如同机器一样的女人。「但你不是个机器,Sameen,不管你有多么的认为你是。」

“Root?”谨慎的声音。这几天他和Harold就几乎是踮着脚在走路,生怕她会突然崩溃掉。

“听到了。”她的声音空洞而又毫无生气。像一个机器

「Shaw,我才是个机器人,而你不是。」

“Root,不管你在想些什么……”

“别在那儿自以为是的告诉我我在想什么。”她说。声音可能严厉得有点刺耳,她分辨不出来,但不管怎样Reese都没有退缩。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因为我也在想同样的事。”

「你真的没有。」

“我明白的,”Reese小心翼翼的说,“因为Carter死的时候……”

“别说了。”她不想听,也不关心什么Carter,这世上她只关心两个东西,一个已经死了而另一个……

Reese听出了她话里的警告,没再说话,给Shaw打了针抗生素后就无言地出了门回到了旁边那个房间。Root等了一会儿,仔细地听了听那边的动静,Reese的声音舒缓而低沉,像是在给Harold说些什么,之后便是一片沉默。

Root最后看了一眼正挣扎于生死间的Shaw,她额上细密的汗珠、惨白得毫无生气的皮肤,还有她胸膛那微弱的一起一伏。

“对不起。”Root低声说,但她不清楚她具体是在为什么而道歉。「为了所有的事。」

她俯下身,在Shaw的额头上轻轻的留下一个吻,味道咸咸的,带着种死神镰刀逼近的冷风。

再也承受不住,她抓着枪便准备夺门而出。打开门时她被吓了一大跳——Harold正站在门外看着她,脸上是深深的失望。

「要不你以为呢Harry?我一直都是个杀手,我们都是。」

“Miss Groves,请不要这样做。”

“Harold,别挡路。”Root说,语气冷得跟冰一样。

“Miss Shaw不会希望你这样做。”Harold依然是他那满是道理的语气。

“你不知道她到底希望什么。”Root咬牙切齿的吼道。

“我知道她不希望看到你受伤,”Harold说,“至少不是因为她。”

如果这是一年前,她不会相信他的这句话。一年前她试图折磨Shaw,一年前她只是为了任务才拽上她,而Shaw也只是看在the Machine的面子上不情不愿的来帮忙。但世事多变,早在她们的大逃亡之前、早在Shaw来芝加哥救她之前,这就都已经变了。

Shaw她在乎

这个事实成为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的腿在一瞬间软了下来,膝盖不争气的弯了下去。如果不是Reese在后面抱住了她,她会直接跪在地上。

“你累了,先哪儿都别去。”Reese对着她耳语。

她想要挣扎,但他抓得很牢,而且反正她也已没有什么挣扎的力气了。

“现在不是大变英雄搞自杀袭击的时候,”Reese说,“但我保证——我们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Harold张了张嘴——可能是要反对,但也可能是要赞同。不管怎么说,the Machine是他创造的——「他难道不想把他们所有人都烧成灰么?」

她徒劳地再挣扎了一次,想挣脱Reese的掌控,但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任由Harold小心翼翼的从她手上拿过那把枪,这之后她挫败地倒在Reese身上 ,任由Reese领着她到隔壁房间的床上。

“睡觉。”他命令道。

她挑衅地瞪着他,即便她的双眼很快便不由自主的合上了。

这是自失去耳里the Machine那安慰的低语以来,她第一次陷入了沉睡。

TBC

电梯间

Chapter 7

评论
热度 ( 214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海轻舟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