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Natural Selection - Chapter 5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6480/chapters/3668726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Interlude(幕间)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Interlude 2(幕间2)Chapter 10Chapter 11Epilogue(尾声)

---

Chapter 5

Shaw迅速的打包好她们那些少得可怜的东西,对要这么早就离开有些抵触。Root给了她足够用一周的现金,还有一堆足以干掉一个军队的枪械。

Shaw还是不太喜欢这个分头行动的计划,但却看不出她们还能有其他什么选择。TheMachine同时给了她们两个号码,这其中必有其原因,她虽不打算去相信一个AI,但她的确相信Root。

她俩都同意不再联系,Samaritan耳目遍地,而如果Decima打算除掉Finch和Reese,Shaw觉得最好别让Decima知道她们要前去营救。

当她们终于决定出发,当Shaw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再推迟点时,她们分开了,谁都没有再说什么话。Root先转身离开,一脸决绝,Shaw看着Root离开的背影,觉得这次的分离比上次更加难以割舍,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像现在一样几乎一无所有,那时候他们还有希望。而这次……Shaw已经不太清楚希望到底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他们要怎样才能全部幸存下来,她只能感到一种类似于恐惧的情绪,胃里像坠了块铅一样沉甸甸的。

一部分的她很想就在此时此地叫住Root,离开这个小镇,任由Reese和Finch自生自灭。她们可以继续逃,继续做她们间的那个小训练,而Shaw还可能可以继续探索那个吻的后续发展,如果the Machine的时机感不是那么叹为观止的话……

这实在是个太过诱人的想法,但如果Reese和Finch就此因她而死,只因为她懦弱到不愿意离开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为一个在大多时间都把她烦得要死的女人的话,Shaw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况且Root永远都不可能违反the Machine的意思,不管她的提议会有多么的诱人。

所以Shaw只是站在那儿任由Root离开,自己出发前往凤凰城,去会会她的那个号码。

*

她一过了市界,便决定了她一点儿也不喜欢凤凰城。阳光明媚得过了头,像是想让所有人都相信这里是世界上最热的地方一样。

她也不喜欢芝加哥,她从头到尾都是个纽约客,可能这就是为什么the Machine把她放在了一个小镇里,因为它知道Shaw在除了纽约之外的所有大城市里都会过得极其悲惨。但……她也同样讨厌那个小镇,所以她想她可能太过信任the Machine判断力了,这个全方位360度无死角的万能上帝一样也会失误不是么?

原本Shaw是一点儿都不信的,当Reese给她讲了the Machine的事后,她只把它当做了一个有工作的机器而已,通过监控分析数据,最后吐出相关或不相关的号码。它不是人,不会受伤不会哭泣也不懂爱。

Shaw曾坚定的这样认为着 。

直到the Machine开始和Root交流。

现在……她不太清楚,但有些时候她觉得the Machine比她更像一个人。没错,它在照顾所有人,因为它得评估威胁提供号码。但同时它又真正的在关心他们——它关心Finch和Root。噢该死的,它很可能也关心她,虽然她弄不懂为什么还要为她操心。

现在Shaw能感觉得到它在看着她,这便代表着Samaritan同样也能,只是不知在Samaritan眼里她是不是还在“没有威胁”的那一类里。其实很可能她也早已暴露,theMachine给她的那个地址上早设好了埋伏,就等她到场。这是个极其令人不安的设想,让她直接想到了Root,既然几周前Samaritan就已发现了她,那现在直奔着另一个号码而去的Root同样能再次被发现。

Shaw强行把这个想法丢在脑后,让自己集中在眼前的事情上,她有自己的工作,有个号码需要拯救,她不能随意分心。

那个地址坐落在城里的富人区内,周围点缀着高档公寓和奢华的鸡尾酒吧,她无法想象Reese住在这种小区里的样子,但同样的,她本来也无法想象她自己在一个小镇里做酒吧招待的样子。

Shaw停下车扫视了一遍整个街道,没发现什么明显的踪迹,但这在她这行里代表不了什么,因为太过明显会直接导致死亡。Shaw走进了公寓楼里,所有感观都保持着高度警惕,时刻保证有只手放在正藏在衣服里的枪上,她可不想吓到什么居民,然后在屁股后面引来一堆警察。

那号码的房间在最顶楼,Shaw从弃置不用的楼梯井向上爬,举枪持平,任由头顶的摄像头静静的看着她缓缓向上移动。她怀疑Samaritan已经知道了她在这里,但当她到顶楼时,并没有什么伏击在等着她,楼道里空荡荡的一片。这层楼一共有三间房,Shaw慢慢走向了她感兴趣的那间——门微微开着,门锁已坏掉了,像是曾有人强行把门踢开所致。Shaw仔细地听了听,里面却没有任何响动,可能Decima已经来过了然后又走了?尽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个可能性,Shaw慢慢走进门内,枪稳稳的举在前方。

房间内像被飓风吹过一样,家具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她走过去的路上还踩碎了好几个玻璃装饰。这本来应该是个不错的地儿,但现在看起来倒像个入室抢劫的现场。

Shaw向着那个唯一还站着的家具走去——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壶茶,旁边摆着一个孤零零的茶杯和托盘。Shaw拿起半空的茶壶闻了闻,煎绿茶。

Finch。

茶还没凉,所以不管是谁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他们都应该还没离开太久。

Shaw听到了一声咆哮,她迅速转过头准备开枪,但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忍不住微笑起来——Bear正激动地向着她蹦了过来,而如果她不是站的很稳的话,她会被Bear直接扑倒在地上。Bear的鼻尖已经被血染红了,同时她注意到他的牙齿间还有些碎肉的痕迹。

“这些血是谁的?嗯?”她问,手上挠着Bear的耳朵,Bear舒服的喘息着,而像是在回答她,他穿过客厅跳到了另一间房内。Shaw跟着他走了过去,发现他正站在一具Decima特工的尸体旁,喉咙被撕得血肉模糊。

“好孩子。”Shaw拍了拍Bear的头以示奖励,想着Decima会不会真蠢到只派一个人过来追杀Finch,又或者其他人都追着Reese去了……她迅速的把这个想法丢到脑后,不去想Reese和Root现在正可能面对着的麻烦。

她听到身后有什么响动,但Bear并没做出什么反应,代表着身后的响声并不是什么威胁。她转过身正看到个一脸茫然的Finch,即便是在现在这个状态,他身上还穿着套纯手工西装,手上举着个火钳。而这是Shaw第一次看到Finch和一个能算作武器的东西在一起,不过这景象从哪儿看都不怎么协调。

“Miss Shaw?”Finch目瞪口呆,脸色白的跟床单一样。Shaw很快断定Finch还处于震惊中,如果不迅速把他搞醒,眼前这人将会是百无一用。

Finch的视线突然晃到了她的左后方,眼睛猛然瞪大了。Shaw甚至都不需要思考,直觉直接驱使着她迅速转身扣动扳机。噢天,能重新开枪打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她都还没完全看清对手时,Decima的人就已经倒下了,血从那人的胸口处汹涌而出,Shaw走了过去踢开地上的枪,虽然她十分肯定地上这人已不可能再做些什么。

“我们得走了。”Shaw说,从窗户向外看了看,这个位置她不太能看到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Decima一定又派了更多的人过来。

Finch迅速给Bear套上绳子,然后抓起一顶黑色软呢帽戴好。Shaw有些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即使在这状况下、有人正在追杀他们,Finch对于穿着还是维持着个高标准。

她带着他们从楼梯井向下,这里还是毫无人影,但她依然时不时向下看看,以防有敌人突然出现。一路都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他们成功的回到了凤凰城灿烂的阳光下。

Shaw来回把整条街扫视了好几遍,走到车跟前时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句——有人戳爆了她的前轮胎,Decima的行动计划倒是永远滴水不漏。

“我们得找辆新的车。”Shaw说。

Harold点了点头,一脸疲倦。Shaw走到路中间,举枪对着前方的来车,一辆蓝色的SUV发出了尖锐的刹车声,在离她几尺的地方停了下来,车里的女人在看到她手里的枪后尖叫着从车里爬了出来。

“你来开。”Shaw说,看着转角处一辆黑色轿车打了个急弯向他们冲了过来。她开火射中了车前胎,轿车尖叫着在路上滑了好长一段距离。

看到这儿Harold已不需要更多提示,他迅速把Bear弄进了后座,自己跳进了驾驶室中,速度之快,完全超出Shaw的预期,在下一波Decima来袭之前他已把他们带到了大半条街之外。

Shaw摇下车窗对着后面一通猛射,放光了整个弹夹,后面飞来的子弹如同天女散花般,打碎了后车窗,引发了Bear新一轮的咆哮。

“我们必须出城。”Harold说,埋头躲着身后的子弹,声音里满是紧张。

Shaw无声地表示同意,但她知道如果没甩掉后面的尾巴的话,即使出了城也没多大意义。

Shaw迅速的换了弹夹,向后仔细瞄准,子弹成功射中了轿车的前胎。轿车在打滑中失去了控制,最后碰在道路边缘翻在了人行道上,行人四散着跑开了,而轿车顺着人行道一路向前滑,车顶和地面间火花四溅,引擎冒出的黑色浓烟懒洋洋的向上散到了空中。

“Miss Shaw,虽然我十分感谢你的营救,”Finch不安的说,“但你能否尽量别在这过程中毁掉大半个城?”

Shaw笑了,对她身后发生的那场大屠杀甚是满意,“Harold,闭嘴开你的车。”

*

他们一出城便换了车,Harold十分乐意的交出了驾驶室的位置,他看起来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但Shaw觉得他迟早会没事的。

肾上腺素还在血管里激荡着,她得多次有意的提醒自己才成功的把车速限制在法定范围内。尽管身后已没了Decima的踪迹,但以防万一她还是把枪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上好膛拉下保险栓。

两小时后,当她终于确定他们已经到了安全地带、能坐下来好好考虑要怎么做时,她把车停在了路边的公路休息区里。

Harold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我得吃点东西。”她解释说。开枪打人总会让她觉得饿,而在这之前她已经开了好几小时车,紧跟着还得救出Harold,这些都有些让她觉得筋疲力竭,她急需补充些能量。

Finch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一路上他都没说多少话,只是安静地听她概述了下过去几个月里发生了些什么,Samaritan怎么先发现了Root,theMachine又是怎么给了她Root的号码。她略去了她们逃亡路上的细节,比方说她和Root亲吻的那段(她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她和Root分开其实就只是一天前的事),Finch不需要知道这些,这些都是她的私事。

况且,Harold又不可能表示赞成,她也特烦他那种既不赞同又欲言又止的表情。Shaw从来都懒得管别人在想什么、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但Finch的话她基本能听进去,不止因为Finch是她顶头上司,还因为他也是她的道德指向,让她明白了世上还有除了杀戮之外的路。而对于她和Root的这事,他一定会有些担忧。她和Root肯定有些什么,对此Shaw已无法否认,早在Samaritan上线之前,她们间就已经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餐馆很小,Shaw领着Finch到一个角落里的卡座上坐下,在那里他们还能有一点点的隐私。但说话还是得注意些,餐馆的柜台后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小的摄像头,Shaw谨慎地瞄了一眼,不确定那东西是不是只是来装装样子。

这儿并不是完全没人,柜台处坐了几个货车司机,还有些人零散得分布在各个卡座中,但那些人和他俩一样都属于来来往往的过客而已,Shaw和Finch也只是其中的两个路人甲,一离开便会被抛之脑后。

Shaw点了杯咖啡和一些吃的东西,Finch不喝咖啡,就只要了杯水,反正这地方应该也没有他常喝的那种绿茶。

“你得吃点东西。”服务员走了之后她开口说。

Harold只是摇摇头,转过脸看着窗外。他们偷来的车还停在那儿,Bear被锁在后座上,他依然满身的血,所以他们觉得把他留车上不让人看见会比较好。

“那么,”Harold说,“Miss Shaw,你有什么计划?”

她耸耸肩,跑跑藏藏,老一套。

不过她严重怀疑这次的逃命之旅是否会有上次那么有趣,一想到她要跟Finch在一间房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她就不寒而栗。而且她已经受够了东躲西藏,她想还击,想正面迎敌,打在Decima的痛脚处。对她而言,进攻一直都是最好的防守,他们早该适当还击了,但……总被敌人占先手的他们到底要怎么还击?

他们的服务员过来把Shaw点的餐放在她面前,给她续上咖啡。

“您需要什么么?”

Finch摇了摇头,当Shaw埋头于她的双层奶酪汉堡和炸薯条时,他嫌恶的皱了皱眉。第一口汉堡下肚时,Shaw满意地哼了一声,觉得能量值在瞬间飙升。

Finch继续一脸反感的看着她,时不时优雅地抿一口水。

“干嘛?”Shaw从满嘴的食物中挤出一句话。

“你对这盘子里的胆固醇含量有概念么?”

“你觉得我会管这些么?”

Finch翻了个白眼,环视了下餐馆,谨慎的避开了她的吃相。Finch坐的位置背对着餐馆,所以他看不到多少,但Shaw能看到整个餐厅及其前门,而且她在坐好之前都已另外盘算好了两条出路。

早作准备总不是坏事。

他们一路逃过来没遇到什么麻烦,但Shaw觉得Samaritan要再次找到他们并不要花上太多时间,这又回到了那个让她坐如针毡的问题,Samaritan是怎么识破他们的伪装的?自她在芝加哥救了Root起,这问题就一直徘徊在她脑海中蠢蠢欲动。Root的话,她还可以归咎于是那女人自己作死跑去联系the Machine,但现在Finch和Reese都已暴露,这不得不让她开始思考着一个可能性……

“嘿,Finch?”Shaw慢慢的说,Finch的眼睛迅速拉回了她身上,眼神带着疑问。她小心地把汉堡放回盘子里,“你觉不觉得……”她犹豫了一下,有可能只是她多虑了不是么?

“觉得什么,Miss Shaw?”

“你觉得有没可能是the Machine已经暴露了?”她问。Finch略带惊讶的看着她,但并没有出言否定她的理论。

“有可能,”Finch说,“我有想过,这能解释Samaritan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哦,”Shaw沉默了会儿说,“真该死。”

“没错。”Finch说。

Shaw重新拿起了她的汉堡,但已食欲尽失。这理论能解释the Machine为何连着好几个月都没和Root联系,但先前她并没有和Root提起过这个理论,因为这其中涉及到the Machine,她不确定Root会如何反应。

“但它还是给了我们号码。”Shaw突然说,觉得还有点希望。

“是的,我想Samaritan应该是发起了一次DOS攻击,以某种方式成功渗入了the Machine的核心内存,the Machine的主要功能还在运作,只是能被Samaritan自由进入防火墙而已。”

“好吧,”Shaw说,“我就装作听懂好了。”

Finch没再说些什么,她的眼睛游移到了高速路上,他们已在这里呆了半个多小时,而她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他们得迅速离开,只是……她不知道他们该去哪儿。

货车司机起身离开了,餐馆内只剩下两个有人的卡座和一个孤零零的服务员,无聊的站在柜台后面弄她的指甲,她很瘦,几乎就是瘦得皮包骨头,感觉像是摸她一把都会被划到手。她也很高,Shaw记得她倒咖啡时依然高耸的身影。而且她让她想到了Root,只不过没那么优雅而已,Shaw摇摇头,不清楚自己怎么又想到了那个在过去一个月里和她朝夕相处的女人,那个经常把她恼火得要死、但又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吸引她挑战她的女人。

Shaw不习惯这样,如此专注在一个不是目标也不是任务的人身上。她一贯不做这种事,她也从来不会这样想。但现在,她满脑子都是Root,满脑子都是那个吻,满脑子都在想她到底要在什么时候才能再有那么一次机会。

她们并没有谈这个事情,时间不够,而且聊天也不是她们的风格,尤为不是她的。

但她还记得Root坐在她身上时的那个感觉、她嘴唇的味道,还有她那格外柔软的头发。Shaw还想要更多,而这想法、这渴望开始变得太过强烈,以至于她抓着咖啡杯的手都有些不稳。她迅速把杯子砸在了桌上,不然她觉得她很可能会把这杯子掉地上。

Finch好奇地看了她一眼,“你没事吧?”

“没,”她的语气忍不住有些冲过了头,“我们该走了。”

“但你还没吃完。”Finch指出。

“我不饿。”

那个让她想起了Root又不太像Root的服务员从柜台的位置离开去接了个电话。

“好吧。”Finch说,拿出钱包准备付账,还是他一贯的绅士风度。

“呃,”那个服务员对着餐厅里说,“这里有叫Mary Woods的么?”

Shaw穿上她的夹克,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那个服务员说了什么,Mary Woods……

她朝那个服务员冲了过去,一把抢过对方手里的电话,“喂?”

电话里一个声音留下了个地址,但那声音却不是她以为的the Machine.

“Root?”

*

电话里Root听起来没什么事,她向Shaw保证她和Reese都挺好,但Shaw严重怀疑她们对“挺好”的定义是否一样,因为即便她现在已经累得要死还隔着电话,她都能感觉到Root正在进行她那个摄像头回避策略。但她没来得及问,Root在告诉了她他们得马上离开后就挂了电话。他们得马上离开,时间已所剩无几。

这之后听筒里就只剩下一串忙音,Shaw挫败的把电话砸了回去。

Harold疑惑的冲她挑挑眉,但直到他们回到那辆偷来的车里之前,她都没多做解释。Bear在看到他们时在后座上兴奋的活蹦乱跳。

他们要去内华达州,沙漠中的某个地方,除了这个Root没再多说什么。这路程异常遥远,他们只在需要加油或是要带Bear出来散散步的时候才会停下来。她和Harold轮流开车,另一个就在副驾上休息。Shaw并没睡多少,她倒宁愿就让她一个人一直开过去,直到Harold指出她这样眼睛都睁不开的情况下根本没法瞄准。

Reese和Root先到汇合点,他们的车上全是弹孔和灰尘。

John Reese一身淤青的样子看起来简直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他一脸阴沉的靠在车上,穿着条黑色牛仔裤和一件T恤衫,没了一贯的西装他看起来总是怪怪的。Shaw本来在好奇着他的新身份到底是干嘛的,会不会和她一样的凄惨,但当Root从车上跳下来后,她的注意力迅速被全部拉了过去。Root看起来还算好,左手缠着绷带,右眼附近有一道略深的伤口,在Shaw向她走去时,她脸上又浮现出了她惯常的坏笑。

“你俩孩子还乖么?”Shaw问,发现要绷着脸不笑实在是太过困难。

“乖的话哪儿还有什么乐子可找?”Root狡猾的说。

Reese只咕哝着哼了声,注意力迅速被Finch吸引了,后者正挣扎着想把Bear从车里弄出来。

“Finch,你没事吧?”Reese问。

Finch微笑了一下,“Miss Shaw到得恰是时候。”

“那就好。”Reese说,把Finch拉过来就是个紧紧的熊抱,Finch在肺里的空气被挤出来的过程中只来得及咕哝了一声。

“那么……”Root说,“想我了没?”

“没有。”Shaw迅速拉下了脸。

“撒谎。”这句话中满满的真实性让Shaw有那么点如鲠在喉。她们真只分开了几天而已么?从她们在怀俄明州的那个汽车旅馆门口分开到现在,Shaw觉得就像过了好几个月那么久,而现在Root就在近旁,带给她的熟悉和舒适感开始让Shaw觉得有些不安。不仅仅是这样,离开Root给她的感觉是如此的不对劲,让她觉得像是缺了什么一样,而她的思绪不管在哪儿转几转也总会回到Root身上,就像那里才是它们本该呆的地方一样。

“那里怎么了?”她指了指Root的额头上那道伤。

Root耸耸肩,“Decima而已,”末了又补上一句,“没多大事。”但Shaw依然凑了过来想检查得更仔细些,Root恼火地叹了口气。

“这需要缝合。”Shaw说。

“真没事。”Root说,在Shaw的手指划过那道伤时倒吸了口凉气。Shaw的手似乎是流连了好一阵才放了下去。

“过会儿让我来处理一下。”Shaw说,等着Root的下一波抵抗,但Root只是微笑了一下,这笑极其真诚,Shaw只在少数场合看到过,而这却是她最为喜欢的一种。

“Miss Groves。”在Reese终于放开Finch之后,他开了口算是打了个招呼。Shaw后退了一步,正看到Reese在她和Root之间来回瞟了几眼,像是他知道一些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一样。

“我认为现在该你解释下我们到这沙漠中间来是要干什么。”Harold继续说。

“对啊,”Shaw说,“我们在这里干嘛?”

她在这个前黑客和那个前CIA特工间来回看了几眼,Reese耸耸肩,表示一点儿也不清楚,即便他过去几天都和Root在一起。

“我们在这儿,”Root说,脸上又绽放出了笑,但Shaw留意到这次Root的眼里一点笑意都没有,“是为了除掉Samaritan。”

TBC

电梯间

Chapter 6

评论
热度 ( 260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3.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