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Natural Selection - Chapter 4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6480/chapters/3668726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Interlude(幕间)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Interlude 2(幕间2)Chapter 10Chapter 11Epilogue(尾声)

---

Chapter 4

Shaw在车门关闭的声音中惊醒了,头疼得像被老虎钳夹过一样,她呻吟了一声,转头寻找着到底是什么吵醒了她。

Root刚跳回到车上,手上拿着个棕色的纸袋。

“你脸色简直跟鬼一样。”Root说。

Shaw从座位上坐直,嘟囔道:“好吧,你也早上好。”

Root甜甜一笑,“其实是中午,这儿,”她加了句,“我给你买了午餐。”

“午餐”是纸袋里的一块能量棒,朝着她的方向被扔了过来,Shaw没接,任由它落在了大腿上。她直直的盯着另一个女人,直到Root终于不耐烦的叹了口气,转过脸看着她。

“干嘛?”Root问,显得有些恼火。

Shaw耸耸肩,“你要告诉我你怎么弄到这些的么?”她指了指后座的枪和钞票。

“我告诉过你了,”Root说,“我就擅自做了点准备而已,早晚我们都得离开你那破地方,只是……”她顿了顿看着Shaw意有所指,“我没想到会走得这么早。”

Root那模样倒像是在等她道歉,这绝不可能发生,她还觉得Root才是该道歉的那个,就她而言,没让她一枪毙了Danes才是最不可原谅的。

她又看了眼Root准备的东西,禁不住有些惊叹(哪怕她自己非常不太愿意承认)。但难道她那时真的会天真的以为Root能每天干坐在房里玩手指么?她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显露出了她对这有多么的恼火,Root翻了个白眼启动了车,“Sameen,你真不该那么小看我了。”

Shaw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保险起见她换了个话题,“我们到哪儿了?”

“堪萨斯州的什么地方。”

Shaw看了眼窗外,典型的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这是要去哪儿?”

Root耸耸肩,“我觉得我们自己都不清楚要去哪儿的话会比较好。”

Shaw心里表示赞同但什么也没说,但她再一次觉得有些惊叹,或许Root是对的,或许她真的有些小看了她。

她们又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Root把车停在了一个无比萧条的汽车旅馆门口,停车场上的摩托车数量之多,可谓蔚为壮观,Shaw还从没同时在一个地方见到过这么多机车。“我得睡会儿,”Root说,“我已经开了九个多小时了。”

Shaw耸耸肩,她也不怎么舒服,而且她迫切的想洗个澡,洗掉头发上那些已经凝成块的血。

Root紧紧的抓着她们那个塞满枪和钞票的包,向着旅馆昏暗脏乱的前台走了过去。那儿闻起来全是过期香烟的味道,还带着股浓浓的霉味儿,Shaw得强行压下阵阵作呕的冲动,她现在既带着宿醉又满头血、还一直火冒三丈,而为了安全起见,这些显然都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你们和刚那群骑摩托的一起的?”前台的男人问,他的声音严肃低沉,嘴角还叼着根烟。

“不是,”Root回答,“但我们需要个房间。”

“只剩一间了,”他说,从身后的挂钩上拿下一个钥匙,“是个大床房,没问题吧?”他问得有些迟疑,把她俩上上下下扫了一遍,最后被Shaw给瞪了回去。

“没问题,”Root回答,“其实正好是我们要的。”

Shaw尖锐的看了Root一眼,与此同时前台那男人被惊掉了下巴,嘴里的烟落了下去,他慌忙伸手去抓的时候又成功地烫到了手。Root坏笑了一下,从他伸开的手里拿过钥匙,交了足够住一周多的钱,转过身闲庭信步的朝外走,路过Shaw身边时还朝她抛了个魅眼——还真真是活见鬼的一个媚眼。

“呃,左边头上那间。”那个男人在后面叫到。

“你知道这东西很致命的吧?”Shaw说,向他手里正氤氲着烟雾的香烟指了指,“不过还是没子弹有用。”她耸了耸肩,跟着Root走了出去,在前台留下一个一脸疑惧的男人。

房间和这里的其他地方一样又暗又脏,但至少被单看起来还算干净。

“我睡地板。”看到那个双人床之后,Shaw提议到。

Root翻了个白眼,把包丢在靠门的地上,“Sameen,别这么小孩子脾气,”她说,“这床睡我们俩足够了。”

Shaw皱了皱眉但没再说什么,直接走进了浴室。浴室很小,非常小,小到她每次一转身手肘都会碰到什么东西。里面有个淋浴间,一个马桶还有个水池,在发现它们都还算干净后Shaw稍稍松了口气。浴室的门锁已经坏掉了,对此她并没觉得十分意外,但她还是把门关了个严实以表立场。她并不是在乎礼节或是什么的,而是现在她模糊的宿醉状态已接近尾声,脑里开始浮现出了一些她迫切希望从没发生过的记忆,现在她可不想再给Root提供更多的笑料。

Shaw打开了淋浴,出水又少又慢,但好歹还是热的。她已经很久都没像这样醉到穿着衣服便直接昏睡过去,身上的衣服已经拧巴成了一团,Shaw脱下衣服站在淋浴下面,伤口挨到水时发出了一阵阵刺痛,但她觉得应该不是很严重,过几天应该就能愈合得很好。当她确认头发上没有血渍后,她关了水从淋浴间走出来,发现Root正站在浴室门口盯着她。

“我给你买了根浴巾。”Root说。

“我看得到。”Shaw说,一把从Root伸过来的手上扯下浴巾。而在她把自己裹好的过程中,Root的眼神一直没离开,故意在她身上四处游走。

“看到喜欢的没?”Shaw说,话一出口便后悔得差点咬断舌头。

Root坏笑了一下,转身朝浴室外走,几步后又突然回过头,“我还给你找了套新的衣服。”她说。

*

Shaw把整个下午和傍晚的时间都拿来清理Root“取”来的那些枪支,这让她手头有事可做,但却阻止不了她到处乱想。这房间里没凳子,就刚好放下一张床、一个毫无用处的桌子,还有一个只能收到固定三个台的破烂电视,所以她只能坐在床边上(至少她是这么安慰自己的),而Root就睡在床的另一边。她试过忽略另一个女人,假装她不在那儿,但她的眼睛老不受控制的自己瞟到那女人身上,直到她强行把它们拖回来集中在手里的事情上。

她一定是在中途睡着了,因为她意识到的下一件事,便是感觉有人在盯着她,但与其说是感觉倒不如说是种直觉,手比大脑更快的行动了,她迅速睁开眼勒住了那人的脖子。

Root倒吸了口气,瞳孔因惊吓而放大,但Shaw怀疑这对于Root与其说是因为惊吓,倒不如说是因为惊喜。当大脑终于跟上了四肢的节奏将警报解除,她才慢慢松开了手。

“我不习惯醒来时旁边有人。”Shaw解释到,同时思考着她为什么不立刻走开,不按照她的直觉跑得远远的。

“不习惯?你上次和人做爱该是多久前的事了?”Root逗她,“难怪你总满腹牢骚。”

Shaw咬了咬牙,“才不是。她确实在说谎,但Root没必要知道这个。Shaw一般和人做爱之后就会立刻离开,不麻烦,也不需要操心,对她来说正正好。沉默中她又加了一句,“我做不来什么一起醒来的狗屁事。”

“噢Sameen,那你还真是错过了不少,”Root说,嘴角微微上扬,“晨间做爱简直令人愉悦,还提神。”

“随你怎么说。”Shaw说,手上终于放开了那个女人。她下了床开始整理昨天清理出来的那些枪,往牛仔裤的腰带上别了支上好膛的,以防万一还往身上放了点弹夹。她并不希望会有什么麻烦,但她总会做好能应对一切的准备,这一直是她引以为傲的一点,而有Root在——一切皆有可能。

*

她们四处跑着,低调行事,决不在同一个地方呆两次。到目前为止,她们都没遇到过什么麻烦,Root那堆枪也一直没有派上用场。但Shaw开始变得有些烦躁,因为她不太擅长埋头东躲西藏。

Shaw接管了开车的活,维持着她们随遇而安的计划,从一个破烂汽车旅馆再到另一个。她们总住一个房间,不管拿到的是标间还是大床房,而庆幸的是Root也一直没做什么出格的事。现在Shaw倾向于让Root保持在她视线范围内,因为这样一旦发生什么事她们跑起来会更方便点。

她们逃了一周多,到怀俄明州的某个地方时,Shaw终于发现了Root有些不太对劲。这女人再也没了她那些惯常的讽刺或是调情,似乎是渐渐把自己隔离了起来。Shaw怀疑这和the Machine有关,或者说和Root对那机器建立起来的某种奇奇怪怪的依赖感有关。到现在The Machine也还是没说活,Shaw甚至怀疑它到底还有没有在看。

她们只在其中一个去买补给时才会分开那么一会儿,Shaw从街对面的汉堡店买了晚饭,回来的时候正看到Root在一个她从没见过的笔记本上运指如飞。

“你在干嘛?”

Root被吓了一大跳,手指立即停止了动作,Shaw走过去猛地把笔记本扣上了,动作之快,还压到了Root没来得及抽出来的手。

“你是想把Decima引到我们跟前么?”Shaw问,弯下身瞪着Root的眼睛,手还压在笔记本上。

“不,我只是想找到the Machine。”

“一样。”Shaw说,拿着笔记本走出门,把电脑放在左后胎下。她坐进车里,打到倒档,笔记本在轮胎的碾压下碎了个彻底,这让她有了种奇异的满足感,她重新停好车,把笔记本的碎片无言的递给了Root。

“Sameen,真是成熟。”

她冷漠的耸耸肩,决定不再让Root靠近任何电脑的三尺范围内。但现在,至少她弄清了那个在她脑里徘徊了好几周的问题:Samaritan一开始是怎么找到Root的。不是偶然也不是意外,而是因为被甩了个冷脸的Root在寻找着the Machine的踪迹,希望能够联系到它。

Root没再试图染指任何一台电脑,但同时她也没再和Shaw说过话。对此Shaw一点儿都不介意,这让她能轻易忽略另一个人女人,对她来说简直算得上是平静祥和 。

当然,她一点儿都不想念那些该死的调情。

但她也在思考,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如此喜欢自欺欺人。

*

她们还在怀俄明州,但Shaw觉得哪儿看起来都一样,甚至那些汽车旅馆也开始变得一模一样,同样是七零八落的墙纸,同样是带着图案的地毯,让她有种她们从70年代便住在这里了的错觉。实话说,她很无聊,非常无聊。她现在要不就是在开车横跨整个州,要不就是干坐在汽车旅馆里,坐到到大难临头。她想开枪,想打人,想做点任何除了开车和干等之外的事。

她甚至也没再去跑步,她不敢把Root一个人丢在那里,不敢让这女人离开她视线超过一分钟。而不管这有没有对Root造成困扰,她都一字未提,给Shaw唯一的反馈便是磐石般的沉默。这状态过了多久了?Shaw觉得Root已超过一周没讲过话,然后她反复告诉自己不要担心,但她的医疗训练和在精神病院里短暂的轮班经历告诉她,Root一定会在某个时候突然崩溃。

反正也差不多是时候了,Shaw想,这段时间Root实在是太正常了些,一点儿不像那个她认识了很久的那个Root。如果说Root终于崩溃,变回那个让Finch和Reese高度警惕的神经病黑客的话,Shaw一点儿都不会吃惊,而且她一点儿也不会介意。她知道该怎么对付神经病,一把枪、一个消音器便能解决问题,而一堵沉默的墙……她不太清楚该怎么办,她唯一会做的便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地同样沉默下去。所以她没打算去同那女人说话,任由Root沉溺于自怨自艾或随便其他什么鬼情绪中。

Root去洗澡的时候成了Shaw现在唯一能够独处的时间,Root在浴室里面呆的时间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长。没了另一个女人时不时在眼前晃荡,她有了很多时间也更容易去思考,而这也是她唯一能允许自己稍微放松点儿的时候。虽然她依然对周遭环境保持着高度警觉,枪也在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但她可以任由自己沉湎于她自己的自怨自艾中,而不用担心会被Root看到。

她把那个奖章从夹克口袋里掏了出来,金属制的奖章在她手里凉凉的,闪着与其年代不相符的光辉。它在手里轻若无物,但承载的记忆却又幽远绵长。Shaw依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奖章会属于她,为什么那个小女孩会把这个交给她。她猜这应该是某种表示,又或者女孩只是想得到她的一点回应而已,想证明她并不是她表面一贯的那样严肃冷漠。

女孩对她的那些看法都是错的,Shaw很清楚这点。她不像其他人一样有着七情六欲跌宕起伏,但她依然拥抱了那女孩(这是她生命中第一次主动那样做),也接受了那个奖章,因为她希望那女孩是对的。Sameen Shaw在内心深处也一直希望着能感受到什么,一同女孩所期盼的那样,但一直以来都只有愤怒伴随着她,除此之外一无所有。Shaw能感受到些极端的情绪,不过也就顶多是这样了。

“那是什么?”

Shaw差点被吓跳起来,她在自己的世界里沉得太深,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水声是什么时候停止的,也没注意到Root已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没什么。”Shaw说,迅速动手想把奖章放回夹克口袋里。

但Root抓住了她的手腕停住了她的动作,“列宁勋章?”

Shaw耸耸肩,挣脱了她的手。

“这是那个俄国女孩的东西对吧?你和Reese救的那个?”

Shaw咬咬牙,“到底还有什么是the Machine没告诉你的?”

Root耸耸肩,丢开她用来擦头发的毛巾,“想想吧,Sameen Shaw对一个小女孩生出了感情。”

Shaw脸黑了下来,“我只是觉得这奖章挺好看。”

Root笑了一声,走到自己的床上坐下。

“她还安全么?”Shaw突然问,有意不去看另一个女人的眼睛,“The Machine还跟你说话的时候,它至少有跟你讲过这个吧?”

“只要Decima觉得你和Harold都死了的话……那么是的。”

“如果他们不这么觉得呢?”

“那the Machine就会联系Fusco警探。”

“这计划不怎么令人放心。”Shaw回答。她知道一旦有事的话Fusco会尽他最大努力去帮忙,但他只是一个警察,而Decima有一个军队那么多的走狗,还要加上一个能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超级电脑。如果他们真要拿那女孩下手的话,Fusco派不了多大用场。

Shaw最后看了会儿那个奖章,将它放到一边。

“你该去跑个步。”过了会儿之后Root说。

“为什么?”Shaw问,转脸过去看着另一个女人。

Root意有所指的盯着Shaw正上下抖个不停的膝盖,Shaw立刻停止了动作,但心中那股随之而来的焦躁感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你该多做些运动。”Root顿了顿之后开口。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Shaw皱眉。

Root耸耸肩,把她用过的那根毛巾对折叠了起来,“就只是……你胖了几斤。”

Shaw迅速拉下了脸,“我才没有。”但一被点到,她立刻发现她的裤子最近是紧了一点,少了平时那些规律性的运动,没有什么坏人需要追击,也没有什么人需要被她暴打一顿。“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她半解释半开脱的说。

“还是不能相信我?”Root平静的说。

“相信你不去干什么蠢事?”Shaw说,“不可能。”

Root翻了个白眼。

“所以要是你没有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给我打一顿的话,”Shaw继续说,“我还留这儿。”

“好吧,”Root站了起来,“那打我。”

“什么?”Shaw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打我,”Root重复到,“别装作你不想。”

对于这句话Shaw发现自己完全没法反驳,她的拳头条件反射般跃跃欲试的握在了一起。“Root,我不会打你。”Shaw平稳的说。

“为什么?你又不是没干过。”

“那不一样。”Shaw说,却又无法明白的说明为什么,那就是……不一样。从开始到现在她俩都经历了太多,而不管现在Root依然有多么的令她恼火,没缘由的揍她一顿感觉并不怎么对。

“好吧,那行,”Root说,“那要不我们来过过招?”

Shaw丢给她一个怀疑的眼神,“你懂格斗?”

“不懂,”Root说,“但你可以教我。”

“那我又为毛要教你?”

Root耸耸肩,“不知道,或许可以治治你最近又阴沉又暴躁的死脾气。”

“现在倒是会说,”Shaw说,“那到底是谁连着一周一个字儿都没跟我讲?”

“是我没错,”Root的话里满是讽刺,“那是因为你实在是太能说了。”

Shaw开始后悔先前没直接在Root脸上来上一拳,但当她认真想了想后,她觉得或许教Root几招并不坏。Root从未表现出任何与徒手搏击相关的技能,而又鉴于这女人基本就是个吸引麻烦的强力磁石,教教她如何在手头没枪、甚至连电击枪都欠奉的情况下保护自己只好不坏。

“行,好吧,”Shaw最后说,“我教你。”

Root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一扫笔记本事件后的阴霾和敌意。

她们把床推到了墙角,以留给她们更多的空间,幸运的是,她们这次这个房间比前些周那些大了许多。

“好了,”准备好之后Shaw说,“先说最重要的——平衡。”

“平衡?”Root问。

“两腿分开,与肩同宽。”

Root调整了下姿势,Shaw抬眼检查了下,点点头。

“不错,”Shaw说,“然后把手举起来,我们不能弄坏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对吧?”

Root笑了声,举起拳头握紧。

“手肘夹紧。”Shaw补充到。Root调整了下,但姿势却总有些奇怪,Shaw走近了几步,用脚轻轻把Root的双腿向外分了点,再把Root的手肘向身体压紧。

“好了,”Shaw退后了一步,觉得还算满意,“当我挥拳时,挡住。”

“怎么挡?”Root问,但Shaw已经动手了,她的拳头径直穿过了Root的防线,狠狠的击中了对方的嘴角,直接让Root的嘴开始沁血。

Root踉跄着后退,但总归还是没有倒下,她用拇指擦了擦下巴,短暂的瞥了眼手上的血后抬眼重新看着Shaw,“归根结底你还是很想揍我。”

Shaw耸耸肩,“刚是为了那个笔记本电脑。”

Root重新摆好姿势,动作无可挑剔,而这次当Shaw挥拳进攻时,她成功的格挡住了对方的拳头,动作虽马马虎虎,但能算作个开始。

*

这很快成为了她们的日常活动,她们每天都会练习几小时,不是在早上要出发前往下一个地方之前,就是在晚上她们都睡不着的时候。这极好的消磨了时间,同时Root也渐渐上了手,Shaw不清楚在面对真正的敌人时Root的表现会如何,但现在她至少有了些基本的底子。

Shaw正在教她一种比较复杂的动作,涉及到如何压倒从正面攻击的敌人。她们已经练了两个多小时,但效果依旧不怎么好。

“简直是糟透了,” 在Root连着第十次搞砸之后,Shaw挫败的说,“你今晚到底在干嘛?”

Root耸耸肩,“老师太性感,你没法叫我不去分心。”

Shaw眯了眯眼,在她们这段时间的训练中,Root的调情强度已小了很多,这让她确定了Root在说想训练时并没闹着玩。她抬起头,正看到Root看着她时脸上的表情,那眼神让她愣了愣,没注意到Root已向前一步,结束了她们间所有的距离。

但当Root的唇狠狠地撞上她的时,她还是不得不注意到了。

在清醒时亲吻Root和在醉酒时是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即便她们只有双唇相接,但Shaw依然感觉她的每一寸皮肤都在燃烧。她伸手将Root拉近了些,加深了这个吻,没时间阻止自己,也没时间一个个列数为何不能这样做的原因。但随即她便发现她的背已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Root正坐在她的腰上,把她的双手牢牢压在两侧,一脸得意的笑。

“这是作弊。”Shaw指责到,她想坐起来,但Root却明显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

“运用手头一切资源作为武器,”Root沾沾自喜,“这不是你教我的?”

Shaw哼了声,“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这个意思了?”

“被一个业余人士坐在身上的感觉如何?”Root问。

“Fuck you.”Shaw说,但语气里却毫无恶意。

“那来吧。”Root低声说,牢牢的盯着Shaw,眼里闪动着俏皮的光。

Shaw不着痕迹的咽了咽喉咙,想忽略掉全身上下正渐渐开始跳跃的兴奋感。她其实有点喜欢被Root这样压在身下,哪怕她绝对不会承认。这种不由她控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紧张感是她从未体验过的,一般来说都是由她来主导节奏、来控制局面。而像这样被Root控制……不管从哪儿看都不是她的一贯作风,即便她有多么不愿意承认。

而且这次她没有酒精、没有电击枪,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可以为自己开脱。现在她只有Root,正俯身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既得意又狡猾,但其中的诚挚又远超了Shaw的舒适范围。她想把这表情从那女人脸上抹去,但手又完全动弹不得,于是她做了件她唯一能想到的事。

Shaw抬头咬住了Root的唇,这个吻给她的感觉和上一个一样的销魂。她咬着对方的下唇将另一个女人拉得更近了,Root的手在这时松了下来,Shaw没有错过这个机会。

她本应该就在这里打住,停止这一切,结束这个一开始就不该发生的事。但相反,她的一只手抚上了Root的头,在她的发间滑行;另一只手开始在Root热裤的腰带下方游走。

当她的手滑过另一个女人臀部光滑的肌肤时,Root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呻吟,随即她把Root拉得更近了,直到她们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她们都因先前的训练浑身是汗,而Shaw近乎是急切的想要脱掉彼此身上的衣服,让她们可以肌肤相亲,让她可以用舌和牙齿一寸寸的探索过Root的身体。

这不像她,她还从没这么强烈的渴望过一个人,想要慢慢来,想要延长这个过程,以享受其中每一点的细节。平日她一般的方式是找人迅速的打上一炮,在完全来不及多想时就结束整个过程,而和Root的这种…却是截然不同的新体验。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脑子里一直有个微小的声音(听起来还很像Finch)在告诫她要悬崖勒马,趁还来得及的时候赶紧收手。

而就像是在回答这个Finch模样的声音一样,房间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把两人僵在了原地。

她们迅速分开了,Shaw的手从Root腰带下方移开,停在了对方的臀部。

“谁——”Shaw刚开口,Root脸上便已恢复了清明,眨眼间的功夫她已起身朝电话走去。

Shaw无言的跟了过去,忽略掉她还有些虚浮的脚步,更别提在被如此粗暴无礼的打断后那满心的焦躁和挫败感。她偏头靠着Root,以便她俩都能听清电话里在说些什么,而当电话那头有个熟悉的机械冷淡的声音吐出了两个号码及其对应地址时,Shaw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说完后电话便挂断了,而Root的手开始了剧烈的颤抖,Shaw得从她手上拿过话筒才能让听筒回到它本来的电话座上。

“Reese和Finch?”Shaw说,仔细地看着Root。

Root点头,“大概是。”她的声音很飘忽,像是还没回过神,思维还完全在另一个地方。

“喂,”Shaw轻柔的说,“还好么?”

Root完全没有听到,Shaw把手放在另一个女人手臂上把Root转过来面对着她,而她们间的肢体接触像是把Root惊醒了。

“我没事。”Root说,但手还是有些轻微的抖动。

“那是六个月来你第一次和the Machine对话?”Shaw问。

Root轻轻点头,“不太能算得上是对话。”她说,语气里满是失望。

Shaw耸耸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还是不太明白Root对the Machine的那种执念,但她知道这对Root有多重要。同时她对the Machine也有些恼火,就两个模糊的号码,搞得就好像Reese和Finch充其量就只是另外两个无关号码一样。

“我们得走了。”Root说,微微直起身。

“对,”Shaw表示同意,“先去哪个?”

Root摇摇头,“我们得分头行动。”

“绝对不行,”Shaw摇头,“这主意糟糕透了。”

“如果我们一起,结果就是两个都来不及。”

“那我们去找Finch,”Shaw说,“Reese能照顾好自己。”

“你不知道这俩号码里谁是Finch。”Root指出。

“反正我们不能分开。”Shaw的语气坚定得不容置疑。她本来很想说,「你不能一个人去」,但她不太喜欢这话在她脑子里的那个语气,感觉像是会揭露些什么,所以她什么也没说。

“Shaw,”Root的语调很平静,“我们没得选。”她走近了一步,把手放在Shaw的肩膀上。Shaw注意到这双手已经停止了颤抖,但同时她也注意到了Root勉强挤出来的那个微笑,彰示着她一切的平静都只是个假象而已。

“而且,”Root补充到,“那么多训练又不是白弄的。”

“The Machine不会提醒你该怎么做,而如果我们分头去,我也不能。”Shaw说。

“我能照顾好自己。”Root的声音里开始带着丝恼火。

“你确定?”Shaw谨慎的开口。

“Shaw,注意点儿,”Root说,“我要不是知道的话,甚至会以为你这是在担心我。”

“我在担心你。”Shaw说,然后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意识到她刚刚从嘴里吐出了句什么出来。Root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丢给了她一个奇怪的眼神,Shaw清清嗓子移开视线。那种话从来就不是她会说出来的,但现在她不仅说了,还直接大声的摆在了明面上,而且也不能简单的将它抛之脑后,毕竟……这是到现在她俩之间最为诚挚的一句话。这局面让她害怕得要死,但Sameen Shaw却不应该害怕什么,光这一点就足以令她担忧。

“Sameen。”Root朝着她走了一步,轻柔的开口,语气一扫先前那些满肚子的讽刺。

“好吧,”Shaw咬牙切齿的说,她那句话无疑已在她们间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她不能让Root再对此发表什么评论,“我们分头走,找到他们俩,然后呢?”

“我不清楚,”Root承认到,“但我有个想法。”

Root没再做一步的解释,Shaw也没有问。她不喜欢这样,从头到尾都不喜欢,但她想她们其实没什么选择,因为她们没有权利去决定到底要牺牲两个号码中的哪一个。但这确实留下了些问题……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Reese和Finch的号码会同时出现?Samaritan是怎么找到他们的?Shaw有些自己的想法,但她并不打算现在说出来。

“行,”Shaw断然点头,“你先挑一个。”

TBC

电梯间

Chapter 5

评论
热度 ( 292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