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Natural Selection - Chapter 6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6480/chapters/3776017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Interlude(幕间)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Interlude 2(幕间2)Chapter 10Chapter 11Epilogue(尾声)

---

Chapter 6

“我们在这儿是为了除掉Samaritan。”Root说。

“当然。”Finch说,就好像这话再显然不过、完全符合逻辑,好像Samaritan不是什么360度全方位全能杀手一样。

“介意跟我们分享一下么?”Reese说,在Root和Finch间来回看了几眼。

“我以为Samaritan在世界各地都有服务器?”Shaw说。

“没错。”Root说。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们能干得掉那么多?”Reese问。

“我没有,”Root说,“要用这个。”她拿出一个u盘,小得人畜无害,但Root就像拿着一个轻轻一抖就可能爆炸的炸弹一样。

“这是我想的那个东西么?”Finch说,脸色比先前有人要杀他时都还要白。

“Harold,这一直都是备用计划。”Root阴郁的说。

“什么是什么?”Shaw说,这种完全被晾在对话外面的感觉让她的怒火一点点烧得更旺了。

“Miss Groves打算用病毒来摧毁Samaritan。”Finch说。

“病毒?”Reese说,“一年前Decima打算对theMachine用的那种?”

“是的,”Root说,“不过更加致命。”

Shaw仔细的观察着另一个女人,发现Root少了她惯常那些轻佻举止。

“Root,”Shaw说,“这到底是什么?”

Root抬眼看着她,而Shaw不太喜欢她在Root眼里看到的东西。

那是认输。

“Samaritan可以被阻止,”Harold沉重的说,“只不过需要有一个代价。”

就在这时,所有的事都在Shaw脑里对上了号。

“The Machine,”Root说,“与此同时我们也会毁掉她。”

*

The Machine已经暴露了,这点上Shaw并没有猜错,Samaritan成功的入侵了它的系统,找到了他们的新身份和地址。

“她想尽量把我们藏得久一点。”Root解释到。

「不够久」,Shaw想,记起了那个深夜电话里报出的号码和芝加哥的那个地址,以及Decima的那群人是如何把Root逼进了绝路。「藏得还不够好。」

现在的the Machine和Samaritan是联系在一起的,在the Machine这里上传病毒,Samaritan应该也同样会感染,这看起来还算简单。

“上传病毒的话,我们不需要the Machine的物理地址么?”Shaw问。

“我们有。”Root说,指了指她左边沙漠里的某个地方。

“那方向不是51区么?”Reese怀疑的问。

“你想要我们闯进51区?”Shaw觉得不敢相信,但同时却掩不住的有点兴奋。她从不会从挑战面前退缩,不管概率站在哪一方。

Root翻了个白眼,“不,不是51区,”她听起来有点恼火,“这里往北10英里有个地下军事基地,她就在那儿。”

Root直勾勾的盯着远方,就像她真能看到the Machine一样。Shaw开始想着Root是怎么接受这事的、要怎么才能撑下去,而真到了那时,她能不能下得去手。

Shaw突然有些希望这里没有其他人,只有她和Root,就像过去一个月以来的那样。这样她便可能可以得到一个直接的回答,Root可能会放下戒备、从the Machine给她的盲目自信里走出来,告诉她她的真实想法。

Shaw完全无法理解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长时间以来脑子里都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和你说话、教你怎么做,几乎便是扼杀了个体的自由意志。她无法想象Root正经历着什么,也猜不到她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们的整个任务成功与否都取决于Root,而Shaw甚至都不确定这女人能否亲眼看完这整个过程、是否能承受得住。如果theMachine没了,Root这个人还会剩下多少?而如果她下不了决心,那么她和the Machine的这种相互依赖关系完全可能在任务中毁掉整个计划。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Shaw安静地问,为了弄清、为了确认他们将要做的事是对的。Root正背对着她,Shaw没有去尝试接近,因为她不知道要如何跨越她们间的距离。

“是的,”Root的声音异常飘忽,“这一直都是唯一的办法,早晚都会发生,这么久以来我们只是在徒劳的拖时间而已。”

“Root——”

“我们得出发了。”Root快速的说,转过身,眼睛低垂着,但Shaw依然能看到其中的伤痛,即便Root明显在努力掩饰它。这让Shaw想砸些什么东西,想徒手撕碎掉Decima和Samaritan,好让Root不必做出这个艰难的选择。

“我给你带了个礼物。”Root的语调突然打了个急转弯变得异常热情,一听就知道是勉强挤出来的。

「好吧」,Shaw想,「现在的话,我可以配合」。她没说话,任由Root在那儿假装天下太平。

Root打开车的后备箱,拿出把武器递给Shaw。

“新版雷鸣顿R51……不错。”Shaw说,满意地吹了声口哨,它既小又轻,拿在手里正正合适,她已经等不及想用用它了。

Root得意的笑了,“就知道你会喜欢。”

“没有我的么?”Reese问,眼睛不停地瞟着Shaw的新玩具,带着那么点点嫉妒。

Root翻了个白眼,但还是递给了他一把新武器,“别一下把子弹用完了。”

Reese咕哝了声表示听见了,检查了下弹夹,拉上保险栓之后把枪挂在了牛仔裤的腰带上。

“你们三个在做什么?这枪是怎么回事?”Finch惊慌的问,看着Root从后备箱拿出她自己的那把枪,还顺手丢给了Shaw几个弹夹。

“Finch,多做点准备不是坏事。”Reese说。

“而且,”Shaw补了句,“朝着人开枪真的很有趣。”

Harold看起来完全不打算相信她。

*

Root开车把他们带到了十英里外的那个藏着the Machine的秘密军事基地。Shaw不知道她本以为会看到些什么,但不管怎么说绝对不会是他们现在车旁的这个摇摇欲坠的小破屋。

“这就是那个秘密地下基地?”Reese问,“看起来一点都不怎么……森严。”

“John,外表不代表一切,”Root说,“你现在也该明白这点了。”

Reese哼了一声但没说什么。他们小心翼翼的跟着Root进了这个破屋子里,里面到处是灰,还带着股陈味,阳光从木墙的裂缝间挤进来投在了地上。Root踢开了一些杂物和泥土,露出了嵌在地板上的一扇门,她和Reese合力把门掀开了。在众人满是期待的沉默中,门打开时吱嘎的响声分外明显。

“下去么?”Root说,看着Shaw拿了支手电向下照了照。手电筒的光没能穿透下面那片黑暗,Shaw不太能看清尽头在哪儿,她猜至少有一百多尺高。金属制的螺旋阶梯一直向下延伸,似乎永无尽头。

“相对于一个秘密地下基地来说,”Shaw说,看着Reese缓慢的第一个向下走,“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Shaw,不管怎么说这是秘密的,”Root说,跟着Reese向下走,“如果周围到处都是高压栅栏的话,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有什么了。”

Shaw耸耸肩,示意Finch和Bear跟上。Finch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安,但他还是一言不发的跟了过去。The Machine是他创造的,是他这一生里最接近于孩子的一个东西,在这最后一点时间里他至少可以站在它身边,Shaw如此想。

走到底部并没花上多少时间,当Shaw踩过最后一级台阶时,Root正站在一个看起来异常厚实的金属门旁边,往面板上输着四位PIN码。

“门口有一个守卫。”Root说。

闻言Shaw和Reese都举起了枪,Root打开门,轻轻摇摇头。看见Root的动作后Shaw垂下了手里的枪,但Reese依然没放松,他举着枪慢慢的跟在Root身后,枪口刚高过她右肩。Root没错:门口就一个守卫,正背对着他们,在他们靠近时那个守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迅速转了过来。Shaw又举起了她的枪,但Root已更快的有了动作,她抬腿踢飞了守卫手里的枪,伸手抓住那人的手腕牢牢压在他身后,与此同时她的另一只手已勒住了那人的脖子,这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眨眼间便已完成。

“噢,真不错。”Shaw低声赞道,看着Root带着那个守卫凑到了下一扇金属门旁,那里没有键盘,只有一个视网膜扫描仪。

“Miss Shaw,听起来你似乎很是赞叹。”Harold在她背后说。

“当然,”她回答,从肩膀上回头看了他一眼,而后迅速回头继续看着前方那三个人,“那可是我教她的。”

“因为需要视网膜扫描,你还得再醒一会儿,”Root对着守卫的耳朵低声说,“所以我比较希望你不要乱来,这样我会非常感激。”

那人哼了声,Reese走了过去,举枪正对着他眉心,“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一个字一个字的照着她说的做。”

Root把那人向着扫描仪推了推,在红光扫过他眼睛时,他并没有抗拒。门渐渐滑开了,Root用枪托狠狠地砸上了那人后脑勺,守卫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非得这样不可么?”Finch问。

“你想要我杀了他?”Root说。

“另一边是什么?”Reese问,正赶在Finch准备开口发起一场争论之前。

“走廊,没人。”Root说,然后顿了顿,头稍稍往她的植入耳蜗的方向偏了偏,“她说我们要分头行动。”

“那个被Samaritan入侵的Machine在要求我们分头走?”Reese问,朝Shaw瞥了眼。Shaw在他眼里发现了一模一样的忧虑,The Machine又一次的在让他们分头走,而和上次一样,Shaw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她这是个糟糕透顶的主意。她的所有直觉和训练都告诉她他们得呆在一起,但Root已经走进了走廊里,已经开始照着the Machine说的开始行动了。Shaw迅速跟了上去,紧紧跟在另一个女人后面——如果她这次再让Root离开她视线的话,她简直就不用再混了。在强烈的荧光灯下,Root额头上的伤显得分外狰狞,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Shaw,提醒她Root并不是一个机器,她和他们一样是人,一样的脆弱。

Root在看到Shaw靠近时微微笑了笑——这次又是那种真诚的笑,但带着点不可置信,像是不敢相信Shaw会直接跟上来。

“我们是要去哪儿?”Shaw赶在Root开口反对之前说。

“John,”Root说,转过脸看着那个前CIA特工,“再往下五层楼有一个发电机配电室,确保他们不会关掉它。”

“真关了会怎么样?”Reese问。

“那要上传这个的话会比较麻烦,”Root举起那个u盘晃了晃,又迅速的把它放回到口袋里,“带上Harold,小心点,这里到处都是守卫。”

Reese点点头,示意Harold和Bear跟上。

“那么,”在Reese和Finch消失在拐弯处后,Shaw开口问,“我们是去哪儿?”

“去找the Machine。”Root说。

*

走廊里到处七拐八拐,没个尽头,在Shaw看起来都一模一样,但她觉得真到了紧急关头的话她也能迅速找到出路。Root在车里就给了他们每人一个耳机,她接通问了下另外那边的情况。

“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耳机里Reese闷声闷气的说,“就是些无聊的走廊,你呢?”

“一样。”Shaw回答。

Root伸出一只手让她停下。

“Reese,等等。”Shaw说,看着Root指给她的右边那扇门。

“The Machine就在这后面。”Root平静的说,但Shaw没错过她话里隐隐的期待,并希望她不会太过失望。她还记得Root上次去寻找the Machine时发生了什么——她一枪射中了Root肩膀,而如果不是Harold阻止的话,她会直接朝Root的头再来一枪。

Shaw率先准备朝里走,但Root拉住了她的小臂迫使她停了下来,Shaw本来已经准备好要狠狠的瞪回去,但在看到Root掏出两把枪时又忍不住笑了。

“方便平衡么?”Shaw问。

“两把总比一把好。”Root面无表情的说,在Shaw反应过来之前就走进了门。一般来说,Root这种含沙射影的评论都会让她异常恼火,还附带种想给那女人一拳的冲动,但现在……现在她略带钦佩地看着Root滴汗不出的在对手都还没意识到直接干掉了半打守卫。

“Shaw?又在小瞧我了?”Root说,转过身把枪塞回套子里。

“没,”Shaw说,“只是在想你什么时候能让我用用我的新玩具。”

“别担心,一会儿就轮到你了。”Root说。

“最好是。”Shaw嘀咕到,但她不觉得Root有听到她的话,Root的注意力已被屋里那个需要一个六人小队守卫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The Machine?”Shaw问,看着Root的手指流连地划过一个巨大的黑箱。她记得曾在那个巨大的仓库里看到过Samaritan的服务器,长得和这差不太多。

“她的一部分。”Root说,她的声音又飘忽遥远了起来,Shaw怀疑这个女人是否还知道她到底在哪儿。

“哪儿才能上传病毒?”Shaw问。

“这边,”Root说,“这儿有个电脑终端。”

她跟着Root在迷宫般的机箱间穿行,只觉得汗毛倒竖、后颈一阵阵发凉,所有的感观都在嘶声向她发着警告,这里实在太过复杂,敌人有太多的方式可以打她们个措不及手。她向Root靠得更近了,为可能的埋伏或是其他任何东西做好准备。

“这里。”Root在一个电脑终端旁停了下来,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过时电脑,但Shaw怀疑它比看上去要强大得多。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Root后,只得到了一张阴沉沉的马脸作为回应。

Shaw检查了下机箱的另一端,现在看起来都还算安全,而电脑终端的位置能让Root在工作时不会被看到。

“这要花多长时间?”Shaw问,已经开始觉得无聊透顶,她还是没机会用下她的新枪。

“这取决于我什么时候能通过Harold的防火墙。”

“然后你确定Samaritan看不见我们?”Shaw问,就她们光在机房里艰苦跋涉的路上她就看到了10个摄像头。

“她把我们藏了起来。”Root只说了这一句话,Shaw张口想问问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又想到即便Root真愿意给她解释一番,她也一定听不懂,所以她退而求其次的联系了Reese。

“伙计们,下面情况如何?”

“到目前为止,什么也没有,”耳机里Reese小小的声音回答,“我们到了发电机的地方了。”

“保持警惕。”Shaw说。

“Shaw,真是谢谢,”Reese的语调里带着些挖苦的意味,她立刻便知他一定是翻了个白眼,“你知道……这不是我第一次出任务。”

Shaw不打算去给Reese脸上贴金,所以她没再回答,转头看着Root。Root已开始在电脑前的键盘上运指如飞,一脸紧张和专注。Shaw突然意识到这是长时间以来她第一次看到Root以她本来面目工作时的样子,而这样子实在是迷人极了——她的手指优雅轻盈地在键盘上滑动,就像电脑是从她身体里延展出的一部分一样。Shaw有些好奇那些手指若是从她身体上滑过该是种什么感觉,她想象了一下,不禁打了个哆嗦。

Root的手突然停止了动作,她迅速抬起头,正好对上了Shaw的眼睛,措不及防间Shaw甚至都还没想到她应该移开视线。

“干嘛?”Root说。

“什么干嘛?”Shaw说,然后恼火地发现自己的语调像是突然有了生命——坦诚而又温柔,而不是她一贯的冷冰冰。

“你看着我干嘛?”Root慢慢的说。

“我没有。”Shaw说,然后注意到她到现在都还在看着,她清清嗓子移开视线,但她发现要忽略房内的另一个女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他什么上实在是太难了,毕竟……服务器和机箱有什么好看的?

“噢不。”Root突然说,手上的速度更快了。

“怎么?”Shaw走过去站在Root背后,向下看了眼电脑,但满屏幕的字符对她来说就像天书一样,“那是什么?”

“Samaritan往the Machine里装了个数据包过滤系统……反正我觉得应该是这样,这就等于防火墙里面还有一个防火墙。”Root飞快的说,眼里明显透露着惊慌。

“Root,说慢点,”Shaw说,不假思索的把手放在了Root肩膀上,“我不知道你刚说的那都是些什么。”

Root又解释了一遍,这次慢了很多,Shaw依然没完全明白,但似乎Root的脑子终于摆脱了惊慌又重新转动了起来,“我可以把病毒重新编码一下,让它看起来像theMachine生成的信息流,这样的话可能可以通过Samaritan。”

“行,你试试,”Shaw说,虽然她依然不明白另一个女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你可以的。”她说,尽量让自己听起来稍稍乐观自信点,希望可以感染到另一个人。

但Root却迟迟没有动静,“怎么了?”Shaw问,Root只是轻轻瞟了眼还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双手。Shaw迅速的把手抽了回来,动作之快,就像被什么东西烫到了一样。在Root回头开始工作时她移开视线到处看了几眼,假装在检查周围的情况,实则尴尬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说真的,我到底是哪儿出毛病了?」

自那个愚蠢的吻之后,Shaw觉得自己就像个犯了相思病的白痴青少年一样。她这辈子都没这样为谁神魂颠倒过,不管Root说了什么或是干了什么,她的荷尔蒙都会立刻像沸水一样翻滚起来。这简直太荒唐了,她决不能再这样了。

Shaw把注意力集中到手头的事上,隔绝掉和Root相关的所有事,忽略掉她打字的声音、她规律的呼吸,从她发间飘来的清香……

「卧槽。」

Shaw呻吟了声,这太糟了,实在是太糟了。

Shaw打开了她左耳的耳机,“伙计们,情况如何了?”她问,想让自己忙起来。

“和你上次问的时候一模一样,”Reese说,“Shaw,不耐烦了?”

“没有。”她阴沉沉的说,直接关掉了耳机,同时她清楚的看到Root隔着电脑对她得意的一笑,就像知道她正在想什么一样,而有那么神经兮兮的一瞬间,她还真以为是这样。The Machine能看得这么透、知道她脑里在想什么?Shaw摇摇头,甩开这个极其荒唐的想法,即使她依然觉得有个摄像头在仔细地剖析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从没像这样的神经过,即便是在ISA想要杀她的时候也没有。

Shaw看到她左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很可能只是机箱有点反光而已,但她的训练让她再去检查了一次。将大部分身体都藏在后面,她从拐角处小心向外瞟了一眼——有三个人正气势汹汹的向这里接近。

“Root,不管你在做什么,”Shaw说,拉下保险栓,“你最好做快点儿。”

直觉更快的行动了,她迅速的扣动扳机,那三人在还没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

“爽呆了。”Shaw说,赞赏的看了眼手中那个Root给她的礼物,体积是小,但它的伤害量着实惊人。

“Sameen,认真点,”Root头都不抬的喊了一声,“她说你右边还有六个。”

Shaw皱皱眉,绕着她现在藏身的机箱换了个位置朝右侧检查了一下,一点儿没错……六个。

“真见鬼,这群人从哪儿来的?”Shaw咕哝了一句,然后开始了行动。对面其中的一个在来得及找好掩体之前便被她干掉了,但一颗子弹擦着Shaw的头飞了过去,击中了她身后的服务器,火花四溅中,那个服务器上的指示灯一列列的熄灭了。

“但愿你用不到这个。”Shaw说,在Root恼火地咬了咬牙时忍不住咧嘴笑了。

Shaw把注意力转回对面的守卫上,专心让一整个弹夹都派上用场又迅速换上了新的。对面应该还剩两个,她稍稍离开了点她的掩体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却没看到有人已从她的左边悄悄潜了过来,等她注意到时已经太迟了,那人成功地开了枪,子弹呼啸着砸进了她的手臂。还好她身后的服务器还算坚挺,让她不至于在疼痛席卷过全身时直接摔倒在地上。

Shaw胡乱开了几枪,趁这个时间检查了下伤口,血在源源不断的往地上淌,但她觉得应该没碰到什么主血管。还来不及包扎,更多的子弹呼啸着从她的头边上飞了过去。

“Root。”她咬牙叫了声。

“已经是最快了。”Root回答。

Shaw咕哝了声,向着子弹来的方向望了望,更多的人出现了,在人数上她已处于绝对劣势。

“Reese,我需要你来帮我个小忙。”她说,埋头躲过了另一轮攻击,一颗子弹危险地擦过了她的头顶。

“Shaw,不好意思,”Reese回答,通过耳机她都能听到另一头不绝于耳的枪声,“我这里也有些麻烦。”

Shaw在心里骂了两句,把怒火一股脑儿全泄在了守卫上,其中的两个离开了自己的掩体想更靠近她些,他们很快倒在了她的枪下再没起来。她只瞟了一眼其他人位置便直接瞄准开枪,这样又干倒了三个。觉得还不够,她又一把抓起了自己的备用枪,双枪齐发下,另外四人在连扳机都没摸到时便倒下了。

「好吧」,Shaw想,「可能两把是要好些」。

她的弹药已少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程度,而且左手那把枪上已黏黏的满是血。没管手上一阵阵钻心的疼,她迅速地给两把枪都换上了新弹夹。

“Shaw,你那里怎样了?”Root从她那个电脑后的安全角落里叫了一声。

“真他妈好极了。”Shaw说,让自己尽量别为Root的淡定而太过恼火。她深吸一口气,借此机会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直接拐过弯现身在敌人面前,让她最后的那点弹药派上了用场。

守卫一个个的在她面前倒下了,最后只剩下她和另一个人还站着。

“别动。”在那人抬枪时她出言警告到。

她的动作比他更快,但当她扣动扳机时,她的枪只发出了一声空响,震耳欲聋的枪声是从对手的枪里发出来的。Shaw在踉踉跄跄后退时直接丢下了手里的枪,拔出了她绑在腰间的战术刀,并在对方来得及开第二枪之前扔出了手。刀嵌入了那人的胸膛,他向后倒下,不动了。

「活该不穿防弹衣」,Shaw想,有些沾沾自喜,直到她低头看了看自己。

“好吧,我们彼此彼此。”她说,看着血从她下腹稍偏肚脐上方的弹孔里源源不断的朝外涌。

她滑到地上坐着,靠着一个服务器撑住自己。她活到现在中弹的次数已经太多,多到她已懒得去数,而从经验来讲,涉及到内脏的枪伤是最棘手的。「而且它们简直疼得要命」,她想,疼痛正如强电流般灼烧着她的全身,让她有些头晕目眩。

她想给伤口施加些压力,但当她想抬手时,却发现她的手臂有如千斤般重,而这一番努力也没什么成效——血依然源源不断的从她的指缝间向外淌。「主动脉」,她想,「子弹伤到了什么主动脉」。她的医疗训练已明确了她在最终因失血过多而亡前还有多长时间,那时间不长,而她的能量已经在渐渐流失,让她觉得既累又冷。

一般人便会在这时觉得害怕。

但Sameen Shaw不是一般人,她只觉得生气。

生气着要死在一个沙漠中间,还顶着那活见鬼的Mary Woods的名字,因为Sameen Shaw已经“死”了。

好吧,她确实也是快要死了。

她挣扎着想要睁开眼,但眼皮像是有千斤重,而且她也很冷,觉得就快要被冻僵了,如果她还有力气的话,她一定会开始发抖,但她的身体已经连这都做不到了。而就当她以为她要一个人冻死在这里时,有一双手抚上了她的脸,一直摇晃着她,直到她用仅剩的能量睁开了眼,这过程之费劲,就像眼皮被胶水黏住了一样。

“Root。”当她的眼睛终于聚焦看清楚是谁后她含糊地说了声,但她的眼睛又迅速的闭上了。

“Shaw。”Root的声音异常遥远,但她依然能听得很清楚,听得清其中满满的恐慌,就像那种不管周围多么嘈杂也总能一下子分辨出的那么一个声音一样,即便可能周围的所有人都在为什么四分卫的最后一次触地得分而高声欢呼。

Sameen。”那个恐慌的声音又回来了。Shaw想告诉她已经没事了,所有的坏人都死了,现在就只有她们和the Machine了。不——the Machine也已经死了,对么?他们成功了没?

“成……”Shaw开口,但她的嘴唇已经麻木了,让她难以开口说话,难以呼吸

“Shaw,醒醒!”Root尖声说。

Shaw猛地睁开眼,但这实在是太难了,“疼……”她含糊的说。

“我知道,”Root说,声音听起来就好像她才是疼的那个一样。她在用手指抚摸着Shaw的脸,这温柔的触感成了Shaw除疼痛之外唯一能感觉到的东西。

“要死了……”

“不会的,”Root凶狠的说,“看着我,保持清醒。”

“成功了么?”Shaw问。

Root茫然若失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我上传了病毒。”

“那就好。”Shaw低声说,眼睛渐渐的闭上了,死得一文不值那才更令她恼火。

她能听到Root还在叫她,但却不是在叫她的姓,而是她的名,那个她在能控制时一般不会让人叫的名字,但这个声音像远处的回声一样,像是Root和她之间隔了很远。她想抓住她,想告诉她不要走,但她完全没法动弹,只能徒劳的感觉Root离她越来越远。

她必须要告诉她些事,但她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事,她的大脑已不能集中精神来形成一个连贯清晰的想法。或许脑袋里有个无所不知的声音终究不是坏事,这样你永远都不会遗忘什么。

The Machine,对了,就是这个。

她想告诉Root一些关于the Machine的事。

但她记不起来是什么。

当下腹的疼痛就如爆炸一般向她的全身喷薄着烈火时,她真的记不起来。

又有个声音。

在她的耳朵里嗡嗡嗡的、很吵。

她想,the Machine

但不是,这个声音同样也很远,太低沉又太熟悉。

Reese。

Reese和Finch,她觉得她好像也听到了Bear的声音,正在激动的狂吠,直到她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TBC

电梯间

Interlude(幕间)

---


评论
热度 ( 289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3. lilililililili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