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Natural Selection - Chapter 9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6480/chapters/3912970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Interlude(幕间)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Interlude 2(幕间2)Chapter 10Chapter 11Epilogue(尾声)

---



Chapter 9

Shaw迅速的穿好衣服,重重地敲着另外两人的房门,全然不顾现在还是快到清晨的时间,也懒得管其他客人的感受。

门开了个小缝,Reese从缝隙间谨慎地向外看,一只手抓着枪。

“我们有麻烦了。”Shaw说。

Reese示意她进来,她进去的时候正看到Harold从床上站起来,急急忙忙的戴眼镜,顶着一头横七竖八的乱发,表情颇有些尴尬。

“Root走了。”Shaw说。

“什么?”Harold说,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警醒,“你说走了是什么意思?”

“Finch,我说,她离开了。”Shaw的语气禁不住有些冲。

“你怎么能让这种事发生?”Finch说,看起来比她见过的任何时候都还要生气。

Shaw咬了咬牙没说话。「因为我让她越过了我的防线。」

“Finch,这或许不是互相责怪的时候。”Reese在理的说。

“那Root杀了人又怎么办?”Harold说,“到那时我们又来怪谁?”

“她不会。”Shaw说。

“Miss Shaw,你确定这是事实?”

「不」,她想,记起在加油站外她问Root有没盘算着要杀什么人时得到的回答只是「还没」,但她依然说,“确定。”

“我们得找到她。”Harold说。

“如果Root不想被找到,我们根本就找不到她,”Reese说,“但如果她是为了复仇,那么她和我们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比我们提前了四个小时。”Shaw指出。

“我觉得我们就照原计划行事好了,继续朝纽约走。”Reese说。

“好吧,”Harold说,“不过我建议我们尽快出发。”

在他们换洗时Shaw就站在外面等着,看着太阳从地平线上渐渐升起,同时尽力不去想Root,不去想Root在她身下的感觉和她的声音,不去想Root有时能有多鲁莽、她现在的境况该有多么的危险。

Shaw翻遍了她的夹克都没找到Reese给她的那把备用枪,一定是被Root拿走了,不过……这至少代表Root还有个能自卫的东西。但不止枪,还有什么东西也不见了,Shaw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什么,「列宁勋章」,她想。不过这不是她本来的那件夹克,勋章一定是在她中枪后被落在了沙漠中的什么地方。她在心里狠狠的骂了几句,这个没能履行的承诺沉甸甸的压在她心上,不知怎么的让她觉得Gen一定会对她很是失望。

这和着其他所有的事,让Shaw再也抑制不住她的愤怒。她一遍又一遍的捶着墙,带着雷霆般的怒火,直到指关节上的皮肤破开、开始往下滴血,直到她再也没有力气,靠着墙沉重的喘息着。

房间的门开了,Harold带着Bear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再往车走的路上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看起来他对她很是生气,或者倒不如说是失望。

“别担心,”Reese说,递给她一卷新的纱布让她包扎下手,“他会缓过来的。”

在她往手上缠着纱布时指关节发出了一阵阵的刺痛,她慢慢品味着这个感觉,让自己集中在上面,但这依然缓解不了她胸中的疼痛,那儿正疼得像是要让她窒息一般。

“你要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么?”Reese问,看着Finch正挣扎着想把Bear弄上车。

“你什么意思?”Shaw问。

“她耍了你么?”Reese问,转过脸看着她,眼神像是洞悉了一切。

“没有。”Shaw说,但这话在她自己听来都不怎么有说服力。她尽力让自己去想昨晚的感觉不像是在诀别、不像是Root计划好的、Root不是在玩弄她,但她无法真让自己相信这些。

但她又想起了Root在她身下的感觉、她看着她时的眼神,像是完全不敢相信这真是她们俩一样,而,Shaw可以百分百的确定是真的。

“好吧。”Reese最后说,带着她朝车走去。

Shaw坐在了她后座的老位子上,但没了Root在身边这车后面的空间感觉空得厉害。Bear毫不犹豫的跳到了她身旁,在Reese发车开出旅馆的停车场时,她伸手心不在焉的拍着Bear的脑袋。

她完全睡不着,瞪着车窗外面发神,靠手上一阵阵的钝痛保持着警觉。腹部的伤也开始有些疼,她一直没拿到她的干净绷带,也没检查昨晚她们到底给伤口带来了多大伤害。但她觉得应该没那么糟,所以她忽略掉这些疼痛,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怒气上,这很容易,她完全可以处理,而其他的……好吧,她完全不愿意去想。

他们快上高速时,Reese好像在前方看到了什么,他停下了车,Shaw立刻从两个前座的中间探出身子好看得更清楚一些,Bear没有防备,在头从Shaw的大腿上滑下去时委屈地叫了一声。前方停着两辆黑色的SUV,都装着有色玻璃。

“Decima,”Reese严肃的说,“这是伏击。”

“他们怎么找到我们的?”Harold问,满脸担忧,每次在有什么暴力事件发生前他都是这副表情。

“Root,”Shaw说,语气冰冷而肯定,“想拖住我们。”

Reese回头看了她一眼才转过脸看着前方的SUV,他轻轻点了点头,“我们另找路走。”他说,把车打到倒档。

“不。”Shaw说,“他们肯定在每条出镇的路上都设了路障,我们没时间了。”她补充道,想着Root提前的那四个小时是如何迅速的向上一跳变成了五小时,“给我把枪。”

“Miss Shaw,我真的不觉得……”Harold开口,但Shaw直接忽视了她,对着Reese满怀期待地伸出手。Reese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会儿,这让她想着他到底看到了些什么,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虽然感觉比前些时间好了很多,但她知道她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过她必须得这样做,再不开枪射点什么东西,她觉得她甚至会直接尖叫出声。

Reese一定是在她眼里看到了些什么,他递了把枪给她,和她同时跳下了车。

“你怎么看?防弹玻璃?”Reese说,递了个多余的弹夹给她。

“应该是。”Shaw说,检查着枪里的弹药。

“先打爆车胎吸引注意?”

Shaw点点头,和Reese从路的两边分头行动。她蹲在一堵矮墙后,等着Reese就位,等Reese向她示意准备好了之后她开枪打爆了她那边的轮胎,然后迅速躲了回去,仔细地听着动静。她能听到车门开的声音,男人的叫喊声,接着便是枪声,密集的枪声。

子弹飕飕地从她头顶飞过,一些打在了墙上,一时间周围尘土飞扬。她在枪声的间歇里起身瞄准,两个人在注意到她之前就倒下了,而且——噢Harold会骄傲的——她只射了膝盖而已,即便她很想直接干掉他们所有人。

当枪声停止后,她谨慎地从掩体后探出身子,Decima的人都躺在了地上,要不已经失去了意识,要不就正疼得在地上打滚。

“感觉好点了么?”Reese问,从她身后走了过来。

“没,”Shaw说,瞪着街上流了一地的血,觉得她再也不会好了,“我们走吧,去找Root。”

*

纽约已不是Shaw记忆里的样子,街上的人形色匆匆,在建筑间飞奔而过,像暴雨将至一样,但其实现在连下雨的迹象都欠奉。街上的警察是Shaw见到过的最多的一次,但就连他们看起来也不太一样了,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害怕。

“这跟911之后一模一样。”Harold说,声音小得接近耳语,就像他无法理解眼前的景象一样。

“没人处理无关号码,”Reese说,“犯罪率也上升了。”

“不止这个原因,还要加上Samaritan捣鼓出的那些事儿。”Shaw补充道。

他们仔细商讨了下接下来去哪儿,最后还是决定去他们原来的那个安全屋那儿,它上面顶着至少十多重化名,他们不认为Decima会发现那里。

在接下来的路上Harold一直沉默着,一句话没说便蹒跚着下了车。

“你觉得他还要生多久我的气?”Shaw问。

Reese耸耸肩,“你要生多久Root的气?”

“我一直都在生Root的气。”Shaw平静的说,但她也明白了Reese的意思,明白了一点儿。当Harold不那么愧疚时他便不再会生她的气,而让她不再生Root的气……好吧,大概永远都不可能。

他们跟着Harold朝安全屋走去,Bear被Reese带着。距他们上次来这儿已经过了太久了,但Shaw不记得这地方有现在这么的……乱。

她瞥了眼Reese,对方明显和她想的一样,把手按在枪上,慢慢地跨过了门槛。Shaw在左边看到了什么动静,迅速举起了枪,甚至都没看清这个闯入者长什么样。

“等等!别开枪,是我。”那人说,双手高举,后面是张饱受惊吓的脸。

“Lionel?”Shaw和Reese同时说。Shaw翻了个白眼,放下了枪。

“Fusco,你在这儿干嘛?”Reese说,“还有,你穿的都是些什么?”他又补了句,脸因恶心而皱成了一团。

Fusco身上只有一条蜘蛛侠内裤和一件撑得不成样的白色背心。

“你这平角裤不错。”Shaw假笑着说。

“这都是Lee送的。”Fusco恶声恶气的说,抓过一个沙发垫挡着以补救他端庄的形象。

“他们应该不做他那么大的码。”Reese对着她耳语。

Fusco恼火地哼了声。

“警探,我想或许……”Harold从Shaw和Reese背后说,“能不能先请你把裤子穿上?”

“哈?”Fusco说,迷茫了一会儿,“哦,对。”他说,然后消失在了另一个房间里。

Shaw想趁此机会弄清这间房在空置了八个月后到底还有没有酒,Fusco看起来似乎还在戒酒期,但她还是找到了一瓶不错的苏格兰威士忌,迅速给自己倒了一杯仰头一饮而尽。她能看到Harold正朝着她的方向狠狠的皱眉,但在她倒第二杯时他也没说什么,不过隔着一个房间这么远她依然能感受到那边满满的不赞同。

Fusco回来时,她正一点点抿着第二杯。值得庆幸的是他这次终于穿了衣服,不过是一副被冒犯了的样子。

“你们到底跑哪儿去了?”他说,“我都以为你们死了。”

“Lionel,我们得低调一段时间。”Reese抱歉的说,在沙发上坐下了。

“噢对,说得就像你们还没神秘够一样。”Fusco回答。

“Fusco,你在这儿做什么?”Shaw说。

“你们有出去过么?”Fusco问,指了指窗外。

“我们没在城里。”Reese说。

“外面就跟64年种族暴乱一样。”Fusco说。

“你还是没解释你在这儿做什么。”Shaw说,喝下杯里最后一口酒。

“住的地方被人翻了个底朝天,觉得这地方可能安全点儿,直到你们三又冒了出来。”他补了句,谨慎的在Reese和Shaw间来回瞟了几眼。

“Lee呢?”Reese问。

“和他妈妈一起,在费城,”Fusco说,“你觉得在城里发生那样的事后我还会让他呆在这儿?绝不可能,而且在那个袭击之前这里就已经够糟糕的了。”

“有多糟?”Shaw问,和Reese交换了个眼神。

Fusco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样,“这么说吧,HR和俄国人在的时候要比这好得多。你们到底审问够了没?该你们告诉我你们到底跑哪儿去了。”

“Lionel,说来话长,”Reese说,“我们没那么多时间。”

“我们需要你帮忙找下Root。”Shaw说。

“甜心宝贝?”Fusco说,“那个神经失常的高个儿疯女人么?她这次又惹到什么了?”

Shaw恼火地咬咬牙,“你到底要不要帮忙?”

“为什么我觉得你根本就没给我第二个选择。”

“因为我本来就没有。”Shaw说,阴笑着拍拍她的枪。

“Miss Shaw,我真心不觉得有这个必要。”Harold说。Shaw开始觉得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Harold都会热衷于在大大小小的每件事上顶她那么一下,而且脸上一定会是他那副经典的不敢苟同的表情,一想到这儿Shaw就觉得无比闹心。

“有一家叫Decima科技的公司,我们需要确定它的位置,”Reese说,“不过它可能被伪装在一些不起眼的公司名目下。”

“哦没问题,”Fusco说,“我只要魔杖一挥就能办好。没听到我说暴乱么?我很忙。”

“那你干嘛穿着内衣在这儿瞎晃?”Shaw问。

Fusco怒目而视,“这里还是有些人需要睡觉的。”他说,意有所指的瞪着她。Shaw觉得她应该是被骂了,但她不是特别确定。

“Lionel,这公司正是外面那些暴乱的罪魁祸首。”Reese说。

“那个炸弹也是。”门前传来了个声音,Shaw立刻便认出了这声音是谁。

眨眼间她便拔枪站了起来,Reese只比她慢了一点点。

“Control,”Shaw咬牙切齿的说,瞪着门边上她那悠闲的前任老板,“在我一枪崩掉你之前,你有五秒的时间来解释你在这儿干嘛。”

“这该死的又是谁?”Fusco说。

“Lionel,这不是问问题的时候。”Reese说。

“你说Decima和爆炸有关是什么意思?”Harold说,朝Control走了一步,距离近得让Shaw有些恼火。Reese明显也对此不太舒服,他上前一步半挡在Harold前,以便在需要时掩护他。

“不好意思,”Control说,但脸上一点儿都没怎么不好意思,“在有枪指着我的情况下,我不太知道该怎么说话。”

Finch向他们示意放下枪,但他们都没动。

“Finch,你在开玩笑么?”Shaw说,“这可是Control。”

“没有,”Harold说,“我知道如果她真想杀了我们的话,现在早动手了,所以请你们放下枪。”

Shaw狠狠地瞪着她的前任老板,“如果你胆敢做些什么,哪怕只是呼吸错了拍的话——”

“是的,你会开枪,”Control说,“我十分清楚你的手段,Shaw探员。”

Shaw最后挣扎了会儿,然后放下了枪,但没松开,以防Control真干点什么。

“请坐,”Harold说,还是一贯的绅士风度。

Shaw和Reese都没坐下,牢牢地盯着这个ISA首脑,她还是Shaw上次见到她时那模样,平静而镇定,像是毫不在意这房里有两个人都十分乐意直接一枪崩了她的事实。她甚至都没带保镖,Shaw想着到底什么东西才能稍稍惹恼这女人一点儿,毕竟八个月前她在被Vigilance绑架审判时连缩都没缩一下。但话说回来,大惊小怪也不能助你成为一个秘密政府机构的首脑。

Control在Harold提议的位置上坐下来,Harold坐在她对面,两边是Shaw和Reese,Fusco站在Control后面,虽一脸迷茫但好歹还是闭了嘴。

“我本该给你拿些喝的,”Shaw说,“但我有那么些讨厌你。”

Control没说话,但她那一脸假笑足以打散Shaw本已紧紧收束好的怒气,Shaw用尽全力才没让自己冲着她前任老板的眉心来上一枪。

“你要告诉我们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么?”Reese说。

“这边这个并不难跟。”Control说,指了指身后。三双眼睛直勾勾地瞪了过去,Fusco无辜的举起了双手。

“Fusco,干得漂亮。”Shaw咕哝道。

“然后,”Harold问,“你到底意欲何为?”

“为了保护我的国家,”Control说,“一直都是。”

她脸上的表情太过诚挚,以至于一时间Shaw都忘了这人是谁。即便爱国者这个理由也无法为Control做过的一些事开脱,「比如试图杀了我和Harold,还有Root的镫骨……」Shaw强行把这个想法剔了出去,不让自己继续往下想。而且,Shaw她自己也并非全然清白,她为那个组织工作了许多年,盲目的听从Control的命令,并直接导致了Cole的死亡。这也是她不愿意去细想的一个点,所以她把这和Root一起锁在了脑海深处的某个角落里,让自己不必去面对他们。

“你说Decima和爆炸有关是什么意思?”Reese问。

“我先暂时假定你们都知道Samaritan停运的事……”Control说,“其实,如果你们三个和这有关的话,我一点都不惊讶。”

“无可奉告。”Reese耸耸肩。

Control没理他,“系统崩溃后相关号码也没了,但政府方不同意再建一个机器出来。”

“然后呢?”Shaw问。

“Decima决定向他们展示一下Samaritan有多必要。”

「一百零四」,Shaw想,这简直就和那次审判后的爆炸一模一样。

“听起来,Greer又玩上了他的老把戏。”Reese说,和她的想法完全相同。

“但这个…”Harold说,“不能解释你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这是长时间内他第一次说话,而Shaw听得出一百零四这个数字依然沉沉地压在他身上。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会说这个,”Control说,“但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你凭什么觉得我们会帮你?”Shaw轻蔑的说。

“因为这不止关系到我,”Control同样轻蔑地看了Shaw一眼,“这关系到拯救无辜的生命,Shaw探员,这难道不是你的目的么?”

Shaw没说话,她已经不清楚她还相信什么了,她所谓的目标早迷失在了那段逃亡和东躲西藏的日子里,而她不觉得还能再找到。

Control的眼睛依然牢牢的锁在Shaw身上,眼神犀利沉重得让她无法逃避,Harold在这时开了口,“请继续。”

“Decima计划让Samaritan重新上线,”Control说,“就在今晚。”

Harold和Reese交换了个担忧的眼神,但他俩似乎都没对这太过惊讶。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个?”Shaw问。

“因为我知道Decima把他们的新服务器放了在什么地方。”Control说。

“然后你想让我们去阻止Samaritan上线?”Reese推断道。

“不,”ISA的首脑开口,“我想让你们接管它。”

*

“这主意糟糕透了。”Shaw觉得她这话说了可能一百遍还不止,每一点直觉都在告诉她不要相信Control,但Harold已经做了最终决定,她的前任和现任老板真就此成了同盟,Shaw曾觉得就算山崩地裂都不会有这么一天,但现在……这还真成了事实。

Control告诉了他们Decima新服务器的地址,然后问Harold他是否知道怎么做才能把它改成一个封闭系统。这对话对Shaw来说太过技术,以至于她完全没听懂,但Harold只是坚定地点点头,便立刻在餐桌上架了一堆笔记本电脑开始了工作,身边散发着一股决然的气场,像是突然间有了方向,完全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要做什么。

Samaritan是个开放的系统——它能接受也能发出指令,Decima明显不打算在他们的新服务器上改变这个功能,但Control坚持否定意见,认为第二个开放系统会导致权利的滥用。

“而Greer满脑子都是权利。”Control说。

但就算Samaritan成了一个封闭系统,Shaw觉得她还是不会喜欢。

“你知道,这代表不再有无关号码。”Reese悄声对她说,显然和她想得一模一样。

“那等这完了之后,我们就可以坐等失业了。”Shaw说。

“有次我尝试过退休。”Reeese又起了个话头。

“哦是么,”Shaw说,“结果如何?”

Reese耸耸肩,“结果只能给Finch工作了。”他的语气倒像这是个巨大的不便一样,但他的表情却表达了一个截然相反的意思。他们都知道在他们这行里退休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如果你的工作是在一个秘密机构里追捕坏人的话,你不可能老到自然退休、把针线活当成人生的最大乐趣,你同样不可能停止工作,除非哪天你脑门上多了个弹孔。

“反正…只有懦夫才会退休。”Shaw说。

即便在她准备武器的时候,即便她带了足够干倒一小波军队那么多的弹药,Shaw依然觉得心里毛毛的。她不相信Control,Reese也不,但他相信Harold,而Harold在这事上可谓冒了巨大的风险。

不过Fusco依然是他一贯的样子,“这事儿一完,你们可有的解释。”

Control在可以的情况下明显不打算亲自动手,她起身准备离开,任由他们忙活,不过走前她又丢下了最后一颗重磅炸弹。

“哦,顺便说一下,”她从门那边回过头对他们说,“我的人在Decima总部的方向看到过你们那个黑客小朋友,这样看来Greer也离出局不远了,不过……”她补充道,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前提是她能活得下来。”

Shaw觉得自己像是突发了心跳骤停,同时她能感到Reese的视线正仔细的锁在她身上。她尽力忽略掉这些,假装一切如常,假装她脑子里没有立刻浮现出一打Root遇害时的场景,各式各样但总都是那一个结局。

“走吧。”Reese最后说。

Shaw无言地跟着Reese和Fusco出了门,时间很紧,Decima打算在两小时内让Samaritan重新上线,紧张的局势让所有人间的气氛都变得沉甸甸的。Harold祝了他们好运,他的声音在Shaw的耳机里微小而又熟悉,就像以前一样,在他们还简单的跟着无关号码跑的时候,在世界还没天翻地覆、变得像现在这样糟糕透顶的时候。但Shaw的人生从没简单过,早在遇见Reese和Finch之前都没,而在遇见Root之后,她的人生又复杂了十倍。

Root是那个总能找到办法惹恼她的人,而其他人……光是她的怒视都足以让他们躲得远远的;Root是那个让她在那一晚里违背了她所有理智的人,但现在Shaw虽不情愿也渐渐开始承认那是她这辈子最难以忘怀的一次性爱;但同时,Root也是那个为了给她的上帝复仇而一句话没说便离开了她的人。

但除去这所有的事,在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的现在,Shaw并不觉得后悔。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真的在这儿」,Shaw在那时并不明白Root在说什么,现在一部分的她依然不太明白,但Root那时的语气、她眼里的悲伤和遗憾……都代表着Root知道自己不可能幸存下来、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回来。

他们快走到车跟前时,Shaw猛地停了下来,Reese和Fusco都回头看着她。

“她是在送死。”这是Shaw唯一说得出的一句话,声音小得近乎耳语,但已足让够让Reese听清楚。他仔细的看了她一会儿,像在权衡着什么,权衡着如果就只有他和Fusco两人去新服务器那边的话胜算又有多大。

“Shaw,”Reese慢慢的说,“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但这并不一定代表这选择是正确的,也不一定代表Shaw就得接受。因为不论她的人生有多复杂,也不论她和Root间的事有多么复杂,她都不能放任Root就这样死去,至少不能在她还可以补救的情况下。

Reese最后点点头,“去吧。”

“我是不是错过了些什么?”Fusco说,在他们两之间来回看了几眼。

“Lionel,闭嘴。”Reese和Shaw同时说。

Reese把车钥匙丢给Shaw,“来吧,Lionel,我们用你的车。”

“但——”

“Lionel,跟上。”Reese说,把Fusco拽走了。

Shaw看着他们消失在了拐角处,然后跳上了车。

“Finch,”她对着耳机说,“我要切断联络了。”

“Miss Shaw,我真的不认为——”

但在他说完前她便关掉了耳机,反正她也知道Harold会说什么,他一定会劝说她不要这样做。而她不想听,因为她知道他说服她,Harold能说服她去重新加入Reese和Fusco,因为这才是正确的事、才是她该做的事。就算Root是要去杀Greer,Decima重新控制Samaritan给许多无辜的生命带来的危险,要比单单一个Root下落不明要重要得多。

但实话说,Shaw一点儿都不关心,她受够了为着一个机器疲于奔命的日子。

而且如果真有人要杀Root,那个人也只能是她, 只能是Shaw。

TBC

电梯间

Interlude 2(幕间2)

评论
热度 ( 209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