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Decontamination Procedures 消毒程序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07587

故事基于407的"This could take all night."

_(:3」∠)_时间比较抢,所以比较粗糙恩....

---

Decontamination Procedures

“衣服脱了。”

“什么?”Shaw咕哝道,声音低沉,满是疲倦。现在已快凌晨四点,即便是Root,都已不太能睁得开眼睛。

“所谓全面消毒,”Root说,奇迹般的保持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小心点总不是坏事。”

Shaw死死的瞪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你认真的?”

Shaw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说她宁肯去自焚,这让Root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一天都围着病毒转,谁知道有没接触到那东西。”

Shaw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会儿,Root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毕竟……这是个极其漫长的一天。

“别这样,”Root继续引诱道,“你有哪儿是我没见过的?”Shaw开始对她怒目而视。“好吧,”Root得意的笑了,“绝大部分。”

“行吧。”Shaw咕哝道,边说边踢掉了靴子。Root惊讶的眨眨眼,看着Shaw脱下了夹克随意丢在一旁,其他的衣服紧随其后,最后是内衣,直到Shaw赤身裸体站在了她面前,一脸全世界都欠她钱的表情。

Root用力吞了口唾沫,十分明白她正直勾勾的瞪着Shaw(而且瞪得还很明显),但却什么也做不了。

“然后呢?”Shaw恼火的说。

“哈?”Root结结巴巴的说。

“消毒?”

“噢。”

Shaw脸上奇怪的绽放出了一抹得意的笑,这让Root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都说不出话了。”Shaw说,语气里满是愉悦。

“不,才没有。”Root说。「只是说不出连贯的句子而已」,她悲痛的想,看着一个个的鸡皮疙瘩从Shaw满是伤疤的皮肤上冒了起来。

Shaw嗤之以鼻,“先是被吓了一跳,现在又是说不出话的,”她嘲讽道,“有人今天还真是大失水准。”

Root拉下了脸,强迫自己把视线上移看着Shaw的眼睛。但她只坚持了五秒,眼睛便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到处乱看。这动作实在太过明显,Root十分明白Shaw不可能发现不了,而且一定还在心里使劲的沾沾自喜。

但她还是要为那五秒钟而骄傲。

她会好好的珍惜并怀念她那短短五秒的自制力,因为她怀疑她不可能再控制住自己了,但……她什么时候有过自制力来着?

“Root,怎么了?”Shaw说,朝她走了几步,只在中间留了几尺的距离。Root下意识的后退,屁股狠狠的撞在了木桌上,她用尽全力才没被痛得倒吸口凉气。Shaw依然是一脸得意的笑,明显正享受着她现在手忙脚乱的状态。“哑口无言了?”Shaw补了一句。

“那是纹身么?”Root说,想换个话题恢复一下,但她悲痛的怀疑她应该失败了。Shaw一阵都没动作,Root偏过头想看看她在干什么,却刚好看到Shaw正弯腰捡起先前丢地上的衣服,心脏瞬间便不受控制的狂跳了起来。

“这些都要烧掉,对么?”Shaw说。

Root百分之九十九的确定Shaw是故意的,旨在继续享受折磨她的整个过程。她立刻便决定不喜欢眼前这个全新戏谑风的Shaw。

“对。”Root努力憋出了一个字。今晚这角色转换得实在太过诡异,而Root觉得她真的受够了。她等了一会儿,确定Shaw正忙着戏谑和捡衣服后,稍稍左偏、无声的移动了点距离。

“你今天穿过的都得烧掉。”Root说,紧紧的抓住她在找的那个东西。

“可惜,”Shaw阴沉沉的抱怨,“我还特别喜欢这件夹克。”

「我也喜欢」,Root想。Shaw穿皮衣的时候简直好看极了。

“等你弄完后,”Root慢慢的说,用上了她最为动人的嗓音,“我们就需要料理下了。”

Shaw僵住了,明显听出了Root语调中的暗示。

“全面消毒,还记得么?”Root说,语气里的笑意让她的尾音忍不住上扬了一个调。

“你敢。”Shaw埋怨道,敏捷的转身。但Root动作更快,紧握着水管瞄准,冰冷的水柱立刻便朝Shaw喷了过去。

Shaw的头发和全身都被淋了个透湿,她咬着牙,冷得有些发抖。

Root在水柱那头叫了声:“还是别把你弄生病了对吧?”她开心的笑了起来,关掉了水龙头,Shaw似乎很想瞪她一眼,但她的牙齿一直在打战,这让Root忍不住笑得更开心了。

“你会为这付出代价的。”Shaw咬牙切齿的说,雷霆般直接向Root走了过来。

“是么?”Root说,脑子里瞬间闪现出了许多Shaw可以惩罚她的方式。当然,Root身上可能不能穿现在这么多的衣服,她们可能也还需要一副手铐、一个电击枪,Shaw踢掉的那双靴子上露出来的那把刀也应该不错。

Root想得太过投入,都没有注意到Shaw是什么时候过来的,直到Shaw那双冰冷的手抓住了她的,而她还抓着水管。

“不——”Root开口,但Shaw已经把水管口对准了她。

“不什么不。”Shaw怒气冲冲的说,压下水管把水撒得到处都是,其中大部分都淋在了Root身上,她尖叫了起来(事后她坚决否认掉了这个,坚持说是Shaw幻听了),想摆脱Shaw的射程范围,但Shaw一直紧紧跟在她身后,直到她和她一样全身透湿。

至少她还穿着衣服,至少她还有这个优势,Root想。虽说Shaw看起来完全不介意赤身裸体的跑来跑去,但Root突然很高兴Harold和Reese不在这里,能让Shaw全身心的属于她。

(Shaw没有加入Thomas跟他一起走,虽然他的确颇具美名、长相也不能再闪亮,她没有抛弃他们去过那个充满珠宝和美酒的高品质窃贼生活,而这让Root如释重负得近乎虚脱,但她尽力不让自己去想Shaw的这个选择暗示了些什么。)

“怎么了?”Shaw说,关掉了闸门,随手把水管丢在了地上,满屋子开始找着毛巾,“你怎么突然怪怪的。”

Shaw用毛巾把自己裹了个严实,还是在微微的颤抖着。在毛巾盖住了Shaw裸露的肌肤时,Root瞬间觉得有些失望,她不知道自己本在期待着什么,也不知道她到底期待过什么,但她知道,不管今晚能发生什么事,那些机会都在渐渐一点点的流失。

“哪儿有。”Root说,用手环住自己想保留点温度。Shaw翻了个白眼,迅速擦干了全身,把毛巾扔在了Root脸上。

“后面有衣服。”她咕哝道,迅速的消失了。Root皱了皱眉,开始想着Shaw是不是已经后悔了选择留下来。躲在老得发霉的地铁站里,在化妆柜台干着一个永无前途的工作,还得时时刻刻提心吊胆,这算不上什么高品质生活。但Shaw说,这里有什么让她留了下来,这里有她在乎的什么东西,或是什么人

但Root不允许自己往那儿想,转而集中精神想把自己弄干,即便她还穿着衣服。

当然,她没成功。

“你知道你总得脱掉它们的对吧?”

Root被吓了一大跳,转过身发现Shaw已经回来了,穿着条纯黑的牛仔裤和一个背心,光着脚踩在瓷砖上,捡起了她那些“可能被感染”的衣服丢在了一个金属垃圾桶里。

“我没事。”Root迅速说。Shaw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瓜。

“那瓶子你也摸了一晚,”Shaw说,“所以,快把衣服脱了。”

Root的眼睛瞪大了,“你就这么等不及想看我脱光?”她说,但话一出口,她才发现她的语调没她想象的那么自信。

“快脱,”Shaw平平的说,“反正你这身迟早都要换。”

“我不愿意。”Root脱口而出,在Shaw慢慢走过来时朝后退了一点。

“为什么?”Shaw问,“反正你有哪儿是我没见过的?”

“Shaw——”

但Shaw已经走了过来,而她已经退到了墙边上,Shaw的手指粗暴的解开了她的衬衫。“我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Shaw嘟囔道,“受不了风水轮流转?”

Root没说话,在Shaw从她的肩膀上剥下衬衣时闭上了眼。冷空气随之而来,这里离地表很远所以总是很冷,但她没有冷得打战。

“Root,”Shaw说,声音平静但又带着满满的怒气,Root立刻便知道她已看到了她身上的那些淤青、划痕和刮伤,还有那个还没完全愈合的枪伤,它们如涂鸦般散布在她的整个身体上,“看着我。”

Root睁开眼,正好看到了Shaw的眼睛,而她不喜欢那个眼神。

“怎么弄的?”

Shaw的手指轻柔的划过Root腹部一块泛黄的淤青,她疼得倒吸了口凉气,向后瑟缩了一下。

“没事的。”Root说,推开她朝里走去。

“这都是新伤。”Shaw说,紧跟在Root身后,看着她把她的衣服也丢进了金属垃圾桶里。

“我说过了,”Root说,语气冷了下来,“没事。”

她把最后一件衣服也丢了进去,走到后面想找些干净的衣服,想着(希望)这个话题已经结束了。Harold明显也备了她的码,Root很快便找到了几件她能穿的衣服,瞬间有些莫名的感动。

Root迅速的穿好,在转身时发现Shaw正仔细的观察着她,吓得她差点又瑟缩几步。

“是因为the Machine么?“Shaw平稳的问。

Root移开了视线,死死的咬着嘴唇。

“我以为你在休息。”Shaw说。

“这是战争,”Root说,在这过去几周里,她感觉这话可能说了上百遍不止,对Harold,对Shaw,她厌倦了一次次提醒他们,提醒自己,“有些事必须要做。”

Shaw翻了个白眼,“总有要做的事,但是不代表你可以这么不小心。”

Root尖锐的看了她一眼,如果她不是特别清楚的话,她会觉得Shaw是在担心她。

“我没有不小心。”Root说。好吧,只是和平时一样小心而已。

“不带后援就是不小心。”Shaw告诫道。

Root微笑了起来,真心的笑,而不是平时那种表面上的笑。

“你是说……你想做我的后援小伙伴?”Root高兴的问。

Shaw一脸苦相,“又不是多大的事。”

“我们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大事。”Root建议道。Shaw没理她,眼睛直直的瞪着Root衬衫下那块淤青的位置,就像她的眼睛自带X光能穿过物体一样。

“你的肋骨还好么?”Shaw问,皱了皱眉。她每次进入医生模式的时候都是这个表情,与平时有着微妙的不同,带着认真的专注,代表着Shaw在分析和处理、在思考着这个伤或是小病该怎么治。

Root一直都很喜欢这个表情。

“我的肋骨没事。”Root说,语调忍不住的愉悦了起来。

“你应该去看看,”Shaw说,语速反常的变得飞快,“但别去Brookdale,那儿的医生都是蠢货。”

Root觉得她下巴都快笑痛了,但她一点儿都不介意。

“怎么了?”Shaw说,不安的挪了点位置。

“你还说你只在乎那只狗。”Root轻快的说,但还是有些犹豫。

「也许这里还有我在乎的东西」,这句话依然还在她脑海里回荡。Shaw说话的方式、她脸上的表情,都一遍遍的在Root的脑海里反复的出现。这感情太过真实,一下之间她只能同往常一样开口调笑了过去,同时她也知道Shaw一定会直接否认,她们一直都这样。而一段时间以来,这也正适合她们。但现在Root已不太能如往常那般肯定了,时间所剩无几,这场战争正一天天的越发危险起来,她们中的任何一个、甚至她们俩随时都可能死去。

或许这样更好,留点距离更好。

“我……”Shaw喃喃说,“我在乎的不止那只狗。”

“Shaw。”Root说,不确定这是警告还是其他什么,或许也是个挑战。

Shaw瞪着她看了一会儿,像是在考虑着什么,在权衡利弊。一瞬间Root觉得肺里的空气都缠住了,害怕(而又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不知道什么情况会更差。

最后Shaw开了口:“这种好事的话…还是你来?”Root僵住了,以为Shaw也在暗示些什么。但随即Shaw从包里拿出了一盒火柴朝她抛了过来,笑得十分得意,Root颤着手笨拙的接住了。“快把这蠢事了结了吧,”Shaw咕哝道,“我累了。”

Root也累了,跟着Shaw走到那个塞满衣服的金属垃圾桶前。她点燃火柴,丢了进去。

火焰渐渐蚕食着里面的一切,向上散布着浓重的灰烟,但不管Root站得多近,她都始终感觉不到火焰的热度,体内依然一片冰凉。她们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直到火苗渐渐燃尽熄灭。

“那夹克还挺贵的。”Root抱怨道。他们的经费本就有些紧张,一想到买件新的有多难她就有些头疼。

“我帮你偷件新的,”Shaw说,Root挑起眉毛惊讶的望着她,随即Shaw的嘴角便微微有些上扬,“我是个窃贼,记得么?”

“我只是不觉得你会喜欢在商店里顺手牵羊。”Root说。

Shaw耸耸肩说:“确实不喜欢。”但Root听得出她的言外之意——「但不管怎样,为了你的话还是可以」。Root心里一紧,从在酒店里的那个夜晚起,她都一直在强迫自己忽略掉这个感觉,这个揪心的感觉。当Samaritan的人在朝她开火时,她唯一的想法便是:「就这样了吧,该是时候了」。那时她没觉得有什么,那时她可以毫不犹豫的为了the Machine、为了信念而死。

而现在……她不能确定了。

她只是觉得,或许,或许她生命里还是有值得为之活下去的东西。

Shaw还在这儿,她也还在这儿。

她想到了自己身上的那些淤青、那些枪伤,想到了若事情稍稍有那么点不同,那些伤会比现在糟得更多,她可能会死。在那么多次里,她都可能会死。

“想走么?”Root问,眼睛依然瞪着衣服的那些灰烬,觉得她所有曾有过的信心都已荡然无存,“反正也快到吃早饭的时间了。”她补了一句。

时间已将近五点,再去睡觉也没什么意义了。而且,the Machine还没把新身份给她,她现在也无地可去。

Shaw瞥了她一眼,冷淡的说:“我可以去吃点东西。”

Root笑了笑,从Shaw身旁走过想去后面找双鞋穿,但Shaw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拉了回来。

“我,呃,”Shaw犹豫的开口,“今晚还挺开心的。”

Root怀疑的挑挑眉,“你把销毁几瓶致命病毒定义为开心?”

“不是,”Shaw咕哝道,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我是说…这不是那么的……无聊,比起……Harold和Reese在的话。”

“噢,”Root说,微微皱了皱眉,“你是说……因为Harold会大惊小怪叽叽喳喳,而Reese只想直接一枪崩了完事?”

“Root。”Shaw说,而Root猛然意识到她又在这样了,嘻嘻哈哈调笑过了头,便可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假装那些感情都不是真的。

然后她便注意到了,Shaw依然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她禁不住微笑了起来,心里有一阵暖流淌过,让她觉得不是那么的揪心了,虽然还是有一点,但要舒服了许多。

“我想…我也很开心。”Root说。

“好,”Shaw说,轻轻捏了捏她的手腕然后放了手,“来吧,你还要给我买早饭。”

“我凭什么要给你买早饭?”Root抱怨到。

“因为我要给你偷衣服。”Shaw还嘴。

Root耸耸肩,好吧,这还算公平。

FIN

评论
热度 ( 329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