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How Badly Did You Have To Break Her?(八)

秋乙一:

电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走第一节

作者:auchterlonie

翻译:秋乙一

校对: @chain (谢谢小天使!!)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945948?view_adult=true

配对:Sameen Shaw / Root

分级:Explicit (诶你懂得)

特殊题材警告:

    囚禁、折磨描述,思维控制,PTSD,自我厌恶,强迫“治疗”,轻度breathplay,轻度捆绑。

    以上警告是作者打的,请确保不会引起不适之后再进行阅读

Notes:

    吵起来啦!!!

------

“好吧Harold,我又不知道那东西长什么样,你得再描述得清楚点儿。”Shaw对着耳机抱怨,手上不停地在Harold放着电脑零件的储物柜里翻找。

Root又有了什么差事要处理,所以当John在Samaritan的一个服务器制造地点里出任务时,Harold得去帮忙,留下Shaw照管基地。

“Ms. Shaw,我真心不知道还能怎么描述。”

“那我得告诉你东西不在这里。”

“Ms. Groves可能把它挪了位置,看看壁凹那里的工作台有没有。”

如果不是Harold语气里那隐隐透出来的绝望的话,她或许还会开口讽刺几句。但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了,她决定闭嘴,好让他能集中精神。不过她可以之后再……

她迅速朝工作台走去,移开上面凌乱的电脑类杂物,翻着压在下面的那些盒子。

“好了,可能就是这个,我看到了很多铝箔袋。”她一个个地检查着上面的序列号。

“X-2874……”

“……36,好了,我找到了。”她拿出那个小小的U盘,走回Finch的桌上插进电脑,等着它上传病毒或是鬼知道的其他什么东西。她静静地看着屏幕上闪过的代码,等着Harold的其他指示,但他只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好极了,Ms. Shaw,谢谢。”

“这就好了?”

“我们这边能接手了,谢谢。”

“没事儿,说了我搞得定。”

“我从未怀疑。”

Shaw翻了个白眼,微微笑了起来。她没再说话,躺在椅子上盯着屏幕上令人昏昏欲睡的代码。她不知道那是在干什么,但就对Harold的了解来看,绝对是什么极佳的东西。这便是Harold意义上的猎杀游戏,其结果会和Root的一样令人惊叹。

说起这个……

Shaw刚刚在那堆铝箔袋的下面看到了Root那个装着ID卡的小盒子。她站了起来,准备拿出来再看看Michael那张得意洋洋但是死得不能更透的脸。她打开了盒子,一个微笑已经在嘴角跃跃欲试,但映入眼帘的人却不是Michael,而是一个她从没听说过的医院里一个更加没听说过的女人。

Shaw没再笑了,竭力想弄清这个女人是谁。她上次打开这盒子的时候,里面都还没有这张卡片,而她也没在她的囚徒生涯里找到任何对得上号的人。她将它拿了起来,在下面又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连着翻了三张之后才看到了Michael。

她把它们都放回了原位,抬手时发现指尖上有些粘稠的血迹。

这代表它们还很新,而Root还在继续她的猎杀之旅。

Root的那些“差事”突然不是那么的单纯了……

愤怒(或者什么其他类似的情绪)在顷刻间席卷而来,Shaw直接拔掉了连着Harold的那只耳机,从他桌上拿起了另一个。

她对着耳机一通吼:“Root?你在哪儿?”

“Root,该死的,立刻回答我。”

一会儿后,耳机里有了些静电声和其他的杂音,像是Root在慌乱地把耳机往耳里塞。“我在,怎么了?”

“你在哪儿?”Shaw的声音绷得紧紧的。

“只是有些差事要办而已,”Root的声音显得小心翼翼,“我和你说过的。”

“你的‘差事’有人名吗?”

“Root?”

“Sameen,都没什么事……”

“别和我来这套,你骗了我。”

“我从没骗……”Root正要开口,但声音却被一连串的枪声打断了。

“Root?!”

“Sameen,我没事,真的,”Root回答,耳机里紧跟着又是一串枪声,这次显得更近了些,“就只差最后一点儿了。”

“你在哪儿?我来找你。”

“噢,我威风凛凛的骑士……”Shaw能在耳机里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似乎在乞求着什么,估计是在求饶他一命,然后便是两声枪响,“但真的,Sam,一切都在控制之下。”

“我不管有有没有在控制之下,你不应该一个人去。你甚至都没告诉我你是去哪儿,万一你需要后援呢?”

“我至今都没那个需要……”

“这又是什么意思?”

Root大大叹了口气,“别担心,Sam,我今晚就回来,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你马上给我滚回来。”

“噢……”她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戏谑,“不然你要做对我什么?说详细点。”

但Shaw没有和她玩游戏的心思,她满脑子都是Root孤身犯险的场面,这在她脑海里掀起了巨大的漩涡,让她根本无法关注其他事。“Root,我没给你开玩笑。停手,马上回家。”

但Shaw跟着听到的便是Root那熟悉的键盘声,让她知道Root根本就没再听她说话了。

“你这么担心,我很感动,真的,但我们得待会儿再谈了,我要没信号了。”

“Root,该死的,你没有后援。别干蠢事,告诉我你在哪儿。”

“Aww,sweetie,我也爱你……”

连线接着便断了,留着Shaw茫然不知所措地瞪着空荡荡的房间里发呆。刚才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她扯下耳机戴上了另一个。

“你们有谁知道Root在哪儿?”

“Ms. Shaw,恐怕我们都不清楚,”Harold回答,“出什么事了吗?”

“她在一个人追查Samaritan而没人知道她在哪儿。所以我要说出大事了。”

“她不习惯透露行踪。”Harold说,语气里的担忧像是已经存在了许久。

“所以呢?”Shaw吼了回去,“那你们就习惯去问啊。”

“Shaw,没用的。在那些事情上,她不想要后援。”John说。

“凭什么不要?”

他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那是私事。”

“这他妈又是什么意思?即便是私事也还是要后援。”

“如果你不打算回来的话,便不需要。”

他的回答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Shaw觉得自己听错了,一度还有些口吃,“不打算回来……?”

“我认为Mr. Reese有些口误,”Harold迅速说,语气里有着不容置疑的警告,无疑是对着John,“但……她有时候确实不让自己好过。”

“所以你们就这样放手让她去?”

“Shaw,没人让她去任何地方,你明白的。”

“那又怎样?我就得坐在这儿干等,祈祷她能完好无损地回来?”

“她也没太提供其他选项。”John回答。

“Mr. Reese的意思是,”Harold打断了他,“你可能需要和Ms. Groves谈一谈,她可能会听你的话。”

***

但Shaw知道这不可能。Root只会听她脑子里的那些声音,而Shaw并不是其中之一。

该死的……现在有许多事依然和原来一样,而Root的鲁莽和愚蠢却仍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两个,她还是把自己当刀枪不入一样地横冲直撞。她都还没学聪明些吗?能在Samaritan的攻击中活下来的唯一办法是找人支援,而即便那样也是一场豪赌。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Shaw将瓶里的酒一口喝干,顺手将它扔到了地上的那堆空瓶里。她不清楚自己到底在生谁的气——溜掉的Root,还是状况外的自己?因为这完全是Root会做出的事,她经常一字不提(或者提了跟没提一样)地跑开,没有地点,没有原因。但出于某种原因,Shaw本觉得(希望?)Root或许变了。她已经成了队伍的一员,也曾失去过别人。这对她难道没有任何意义吗?他们不应该一起去面对吗?

但最糟的地方,则是Shaw知道她不应该太过在意。在这一切之前,她根本就不会让自己在意,而现在……去他妈的,她在意得呼吸困难。

所以她一个人坐在黑暗里,不停地喝酒,希望能让那感觉消失。直到门上终于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Root走了进来,脸上明显没有一点愧疚的痕迹。

她应该是在回来的路上去给额头的伤口做了缝合,也极佳地掩饰住了一瘸一拐的痕迹。但这些东西不管Shaw喝了多少都不可能错过。即便如此,Root只是对着地上的空酒瓶笑了笑,就像Shaw才是行为不当的那个一样。

“Sweetie,我不想品头论足,但是……”

Shaw打断了她,“那个叫Marilyn Springer的医生是谁?”

Root细细地盯着她看了会儿,她们俩都没动,也没人移开视线。这个问题明显没有出乎Root的意料,她在切断连接的那个时候就知道Shaw会问ID卡的事。虽是这样,她却依然明显没决定好要如何回答。

“Shaw,我没意识到我们会是那种要翻彼此私人物品的人。”

“你为我杀人,你收集战利品,我都懂。但除了这五个人之外,那盒子里的人我都认识,”Shaw把那几张卡举了起来,“他们是谁?”

Root脱下夹克挂到了门背后。当她转过身时,脸上却带着忧伤的笑容。她明显不太想谈论这个话题,但也不得不接受这段对话终将发生的事实。

“设计了触发器的程序员,和把它放进去的外科医生。”Root的声音毫无波澜。“我提取出的程序带着签名,而就是它让我找到了他们,接着便是她,”她从包里又拿出一张ID卡递给Shaw,“还有提出这个概念的工程师。”

“但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冒这么大的风险简直太蠢了。”Shaw根本就懒得看那些卡片。

“真的没什么风险,他们都没有像样的守卫。”

Shaw步步紧逼,“Samaritan没有守卫?”

“我从没说过他们是Samaritan的人。”

“Root……?”

Root笑了笑,摆摆手示意不用在意,“为Samaritan工作的人里面,只有一小部分知道他们实际是在为谁工作。他们对自己是如何毁了其他人的生活毫不知情。”

“那么这便没有任何战略意义,”Shaw没打算松口,“你只是想复仇。”

“你说得就像这样不好一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Shaw说,“我也想要复仇,但复仇的方式有很多。我简直不明白我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和人解释。”

“好吧,那么你不用和我解释,”Root微笑起来,“Shaw,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她朝厨房走了过去,Shaw赶紧跟上。

“放屁,”Shaw说,“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就会带上后援,或者至少给我提个醒。如果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我要怎么才能帮到你?”

Root轻轻翻了个白眼,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那么,我猜单单一句‘相信我’没用了?”

“有用过吗?”

“当然有用过,”她笑了起来,“你忘了吗?”

虽然她是笑着的,但是语气里的怒意让Shaw觉得这是个严肃的问题,所以她选择了一个严肃的回答,“我记得我不止一次来给你收拾过烂摊子,你忘了这个吗?”

Root过了会儿才轻柔地开口:“没有。”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觉得我不能保护你了?”

她轻轻摇头,“和这个无关。”

“你不想让我保护你了?”

“Shaw……”

“因为男生们觉得你想把自己弄死。”

Root摇摇头,“他们总是这么戏剧化。”

Shaw抬眼看着Root额上的缝线,“而我有些同意他们了。”

“Sameen,那只是擦伤。”

“对,擦伤,枪战里的擦伤。”

“那都称不上是战斗。”

Shaw摇摇头,她知道再这样下去Root一晚上都会逃避话题。“Root,停下来。你也明白我应该和你一起,而且你根本就不需要玩这些愚蠢的游戏。”

“这不是游戏。”

“那又是什么?”

“誓言,”Root迅速回答,神色严肃了起来,“所有碰过你的人……”

“天呐,Root……”

“……我都发誓会找到他们。”

这话太蠢了,让Shaw又摇了摇头,“我不记得听过这什么鬼誓言,不然我确定我会告诉你……”

“Shaw……我是在他们带走你的那一天发的誓。我也没有食言,只剩几个了。”

“不……”

“是的,只有Greer、Lambert……”

“我说,不行,”Shaw坚定地说,让Root停了下来,“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事还没有结束,”Root的回答同样坚定,“我会找到他们,然后我会……”

“你不会再做什么了,”Shaw朝着Root步步紧逼,直到她后退到了身后的冰箱上,Shaw的脸和她只有几英寸的距离,“你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Root万分疑惑地皱着眉,“你为什么不想让他们付出代价?”

“因为太愚蠢、太冒险,毫无意义。”

“Shaw,不是毫无意义。”

“但你不是在为我做那些事,你是为了自己。”

“我是为了我们两个人在做。”她坚持说。

“但你却要一个人去……”Shaw反驳道,她紧紧地盯着Root,直到另一个女人最终让步、移开了视线,“如果有一天你没能回家,我他妈又该怎么做?”

“做我做过的那些事。”

Shaw猛地后退了一步,像是被人推了一把。她只能说出一句“Root?什么鬼?”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Root的声音轻柔了下来。

“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不是,Sameen……”

“天,你是在生我的气。”Shaw后退了几步,撑在橱柜上狠狠瞪着Root。

“Sameen,我没有。”Root坚定地回答。她走过来将手顺着Shaw的手臂滑下,“能不能这样……我道歉,然后我们直接跳到你惩罚我的那个部分?”

“不行,”Shaw回答,“除非我确定你不会再去碰这事。”

“我不会去了。”Root对她笑了笑,而Shaw已经见过太多次那个笑容了。

“你现在就在对我撒谎。天呐,Root……”她推开另一个女人,去客厅里一个个地收拾地上的空瓶子。她手上总得做点什么。

Root跟了过来,“Shaw……”

“如果我在回家的时候发现你为了找我而死,这就已经够糟的了。但如果你因为这种破事而死的话……Root,这样一点意义都没有。你就这样离开的话,我又该怎么办?”

“死得有意义的话就行了?就会变得容易了?你真的这样觉得?”

Shaw转过身,发现Root的整个肢体语言都有了变化,她的愤怒显而易见。“所以你确实是在生我的气。”Shaw说。

“没有,”Root抿着唇,“Shaw,但是他们得血债血偿,Greer得血债血偿。”

“那也不能像你这样,去冒些愚蠢的风险。”

“Shaw,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Root又朝屋里走了一步,“但那个盒子里可已经有了许多的卡片,我能照顾好自己。”

“但你不需要那样做。Root,天呐,他们到底干了什么能让你如此不顾一切地孤身犯险?”

“他们伤害了你,”Root说,“这还不够吗?”

“不足以让我因此而失去,”Shaw吼了出来,“你曾经比这聪明得多,我离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你变成这样?”

这次是Root倒退了一步,她的眼睛瞪大了,Shaw可以在她的眼角看到愤怒的泪水。“没错,Shaw,你‘离开’的时候还能发生什么呢?我眼睁睁地看着Martine在我面前枪杀了你,然后第二天早上我便能照常醒来,就像今天再正常不过我也没有觉得撕心裂肺一样吗?你怎么能问出这样的话?”

Shaw看着第一滴眼泪顺着Root的脸滑了下去,但Root没有给她回答的时间,她只摇了摇头,移开了视线。

“这都是个错误,”Root朝门走去,伸手去拿她的外套,“我得走了。”

Shaw脑子里的那些小片段在这时突然都连了起来,让她重新思考了一次整个对话。虽不太清楚原因,但她知道如果自己任由Root走出那扇门的话,她便会给自己留下一连串的遗憾。

“等等……”她一步过去,在Root之前抓着把手按紧了门。“对不起,是我没想清楚。”她轻柔的声音让Root稍稍放松了些。

“你说那时还是现在?”Root的声音同样安静。

“那时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Shaw坚定地回答,“我需要确保你没事,这点从未变过。”

“因为你才是保护人的那个对吧?没人可以保护你。”

“Root,那你说说看这一切又怎么是保护我了?”

Root盯着脚尖看了会儿,抬头时眼里泛着忧伤。“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会说梦话?”她问,“最近比原来要少点了,但是……很多晚上,你都在求Greer杀了你。”

Shaw因为尴尬而朝后畏缩了一步,但眼睛从未离开过Root的脸。她看着上面的泪水,第一次意识到了Root在她痛苦的同时也经历了不少。

“而我什么都不能做,”Root继续说,“我甚至都不能抱你,因为你会做出反应然后推开我……就像我是那些伤害你的人一样。”

“我没有觉得……”

Root打断了她,“我知道,”她走回房里坐在了沙发上,没看Shaw,但也没有看其他的任何东西,“他们关了你太长时间,我没能及时救出你。”

“Root,看在老天爷的份上,”Shaw也跟着回到了屋里轻柔开口,“你正是那个把我拖出来的人。”

“但我应该早一点找到你,我得做出选择。”

Shaw也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开口,“选择……”

Root依然没看她,“继续找你,还是修好。”

“那你做了正确的选择。”

“你为什么能这么说?”Root猛地抬头,“在你唯一需要我的这一次,我却让你失望了。”

“因为那是正确的选择,我们想赢就会需要the Machine。”

“好吧,可是我需要的是。”Root狠狠地说,让Shaw意识到这个选择已经折磨了她太长的时间。

“好吧,Root,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但是你已经有我了。”

她的声音安静低沉,“我知道……”

“……但你有的并不是对吧?你有的是另一个我了,这才是你想说的对吗?”

“不是,”Root坚定地回答,“但……”

“但什么?”Shaw的声音稍稍有些刺耳。

“如果我能早点找到你,那么现在或许就不会这么难,”她回答,“我做了你希望我会做的事——顾全大局、保护好大家……做符合战术的决定,但现在每次你……”她抹去了另一滴淌下来的愤怒的泪水,摇了摇头,像是既生气又尴尬,“我总会记起那个选择,而这让我万分地痛恨自己,这样不行吗?”

那两个棋子的画面跳入了Shaw的脑海里。她闭上眼,诅咒着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意识到,“我就是那个骑士,对吧?”

Root吸了吸鼻子,“什么?”

“你是皇后……”

“Shaw……”

“天……”Shaw吐出一口气。她跪在了Root面前,让自己能看着她的眼睛,“Root,别乱想。现在,把这些‘自责’之类的东西都统统丢开。”

“Shaw……”

“我做出了选择,它确实很糟糕。但如果能让你活下去的话,我在明天依然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所以如果你一定要怪谁的话,怪我、或者Greer、或者上帝,或者随便谁都行,但独独不能是你。Root,你做了正确的选择,做了必须做的那些事。所以我为你而骄傲。”

“噢天,”Root一脸的惊恐,“别这样,我做的所有事都只是让事情变得更糟了。”

“你又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Shaw,你是瞎了吗?看看!看看现在是什么样子,”Root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房间另一头背靠着墙,紧紧抱着自己的手,“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因为又能给出那些珍贵的号码了,万事安好一切OK。至于我们俩每天晚上都会一次次眼睁睁地看着往事在脑海中重演……谁会在意呢?所以这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等等,你没睡觉?”

“没事,一切都很好。”Root继续往下说,声音有些发抖,就像根本就没听到她的问题一样。她明显已经不太能控制住泪水,将自己抱得更紧了,就像这样就能控制住自己一样。

“艹……”Shaw走过去将手按在Root手臂上。黑客想挣开,但Shaw却拉得更紧了,强迫她水平看着自己的眼睛。

“我没注意到。”她说。

“我也不想让你注意到,”Root回答,“你自己已经有太多要烦的事了。”

“那是我的决定,不是你的。”

Root的笑带着忧伤和怀疑,“那你又能做什么呢,Shaw?抱住我?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

Shaw直截了当地回答,“也许。”

Root静静地发问:“你在触发器前会这样做吗?”

Shaw牢牢地盯着Root的眼睛,“也许。”

“你不需要骗我,”Root说,“Sameen,没事的。”

“如果你觉得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触发器的话,那就有事。”

“我没那么说,”Root反驳道,“但你在以前会这么在意我吗?”

Shaw看着一滴泪水顺着Root的脸滑了下去。她意识到自己花了太多时间来弄清楚什么是真的什么又不是,却没有意识到Root也在经历着同样的事。她看起来万分疲惫——精疲力竭,就在崩溃的边缘。她就像在一个人扛着世界一样,而Shaw觉得这并非是个比喻而已。

天,Shaw觉得自己从未像爱这个女人一样强烈地爱过其他任何事物。没错,她脑子里是有一个触发器。但就在这一刻,她不需要Iris、也不需要交易所或是其他所有追着Root以护她平安的行动来确定一个事实——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在意。

她坚定地回答:“是的,Root,我会的。”

Root冲她甜甜地笑了,像是她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话、但依然愿意接受这份心意一样。而这份疑虑在Shaw的心里点燃了一把怒火,但她知道这事究其原因也只能怪她自己。

“如果把这东西掏出来能让你相信的话,我会的。”Shaw说。

“或许喜欢戏剧化的不止是男生们……”

Shaw摇摇头,她不愿意被转移话题,“我是认真的,你有了代码不是吗?我觉得你应该从工程师那儿偷了一整套……”

“Sameen……”

“你不能黑进去吗?重写程序?做你擅长的那些事?杀掉它?”

“没那么简单,它不是一个开关,我也不是医生,我不知道它会对你做出些什么来。”

“那就让Harold帮忙然后……我们可以找个医生,你还需要什么?”

“Shaw……”

“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Shaw开始去找她的手机。

“Sameen,停下来,”Root疲惫地叹了口气,“我们什么也不用做。我那些‘差事’让确定了一件事,样品的材料会随着时间逐渐分解并停止工作,它们现在或许已经在分解了,而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会变成原来那个样子对吧?”

“我不知道,”Root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但我觉得一段时间后会的。”

“这不会改变什么,”Shaw坚定地说,“不管我有多大的缺陷……”

“Sameen Shaw,你从来就没有任何缺陷。”Root同样坚定地说。

“……我们之间不会变。”

“Shaw,你确认不了的,”Root静静地警告她,“你也不应该许下一些你根本没办法遵守的承诺。”

“我没有。”Shaw说。

Root缓缓走了过来,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你很贴心,但我不需要你给我保证什么星星月亮。”

“我也不需要你给我保证永不溜跑,但你能试着别再一个人处理所有事吗?”

“如果你能试着别事事护着我的话,我会试试的。”

Root探身过来慢慢地吻着她。Shaw在她的触碰下闭上了眼,她知道她们俩都不会接受这个提议。

她们本性便非如此。

Root后退了些,闭上眼抵着Shaw的额头,“Sameen,带我去床上好吗?现在这样就够了。”

“我能给你更多。”Shaw轻声说。

Root又吻了吻她,但没再说话。

***

TBC

电梯:(九&十)

评论
热度 ( 400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