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Natural Selection - Chapter 3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6480/chapters/3588620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Interlude(幕间)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Interlude 2(幕间2)Chapter 10Chapter 11Epilogue(尾声)

---

Chapter 3

Root的最新工作和Gary紧随其后的背景调查并没给她们带来什么立即的麻烦,但Shaw依然一直保持着警惕,不管去哪儿都会在脚踝那儿绑一把备用枪,并随时确保Root没有单独行动。但这给她俩都带来了些麻烦,这种前所未有还毫不松懈的近距离关系开始让两人都有点神经过敏。Root的存在其实并没那么让Shaw恼火,烦的是她每天那种对万事万物都随意轻率的态度,像是毫不在乎正藏在暗处就等她们露出马脚的Decima。

这只是装出来的,Shaw想。

在坑坑洼洼的沙发上睡了一周后,Shaw的背在白天也会时不时疼上一阵,而这让她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于是她开始在早上做些长跑,以缓解身体的压力,在发现这活动还能给她提供一点难得的私人空间之后,这开始成为了她饱含期待的一项日常。

星期六晚上总是酒吧最忙的时候,Shaw和Root迅速的找到了一个适合彼此的工作节奏,俩人在吧台后的配合近乎艺术,就像她们生来便应一起这样行动。Shaw看得出Gary十分满意,无论是她俩接近无缝的倒酒效率,还是她们赚的小费,而Root赚了许多的小费。

Shaw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正和人调情的Root,她已经成功的让整个酒吧的人为之倾倒,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甚至Lou都有些着迷,不过他向Shaw保证,“Mary”还依旧是他的最爱。

在Root来帮忙的第二个星期六晚上,似乎大半个镇的人都来晃了一头,Shaw得费尽千辛万苦才能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去收拾空杯子。那晚忙得连Gary都得在吧台后面帮忙,Shaw抱着一堆空杯子经过他旁边时对他咕哝了一句,“就没见过这儿啥时候有这么多人。”

Gary耸耸肩,“这还得感谢你朋友。”

她朝Root的方向看了一眼,Root正对着一个浑身牛仔的男人绽放出最为灿烂的一个笑容,而那男人也正使出浑身解数准备调情回来。Shaw直接走了过去,对着那个牛仔男摆出了她最为阴沉的一张脸,直到那男人退后消失在了人群中,Shaw模糊的记得这人好像是Danes的傻冒跟班中的一个。

“玩得开心呢?”Shaw咕哝道。

Root转头从肩膀上方看着她,“我人缘一向很好。”

Shaw嗤之以鼻,“没错,好极了。”

摇摇头,Shaw退回人群中,但一想到Root,还有Root如佛光普照般给靠近她的每个人都辐射的那个灿烂无比的笑,Shaw就觉得一肚子的火。她经过时有人礼貌的给她打了个招呼,但更多人是对她敬而远之。她在这小镇里一直挺低调的,但这不妨碍Mary Woods成为远近闻名的低气压患者,半数客人多半是因为她的长相才回来的(还因为这是整个小镇唯一的一间酒吧)。而Root却全然相反,不知怎么的她几乎是在第一次轮班时就让整个镇的人为其着迷,其结果便是酒吧的客人在一夜之间翻了一倍。Gary没抱怨什么,但Shaw却不怎么舒服,因为这里实在太多人了,太多生面孔,唯一的安慰便是基本没人会在这种密度的人群中做什么,除非他们不在意附带损伤。但……Decima什么时候在意过附带损伤了?如果能解决Root和Shaw的话,他们估计不介意直接把整个小镇都炸上天。

“你女朋友不错。”耳朵边传来个声音。

Shaw转过身,看到正笑得合不拢嘴的Lou。

“她不是我女朋友,”Shaw抱怨到,“而且大多数时候我根本都受不了她。”

“嗯哼,”Lou一脸心照不宣的样子,“所以这一晚上连只是朝她那儿瞟了一眼的人你都要挨个瞪回去?”

“我哪有,”Shaw正要开始辩驳,然后便意识到他大概说得一点儿没错,她清了清喉咙,“我谁都瞪。”

Lou只是对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抿了口酒。

Shaw翻了个白眼,咕哝了一声“死老头,随你怎么说。”但他的话开始在脑海里挥之不去,Shaw发现她的目光又锁回了Root身上,看了好一会儿她才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她直接从旁边的桌上抓了个杯子,还是半满的,里面晃荡着深色的啤酒。“喂!”酒的主人叫了声,但她没理他,直接从人群中挤了出去,仰头一干而净。

啤酒顺着喉咙一泄而下的感觉着实不错,但她知道如果Gary看到她胆敢在工作时间喝酒,他一定会大发雷霆。Gary有各种条条框框的规定,几乎就比Harold都还要麻烦。

几乎。

但至少在Finch那里,她觉得她做的事是有成效的,有意义的,而这里,她只能一点点的发霉腐烂,在被人干掉前苟延残喘。

The Machine就不能把她弄到个稍微刺激点儿的地方么?一个她那些技能可以派上用场的地方?这简直就像是在惩罚她,惩罚她在一开始没能成功阻止Samaritan上线。但这实在是太愚蠢了,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他们又该去怎么阻止?Shaw怀疑大多时候连Root都不清楚到底在发生什么,她只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不好的事,然后盲目的相信the Machine能带他们渡过难关。

好吧,看看现在他们是个什么下场。

没错,他们还活着,只是Shaw不认为Mary Woods这条命还值得活而已。

*

随着长夜渐深,Shaw的心情没一点儿好转,但把所有人都吓跑的并不是她那张黑脸,这成就是BillyDanes警长在走进门的那一刻达成的。Shaw看着那些不怎么勇敢(或者那些只是想过点容易日子)的客人丢下自己的酒匆忙出了门,Lou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迅速回到他角落里的老位置坐下。

Shaw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警长,脚踝上的那把枪沉沉的,让她觉得分外安心。

Danes慢悠悠的晃到了吧台前,看到Root时咧嘴笑了,“啧啧啧,瞧瞧这是谁。”

“嘿,你好啊。”Root说,脸上又绽放出了那个灿烂无比的笑容。Shaw握紧了拳头,但高兴的发现Root的眼里毫无笑意。

“要些什么?”Root问。

Danes点了杯他常喝的,站在吧台前小口抿着酒,看着Root工作。

Shaw不喜欢他盯着Root的那个样子,也不喜欢他那饥渴的眼神,就像是把Root当做了一件他可以占有、可以据为己有的东西一样。

Shaw全神贯注的盯着他,虽说直接一枪毙了Danes未免太便宜他了,但她还是有种拔枪在手的冲动。Shaw想着他的老婆现在在哪儿,想着Danes夫人是不是正在家料理身上那些新上的淤青,恐惧着那个会在半夜里醉醺醺地回来的丈夫。并不是说Danes只在喝醉时才会家暴,酒精不能作为为他开脱的理由。他在打自己老婆时完全神志清醒,就像在他日复一日的威胁着这个小镇时一样。

Root从吧台后走出来准备去清理几张桌子,Danes抓住这个机会开始了行动。他抓着Root的腰把她拉到自己的大腿上,Root挣扎着想要摆脱Danes的控制,但他抓得很紧,丝毫没有松手的打算。

Shaw觉得脑子里有跟弦啪的一声断掉了,再也没办法假装清理什么破酒杯,她直接向两人走了过去。

“我不觉得她对你感兴趣。”

Danes正致力于把手伸到Root的衬衫下面,闻言停了手,微微偏头看着她,“关你屁事。”

“我说真的,”Shaw说,然后为自己的语气竟然能如此冷静而感到惊讶,而其实现在她已经气得快要自燃了,“放开她。”

Danes粗暴的把Root推开,起身站在Shaw面前,两人间距离近得几乎是脚对脚。他昂首挺胸的似乎想让自己更具威胁一点,而Shaw只是仰头冲他冷冷的笑了笑。这世上大抵多数人都比Shaw要高,而她从来就没被别人的身高吓倒过。Shaw看到Lou正一脸担忧的望着她,但他依旧坐在自己位置上并没起身,Shaw并不怪他,毕竟她又不是不能自己搞定。

“看,不是太难,对吧?”Shaw说。

Danes咬了咬牙,右手有了动作,可能是要去摸枪,也可能不是。但不管是什么,Shaw都在眨眼间格挡住了他的手。

“Shaw。”Root略带警告的叫了她一声。

可能是因为她的真名透彻地提醒了她她本来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可能就只是因为压抑了六个多月的挫败感和怒火终于如脱缰野马般挣脱了束缚,她的拳头狠狠的和Danes的下巴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跌跌撞撞的向后退了几步,从满嘴的血里咕哝了句“臭婊子”之类的东西,Shaw抓着他的后颈把他的脸砸进了吧台,Danes倒在了地上不动了。

“去你妈的死姬佬。”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同时有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上了她的后脑勺,看起来挺像一个酒瓶。Shaw漫不经心的看着地上的碎片,转身看到了先前那个牛仔男,对方正恶狠狠地瞪着她。

“噢,你他妈真该好好祈祷下你刚才没干这蠢事。”Shaw说,向前走了一步。

Root抓住了她的手臂让她停下来,“别。”Root的语气里带着警告。

Shaw挣脱Root的手,觉得视线有些微的模糊,她在原地晃了晃,伸出手摸了摸后脑勺,满手的血,指间黏糊糊的。

牛仔男又拿起了一个空瓶,就近找了个桌子敲碎了,把尖的那头对准了她。

“你就这点儿能耐?”Shaw说,她想过要不要直接拔枪,但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她觉得拳头更能让她满足。

“够了!”一个声音咆哮到,然后便是枪上膛的声音,在寂静的酒吧里显得分外清楚。Gary出现在了吧台后面,手上拿着支猎枪,“我不喜欢有人在这里肇事。”他警告道。牛仔男丢开酒瓶,不想进犯盛怒的Gary,弯下身去查看警长的情况。吧台后,Gary怀疑的看了Shaw一眼,像是不太相信他的酒保竟然懂得近身搏击,还挑了个六英尺高素有积怨的警长做对手,更别提对方还带着枪,而结果她竟然还赢了。

“我们得走了。”Root说,用手肘把她往门的方向推了推。

Shaw甩开了Root的手,她已经开始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如果还需要Root帮忙才能离开这儿的话,那才真真是要命。在Gary(以及整个酒吧的人)沉默的注视下,Root迅速从后面取出了她俩的东西。

“很抱歉。”她说,套上了Root递过来的夹克。在朝酒吧外走时她看到了房间那头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Lou,Shaw很快意识到了这大约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这个老人,禁不住感到一阵惋惜。看在老天的份上,他是这倒霉的破镇子里唯一一个她还看得顺眼的人。

*

不幸中的万幸,因为现在时间还早,烟酒店还开着。Shaw推开玻璃拉门时,Root沉默地跟在后面,抱着手一脸不爽。

Shaw从柜台上抓了瓶伏加特,往收银员身上丢了一叠足够的钞票,那人瞪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这让Shaw开始思考她头上的伤看起来该有多糟。虽然现在没觉得什么,但她知道等明早肾上腺素消退后,那阵痛简直会要人命。

一出门Shaw便拧开了瓶盖,顺手丢在路中间,仰头便是一大口。伏加特顺着喉管一路燃烧向下,她细细品位着,感觉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失散多年的老友。

当她们到家时她已解决掉了三分之一瓶酒,她把鞋踢掉,跌跌撞撞的向沙发走去,期间小腿骨撞在了茶几上,Root紧紧的抓着她的上臂才没让她直接趴在地上。Shaw挣脱了Root的手,好容易才踉踉跄跄的成功倒在了沙发上。在她继续消灭伏加特的时候Root消失了,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个急救箱,她在茶几角上坐下,伸手按下Shaw的头仔细的看了看伤口,“我觉得应该用不着缝合。”她说。

“这就是你的专业医疗意见?”Shaw问。

Root瞪了她一眼,拿了条纱布用力压在了伤口上,Shaw疼得倒吸了口凉气,拍开了Root的手。

“刚那出实在是很傻,”Root说,在急救箱里翻找着绷带,“我不需要你去维护我声誉什么的。”

“少自作多情,”Shaw说,向后躺在靠背上,“我又不是为了你。”这并不完全是假话,但Root依然疑惑地看着她,像是一点儿没信。

“那个总叽歪着要低调的人是谁?”Root说,把纱布拆开紧紧的缠上绷带,“血应该止住了。”

Shaw毫不在乎的咕哝了声,在另一个女人认真做着手里的事情时仔细的观察着她。虽然Root在刚离开酒吧那时看起来挺不爽的,但现在她看起来相当平静,而随即Shaw有些迟钝的意识到在刚才那场酒吧大战中Root可谓是毫发无损。但这不像Root,她认识的那个Root不会在满是人的酒吧里任由人动手动脚,原来那个Root呢?那个在别人碰到她之前就会把人电晕的Root呢?她对原来那个人的怀念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她几乎是开始憎恨面前这个只批了个空壳的女人,这个耳朵里没了the Machine的女人,这个不再有决心的女人。

“Root你都不厌倦么?”Shaw突然问,身体前倾,“厌倦了东躲西藏?”

“这不是东躲西藏,”Root躲开了她的视线,整理着急救箱里的东西,“这是为了生存。”

“但都算不上生活不是么?”Shaw平静的说,而这次Root抬起了头,和她四目相对,随即Shaw发现自己前倾得更加厉害了,视线禁不住锁在了Root微微张开的嘴唇上。

Root向后直起身,“Shaw,你不会想这样做的。”

“不,我想,”Shaw真诚的说,“我真的想。”

她这次前倾时,Root没有拒绝。

Shaw一手还拿着那瓶伏加特,另一只手抓着Root的夹克领子将她拉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用力把舌头伸进了Root嘴里。

但Root的手摸索到了她的肩上,缓慢而坚定的把她向后推,最后中断了这个吻。“不,”她说,轻轻摇了摇头,“不应该是这样。” 

不太习惯被拒绝,Shaw抬眼疑惑的看着Root,随即满意的发现另一个女人的脸上有了红晕,呼吸也稍稍变得急促,无疑都是兴奋的迹象。

“你醉了,而且还在生气。”Root解释到。

“我啥时候不是又醉又生气的?”Shaw说,若无其事的抓着酒瓶又喝了一大口,以证明她虽言非虚。

Root瞪着她看了会儿后起身,“来。”她说,把Shaw从沙发上拉起来。Shaw没有反对——她醉了,头上的伤口也让她做不了什么——摇摇晃晃的任由Root带着她朝卧室走去。

“好吧,我有些搞不懂你的意思了。”Shaw对着正把她往床上推的Root说。

“你就是沙发睡久了,每天既不高兴又不在状态的,”Root说,从Shaw的手中撬出那瓶伏加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我需要你拿出百分之两百的精神来。”

在倒在床上之前Shaw只来得及咕哝了句“随便你。”她有点喜欢这感觉,这种Root伏在她之上将她按在床上的感觉,她想着如果反过来会怎样,如果是Root在她下面会怎样。接着她便开始思考要不要就直接这样做好了,这很容易,她可以轻易的抓住Root把她压倒在床上,让她在她身下兴奋的扭动,而且Sameen Shaw在这一生里还没被拒绝过两次。但在她还没来得及真做些什么时,她的头碰到了枕头,接着她便闪电般的失去了意识。

*

Shaw是被人摇醒的,她迅速睁开眼,伸手去抓床头柜上的枪却又摸了个空,期间还碰倒了那瓶伏加特。她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房里就只有Root,正站在床边,但考虑到上次Root的叫醒服务并不怎么友好,现在这情境并不怎么另Shaw安心。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她没在视线范围里发现电击枪,就只有Root,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Root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迅速伸手扶正了那瓶酒,但里面的液体已流失了大半,顺着柜子滴在了地板上,蒸馏酒精浓郁的味道填满了她的嗅觉。

“啥时候了?”Shaw无力地问,她的头剧痛无比,不过值得庆幸的是Root没打开床头灯,Shaw不觉得她的眼睛现在能受得了那光。

“快起来,”Root轻声说,“我们得马上走。”

感到了另一个女人语气中满满的忧虑,Shaw迅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没理头上一阵阵的剧痛。她前一天丢在门口的鞋已被Root拿了过来,她接过迅速穿上,“怎么了?发生啥事了?”

“警长和他朋友就在门口。”Root解释到,弯腰从床下拖了一大包东西出来。

Shaw翻了个白眼,“我要杀了那个死人渣。”

“不行,”Root说,“低调,记得么?”

“随你咋说。”Shaw说,系上最后一根鞋带,“你在干嘛?”

Root从床下拖出了一个巨大的露营包,哗啦一声丢在Shaw脚下,“我擅自做了点儿准备,”末了又补了句,“就一些必需品。”

Shaw挑挑眉,然后往包里瞟了一眼,里面塞满了枪——比Shaw的现有存货要繁杂致命得多——还有几大叠钞票,Shaw拿了叠出来草草翻了翻,“你干了嘛?抢银行么?”

“差不多吧,”Root模糊的回答,“快点矮子,得走了。”

Shaw对着这个称呼嘟囔了声,在还没来得及发表下一步评论时,前门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重击声,像是有人要强行把门踢开,Root一把抓过包便和Shaw从卧室的窗户翻了出去。

Root在这栋公寓后面的巷子里停了辆车,她熟门熟路的打开车门把包扔进了后座,然后又打开了驾驶座的门。Shaw瞪着眼前这辆车,脚步顿了顿,明白了Root在过去这几周里一定没少闲着,她曾嘱咐再三叫Root老老实实呆房里确保安全,而现在又是枪又是钱又是车的,她那些话很明显都被当成了耳边风。

Shaw朝驾驶位走去,“我来开。”她说。

Root盯着她摇了摇头,“脑震荡还加上一瓶廉价得要死的伏加特,你不能开,那是个糟糕透顶的组合,而且……”她加了一句,“已经没时间争了,你快上车。”

Shaw张嘴正要反驳,头顶上传来了什么人的吼声,随即眼睛余光在她卧室窗户那儿暼到了Danes的脑袋。“很好。”她咬牙切齿的说,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但Root关于头伤和酒精的糟糕组合论说得一点儿没差,她刚坐好把头靠在车窗上,便又失去了意识。

TBC

电梯间

Chapter 4 

评论
热度 ( 260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海轻舟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