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lowly Spirals - Chapter 1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61301/chapters/4242501

电梯间

第一部:Natural Selection

番外一(Date Night)番外二(Movie Night)

第二部:Slowly Spirals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Chapter 10Chapter 11Chapter 12

第三部:Root Cause

---

概要:就在Sameen Shaw终于有些明白了这所谓恋爱游戏的法则时,但所有的事都开始渐渐脱离了掌控。

设定在Natural Selection结尾的几周后,章内视角不停变化。

Chapter 1

Root十分讨厌夏季的烈日,这会让她想到她小时候那个家,想到她在图书馆里度过的一个又一个汗流浃背的暑假,想到她母亲一杯杯喝着掺了酒的冰茶的样子,紧接着便是无休止的指责,指责骂她一天都不在家里,「你跑哪儿去了,我这里需要你」。

可能是因为她前四天都一直都呆在冷得掉渣的俄罗斯中部,纽约比她记忆中的热了太多,阳光直直的照下来时,似乎只有她一个人觉得自己就快要被活活点燃了。

踏进公寓楼时她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里面要比外面凉快很多,阴沉沉的,闻起来满是灰尘的味道。满是家的味道。Root一步两阶的向上跑,急切的渴望着一个热水澡和一张舒适的床。

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可能是十点左右的样子,但不管怎样,the Machine总会知道。频繁的在各时区间跑来跑去让她特别的容易疲倦,而另外三个也好不了多少,现在他们四个十分擅长见缝插针的打盹,要么直接露宿,要么就是睡在厢车的后座上,由其中一个开着车带他们朝下一个相关号码前进。Root已经习惯了男孩们的鼾声,它们有时很能令她安心。

但没有什么能好过家里那张温暖的床,Shaw的身体皙长而富于曲线,蜷缩在她身旁要比Daniel和Daizo舒服得多,他们的骨头会戳得人生疼,但不管怎样他们都得适应下去,这是他们的工作,这是the Machine的命令。

当把钥匙插进门里时,Root并没想到会有谁在家,但一打开门,她便听到屋里有人正在吵着什么。她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到Shaw正站在浴室门口,一只手拿着枪,另一只用力捶着浴室的门。回家看到个拿着枪的Sameen Shaw并不稀奇,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还很让她觉得熟悉而又安心。不过……那枪一般是对着她的,而不是像现在,用来胁迫一个11岁的孩子。

“Gen,该死的,开门!”Shaw命令到,又是一掌拍在了木门上。

“不!”Gen吼道。

“那行。”Shaw咬牙切齿的说,Root立刻就知道了她要做什么。不出所料,Shaw接着便举起枪,向着门把手瞄准。而Root觉得如果她再不插手、任由Shaw胡搞的话,她们的保险金估计这辈子都拿不回来了。

“你在干什么?”Root说,叉起手,皱着眉看着另一个女人,一脸不赞成。

Shaw迅速举枪转身,就像有敌人闯进来了一样,在看到是Root后她垂下了枪,恼火的叹了口气,“别再这样干了。”她咕哝道。

Root每次悄悄近到Shaw背后时,她转过来都是这副阴沉沉的马脸。Root没理她,意有所指的冲着浴室挑了挑眉。

“Gen把自己锁浴室里了。”Shaw解释道,又是一拳砸在门上。

“而你唯一的反应就是拔枪?”Root讥讽道。

“也没见你有更好的主意,”Shaw嘟囔了声,把枪塞进牛仔裤里,一脸局促,“你在这儿做什么?不是明天才回来么?”

“计划变了。”Root含糊的说,从Shaw身边走过去,轻柔的敲了敲浴室的门。她已经筋疲力尽到实在不想管了,全身上下都快散架了,眼睛也累得又痛又痒。但她真的很想在睡前先洗个澡,而如果就着Shaw的方式来的话,她们一天都得耗在这上面。

“走开。”Gen隔着门闷闷的说。

“Gen,是Root,我能进来么?”

还在么?”Gen问,狠狠的咬着‘她’这个字,就像世界上没有比这值得嫌恶的东西一样。Root从眼角看到Shaw咬了咬牙,瞬间明白这女人有一句更为尖酸刻薄的评论蓄势待发。

“停,”Root说,示意Shaw把地方腾出来,然后才开口,“她走了。”

Shaw骂骂咧咧的挪进了客厅,十分不爽的倒在沙发上。

Gen把门开了个缝,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往外看,确定Shaw没在后才把门打开让Root进来。Root关上门,靠着Gen对面的墙坐下,腿伸直和Gen的并排在一起。

Root耐心的等着女孩开口,Gen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用力吸着鼻子,拒绝看Root的眼睛。

“要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最后还是Root先开了腔,鉴于Gen已明显没有任何自发开诚布公的可能。

“是先挑起来的。”Gen厌恶的说,抱着手愤怒的绷着下巴。这简直就是Shaw在不高兴时的翻版,Root想。这相似度高得实在可怕,以至于Root得挣扎着才不让自己大笑出声。

Root紧紧抿着嘴,“挑起什么?”

Gen耸耸肩。

Root差点就翻了个白眼,她应该先找Shaw问清楚的,但事实上Shaw也不可能比一个孩子更能问出点什么。

“Gen……”Root警告道。

Gen叹了口气,“我要去Evan的派对,但她不肯给我买套新的衣服。”

“Evan是谁?”Root疑惑的皱眉。

“楼下那个。”Gen解释说。

“卷头发的?瘦得跟竹竿一样的那个?”Root问,模糊的记得好像在走廊里看到过一两次,而且有次他还差点用自行车把Shaw撞翻。

“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孩了。”Gen的语气里满是憧憬。

“啊。”所有的事都对上了,Root得再次挣扎着不让自己笑出声。Gen的品位或许有待提高,Root想,但话说回来,女校里也确实没多少选择。

“然后就因为这个,Shaw说我蠢透了。”Gen继续说。

「她当然会这么说」,Root想,「Sameen Shaw就跟锤子一样迟钝」。

“我带你去怎么样?”Root说。

Gen犹豫的看着她,而Root这才意识到这是她第一次和Gen独处,身边都没有Shaw和Harold。她忐忑的开始想着她到底有没有做对,Gen是否会直接拒绝她。但Gen只是暖暖的一笑,用袖子把眼泪擦干。“好啊,”她最后说,“但我还是不要跟Shaw说话。”她十分孩子气的补了句。

Root翻了个白眼,用膝盖亲昵的碰了碰Gen的腿,示意她起来。她跟着Gen出了浴室,女孩急急的冲回房间去穿鞋。

Root到客厅里时Shaw正躺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玩着她衬衫边缘的一根松线头,眼睛直直的瞪着天花板。Root从沙发靠背后探出半个身子,用了极大的耐心等着Shaw转眼看着她。

“我们要带Gen去买衣服。”

Shaw把嘴危险的抿成一条线,“我们?”

“我累得没法开车。”Root解释到,把一串钥匙在另一个女人眼前晃了晃。不能立刻去洗澡睡觉让她有些忿忿不平,得让Shaw和她同样不好过才会显得公平一点。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她俩吵架,但这是她得出手干预的第一次,而她不知道她能做到多好,毕竟,她们三个都还在苦苦挣扎着适应彼此的新室友。

但这并不是说Gen住进来之前事情就很容易,那时Root和Shaw才刚刚站稳脚跟,紧接着这个11岁的女孩就搬了进来,把所有的事都搅了个天翻地覆。Root发现一旦有Gen在身旁,Shaw都会显得特别踌躇,总一副暴跳如雷的样子,似乎把这当成了挡箭牌,似乎在证明些什么。

“这不是Finch的捷豹么?”Shaw说,一脸怀疑的看着那钥匙。

Root点点头。

“他知道?”Shaw皱着眉发问,但Root看得出她已经动摇了起来。毕竟,这可是Finch的跑车,Root不认为Shaw会错过这个机会。

“当然不知道。”Root说。

Shaw叹了口气,从她手里抓过钥匙,“好吧,但我真搞不懂她为什么一定要买新衣服。”

“就因为你自己除了一身黑什么都不穿,还一共只有五套衣服,”Root说,努力控制住她的脾气,“就代表其他人也该这样?”

Shaw拉下了脸,“随你怎么说,”她咕哝道,“反正我绝对不会下车。”她十分孩子气的补了一句。

Root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一天会过得无比漫长。

*

“Finch,我不是来给什么青春期青少年当保姆的。”Shaw对着电话嘟囔道。她正坐在车里,戴着太阳镜以阻挡夏日的阳光,一只手不耐烦的敲着方向盘,等着Root和Gen出来。「买一套愚蠢的新衣服要多久?」

“Miss Shaw,我也不是。”Finch心不在焉的回答,而她知道他不是在捣鼓他的那些书就是在弄电脑,“但在她们的宿舍翻新完成之前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除非你愿意看到她流落街头?”

“不。”Shaw不高兴的说,她还没那么残忍,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得为此而高兴。Finch给Gen安排了一套宏伟的暑期计划并声称一点都不会不方便,但现在所有人都看得出这计划结果如何。Shaw成了24小时全职保姆,这给她的怨念可不止一点点。

“不管怎样她都可以过来和我住,”Harold建议道,“但你我都知道上一次发生了什么。”

“对,”Shaw说,得意的笑了,“Finch,谁知道你竟然会怕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

“好吧,呃…”Finch清了清嗓子,“鉴于她一些……身体上的变化,或许她和你呆一起会比较好,毕竟你也曾少女过……吧?”他心不在焉的补上了那最后一个字。

“你真不是在拐着弯骂人?”Shaw冷嘲了一声,眉头皱成了一团。但Finch没理她,这让她短暂的思考了会儿他到底还有没有在听她说话。电话那头有Bear的声音,比起这孩子,她其实更情愿和Bear呆在一起,但她紧接着便觉得有些愧疚,最终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孩子在大部分时候其实也没那么糟,只要她不一天到晚的叽叽喳喳、把公寓里所有吃的一扫而空的话……毕竟,那些零食又不能自己变出来。这段时间里Shaw相当不好过,而她怀疑Finch正无比享受着这个过程,在过去几周里他说过无数次什么Gen在“让她成长成一个完整的人”这种鬼话,就像这是Shaw这辈子最大的困扰一样。

“Finch,你给的工资根本不够我做这些。”Shaw抱怨到。

“我给的工资根本就没有包括这部分,”Finch评论道,“你这样做是出自内心的善意,记得么?”

“内心的善意”包括任意使用Finch车库的权利,以及图书馆里的一个满当当的吧台。当然,都会是上等的酒,还不在一个年份。而且这都是Finch的原话,不是她的。

“说起这个,”Finch有些生气的说,“请告诉Miss Groves,我知道那辆捷豹的事。”

很明显,任意使用权没有延伸到Root身上,Shaw感伤的扫了一眼这车,“Finch,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她无辜的说。

Harold低哼了一声,像是不太相信她。Root和Finch间依然有些怨恨挥之不去,虽然大部分来自于Finch,但反过来说,Root基本上是一逮到机会就不遗余力的去惹他,其中,偷车便是Root热爱的方式之一。

“如果你实在受不了她,”Finch说,Shaw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又回到了Gen的话题,“你可以把她带到图书馆来,历史区的书需要重新编排目录,而且这里有很久都没清扫过了。”

“你想丢些杂物活给她?”Shaw问,但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可以列个清单。”Harold建议道。

“记得列长点。”Shaw说完便挂了电话,Root已从街头走了过来。

“终于,”在Root坐到副驾驶座后,Shaw开口,“怎么搞了这么久?”

“她一定要把所有的衣服都试一试。”Root解释到。

“那她人呢?”Shaw问,挫败的从车窗朝外看了一眼。

“她坚持要自己付钱。”Root说,抱着手闭上了眼睛。

“用的还是Finch的信用卡。”Shaw咕哝道,恼火的摇摇头。

“Shaw,别这样,”Root的语气里满是怀念,“你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孩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还记得么?”

“不记得,”Shaw直截了当的说,“为什么这么问,你呢?”

“我就没喜欢过男孩。”Root说,一脸得意的笑,色迷迷的朝着Shaw凑了过来。Shaw轻轻把她往外推了推,但Root还是成功的在她的嘴角鸡啄米般留下一个吻。

“你是不是又在跟Finch发牢骚了?”Root问,明显注意到了Shaw手里的电话。

“没有,”Shaw说,“顺便,他知道你开走了他的车。”

Root漠不关心的耸耸肩,明显不怎么在意她的宏伟偷车行动已经暴露,也毫不关心Finch的反应。Shaw不耐烦的敲着方向盘,嘴里咕哝着叫Gen快点。

Root侧头瞥了她一眼,“你们俩下次吵架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戏剧化?”

“说得倒容易,你又一直不在。”Shaw抱怨到,然后才意识到这话听起来是什么意思,她立刻转头看着窗外,但还是瞥到了Root嘴角扬起的那丝微笑。

“好吧,那我就不去管相关号码了。”Root说,在Shaw偏过头时,她已再次闭上了眼。这是Root回来后Shaw第一次有时间好好的审视了下这女人,而Shaw注意到了她眼睛下面深黑的眼袋,嘴角紧紧的抿着,全身几乎是瘫在座位上——她看起来筋疲力尽。Shaw开始想着这之后the Machine还会有多少个号码,而Root的身体还能撑多久。

“话说回来,你那个号码怎么样了?”Shaw问。

“不算什么事。”Root巧妙的回避了她。Shaw默默的揣摩着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又不是要Root来个详细解说,但偶尔还是希望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她干过这个工作,无非就是给披着政府外壳的the Machine追捕恐怖分子,她知道这有多么危险。

“停。”Root咕哝了句。

“怎么?”Shaw问,对另一个女人皱皱眉。

“别盯着我睡觉。”Root说,微微睁开一只眼睛对着Shaw怒目而视。

“是很烦,对吧?”Shaw说,她不止一次在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被另一个女人盯着。

“你知道还有什么也很烦么?”Root说,在Shaw迟疑的嗯了一声后继续道,“你一直说个不停。”

Shaw沉下了脸,转头在窗外寻找Gen的踪影,但视线内还是没有她的影子,于是Shaw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副驾驶座那个女人身上。Root还没睡着,不过看起来也快了,而Shaw这才意识到如果她不是忙着给她和Gen调解、最后得带Gen出来买衣服的话,Root现在本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

“你看起来很累。”Shaw静静的说。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睡觉?”Root嘟囔道。

“Root。”Shaw的语气里带着警告,她不是那个意思,而Root明明也知道。

Root重重的叹了口气,在座位上坐直,睁眼直直的看着Shaw,似乎想证明什么。她看起来真的很糟糕,而对此Shaw完全不打算避讳,但在她正要张嘴时,Gen回来了。

“你到底干嘛去了,搞了这么久?”Shaw说,声音严厉过了头,Root责怪的看了她一眼,但她没理她。

“我才不要跟你说话。”Gen怒气冲冲的说,抬手便把门摔上了,压抑的沉默瞬间便在封闭的车里弥漫开去。

Shaw咬咬牙点燃了车,毋庸置疑,这是个无比漫长的夏季。

她把怒火一股脑的全部泄在了纽约城市交通上,把喇叭按了个不停,还对一个胆敢在她拐弯时从正前方横穿马路的混蛋狠狠的比了个中指。在离公寓大概一个街区时,她接到了Finch的电话叫她们去一趟图书馆。

“Finch,说好的我今天休假呢?”Shaw嘟囔道。

“我们得过去。”Root说,声音低沉而严肃。她本已迷糊了,但现在看起来却十分的警觉,头微微偏向一边,双眼漫无目的瞪着前方。Shaw瞥了她一眼,立刻便知道一定是the Machine在说些什么,她把方向盘打死,在路中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和一辆BMW擦身而过,里面那男人疯狂的对她按着喇叭,但Shaw没管他,自顾自的朝着图书馆开去。

“Finch,我们过来了。”

*

“伙计们,怎么了?”Shaw问,大踏步的进了图书馆,Root和Gen紧随其后。Harold坐在他的老地方,周围环绕着一圈电脑,Reese正跟个保镖一样站在他旁边,和Harold一起抬头看着她们。

Harold朝她后面看了眼,视线落在了Gen身上,犹豫的开口,“或许……Gen可以带Bear出去在这一带走走?”

Gen虽特别喜欢Bear,基本是把他当成自己的狗一样带,但在听到Finch的建议后,她的脸迅速便黑了下来,明显不想错过他们四个人的谈话内容。看她那样子Shaw便知道Gen已打算反抗到底,她转头对着那女孩怒目而视。

“快走。”她抢在Gen开始叽叽喳喳之前厉声说。

“好吧。”Gen怒气冲冲的说,一把抓过Bear的项圈便重重的跺出了门。

“Shaw,休假还愉快么?”Reese问,一脸好笑的看着Gen离开,眼里闪着光。

Shaw没理他,转头看向Finch,“Harold,怎么了?有新号码了?”

“不完全是,”Finch说,突兀的站了起来,等确定Gen听不到之后才开口,“刚接到我在狱政局线人的通知,John Greer被释放了。”

Shaw瞪着他看了一会儿,她都不知道他们还有在狱政局的线人。然后她又瞥了眼Root,Root看起来一点都不吃惊,the Machine一定已经在她们过来时告诉了她。

“怎么回事?”Shaw问。

“一些法律细则上的问题。”Finch含糊的解释到。

“一点都不意外,”Reese耸耸肩,“鉴于他本来就是被陷害的。”

所有人都看向了Root,是她和the Machine一手导演了Greer的被捕和起诉,前后顺利无比,就像那些可卡因真是他的一样,而且看起来都还不是初犯,这样能让Greer在监狱里蹲久一点。整个过程都经过了精心策划,城内最好的律师也没能让他翻身。但明显的是,他们这方的好运只维持到了现在。

Greer被释放,Shaw开始担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John Greer不是那种有事放着不管的人,他不会放任他的敌人沉浸在胜利中而自己在角落里默默的舔舐伤口。Decima科技在没有领导人时跌跌撞撞的向前发展,研发出了很多合法的高科技产品。而现在Decima又将由Greer重新掌舵,他们会造出第二个Samaritan么?这个想法让Shaw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全身都有些发麻,她还记得逃亡过程中的那些日子,躲躲藏藏、担惊受怕,在孤独和无所事事中等着大难临头。

在Shaw提出第二个Samaritan的担忧后,Harold回答:“还不清楚。”接着他们又全部看向了Root,但她只是一直垂着眼沉默着。Shaw开始想着她是不是记起来了,记起来她曾有机会杀了Greer却又没能下手。或许Root应该下手的,Shaw想,「或许我不该只瞄准他的膝盖」。

“我们都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Finch说,“但我得承认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们要怎么做?”Shaw问,食指抖了抖,迫不及待的想扣动扳机和他们一战。

“先盯着他总不是坏事。”Reese建议道,Shaw点点头表示同意,主动要求她先轮第一班。“你不是一直觉得这很无聊么?”Reese问,眼里闪着了然的光。Shaw很喜欢跟踪侦察这种活,但跟着一个英国老男人明显不在她对有趣的定义范围内。不过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号码了,Shaw已无聊得想发疯,现在……能换换风景也不错。

“只要能出门就行。”Shaw咕哝道,想起了她和Gen最近这次的争吵。她的处理方式当真不怎么好,但好在Root即使出现了,没让她真做些什么蠢事出来。她又瞥了眼Root,不清楚她为什么依然如此安静。

Gen在这时回来了,Bear在她脚边一通乱叫。“你们在说些什么?”她问,Shaw立刻知道她先前一定在偷听,估计就根本就没把Bear带出去。这孩子从来就不听话,而这便是近来她们大多数争吵的主要原因。

“啊,Miss Zhirova。”Harold的音调愉快的上扬了起来,没理Gen那个问题,一瘸一拐的朝他的书桌走去,“我有些事想让你办。”他把一小张纸递给了那个女孩。

Gen犹豫的接过了那张纸,在看清上面是什么之后皱起了鼻子,“你知道这都是苦役干的活儿对吧?”

Harold瞪着Gen看了会儿,像是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Root随即轻咳了一声,向Gen那满满的购物袋示意了一下,都是用Finch的信用卡付的钱,在进来时被Gen随意的丢在脚边,这合着Shaw不容置疑的瞪视终于让Gen动了起来。

“好吧。”Gen呻吟了一声,又重重的跺了出去。

“啧啧,Shaw,你的魅力真是不比当年了。”Reese面无表情的说。

Shaw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对Finch说:“有什么情况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

“或许你最好换一辆不起眼的车,”在她离开前Finch开口建议道,“捷豹太惹眼了。”他意有所指的看着Root,像是在叫她把车停回原地,但Root只是冲他得意的一笑。

“没错。”Shaw说,把捷豹的钥匙递给了Root,Root冲她微微一笑,她们的手指短暂的相交了一会儿,让Shaw很想说些什么,想问问她是否还好,想说句迟到的“欢迎回家”然后再命令她去睡觉。但最后Shaw什么也没说,因为房里另外那两人正仔细的盯着她们俩的一举一动,但Root依旧了然的笑了,就像她知道Shaw在想些什么一样。Root这诡异的技能在一开始时让Shaw觉得毛骨悚然,其实现在也是。但她得承认,这让事情容易了很多,让她不必把所有事都明明白白的摊在所有人面前。

但这并不一定代表Root每次都会照她想的做。

TBC

电梯间

Chapter 2

评论
热度 ( 375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