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lowly Spirals - Chapter 6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61301/chapters/4484049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Chapter 10Chapter 11Chapter 12

---

Chapter 6

Shaw翻来覆去就只睡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她接受现实、明白自己绝不可能睡着时,她已又疲倦又烦躁。Gen的卧室门依旧禁闭着,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沉默。Shaw收束好自己暴躁的心情,起身过去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她,Shaw突然很希望Root在这里,因为Root会知道该说些什么,会知道怎么才能把Gen引出来。

Shaw在心里骂了几句,然后便朝厨房走去,翻了遍柜子看看她还剩下些什么材料,把有用的东西一个个往橱柜上堆。等一切准备好了之后,她开始动手做着薄煎饼,时不时就会向Gen的房间那儿瞟一眼,想着这孩子还到底会不会出来。

Shaw可能不太善于言辞,但她知道Gen不可能抵抗得了新烤的薄煎饼的香味,更不用说她还特地的在把那味道朝Gen房间那儿送。

当她做好了一碟之后,Gen终于蹑手蹑脚的出来了,小心翼翼的在橱柜前坐下,一脸不情愿。Shaw把那叠薄煎饼放在了她面前,Gen迅速的翻了个白眼又生生停住了。

在Shaw给煎饼淋着蜂蜜时,Gen都还在冷冷的瞪着她。

Shaw把叉子递了过去,“好吧,对不起。”

Gen短暂的低头瞟了眼下面的煎饼,舔了舔嘴唇。相对于那些残存的不快来说,饥饿感已经明显占了上风。

“好吧。”Gen温和的说,接过叉子戳进了她的早餐里。

Shaw向后靠在另一边橱柜上,看着她吃着早餐。

“Root呢?”Gen从满嘴的煎饼里挤出一句话,口齿不清的问。

“回安全屋了。”Shaw说,尽力不去想她们前夜的争吵,也不去想她说的那些蠢话。

“你是不是也惹她不高兴了?”Gen含沙射影的问。

Shaw移开了视线,“差不多吧。”她含糊的回答。

Gen又吃了几个,然后停了下来问了她下一个问题:“你也要给她做薄煎饼么?”

Shaw微微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脚尖。

“孩子,我觉得这可能远远不够。”Shaw静静的说。

Gen低头忧伤的看着她的薄煎饼,用叉子把剩下的那些拨来拨去。

“Root是不是病了?”Gen突然说。

Shaw僵住了,尽力不让自己显露出任何表情,她开始想着Gen到底监听了她们多久,她又到底听到了多少。

“为什么这么说?”Shaw小心翼翼的问。

“Shaw,我又不蠢,”Gen说,松手任由叉子倒在盘子里,“她看着像是病了。”

Shaw用力咽了咽喉咙,禁不住有些同意Gen的话。是的,这几天Root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好,不管她吃了多少药,也不管她说过多少次她没事,她都不怎么好。Shaw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既不表示肯定但也没否认,如果Root想让这孩子知道的话,她会自己告诉她。而这,Shaw尽力不去想这只是Root瞒着她们的那些事中的其中一个而已;不去想她会知道这个的唯一原因、只是Root在吞下一大口药时刚好被她撞见了而已,她只看了眼标签她便知道那药是做什么用的,她的医疗训练当场便促使着她做出了诊断和评估,其结果便是她从那之后都觉得胃里沉甸甸的,止不住的担心。

Gen还是忧伤的瞪着盘子不说话,低沉极了,Shaw重重的叹了口气。

“拿着。”Shaw说,从包里拿出Gen那个愚蠢的间谍手表在她眼前晃了晃。

Gen的脸立刻亮了起来,“你要把它还给我么?”

“是的,”Shaw缓缓的说,开始有些觉得这或许不是个好主意,“就……别乱用。”

“你是在暗示我不要去监听Root么?”Gen问,把手表戴在手腕上。

“没错,”Shaw威严的说,昨晚的事还让她有些恼火,但看在Gen的面子上她还是没让自己显得太过暴躁,“去把衣服换了,我带你去图书馆。”

Gen的脸迅速黯淡了下来,但她还是遵从了,准备回房换衣服。

“嘿,”Shaw叫到,在Gen走远前抓住了她的手臂,“你知道我不是那么讨厌让你呆这儿对吧?”她静静的说。

Gen笑了起来,“我知道,”她说,过了会儿又加了句,“我也不是那么那么讨厌留这儿。”

Shaw捏了捏她的手臂,然后把她朝卧室里推去,心里不禁有些满足。她弄出了许多乱摊子,但至少现在,她已收拾好了其中一个。

*

Root是惊醒的,醒来时脖子疼得厉害,再次证明沙发不是一个睡觉的好地方。她睡了三个小时,已是她近段时间以来睡得最多的一次,但这明显还不够,她依然觉得筋疲力尽。

她坐了起来,隐隐觉得有人在看她,Root往旁边扫了一眼,在房间另一头看见了Jason。她不知道他在那儿已经站了多久,但她没问。

“噩梦?”Jason问。

Root没有回答,她不想谈这个,也不想去回忆她又梦到了什么。

“你还好么?”Jason问,朝着她向前走了一步。Root很想敷衍过去,但接着便觉得谎言也没有任何意义。

“算不上好。”Root静静的说,身上还半盖着一条毯子,她低下头,发现她的手指正散漫的玩着上面的一根线头。她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会儿,没有觉察到Jason是何时走到她跟前的。

“这儿,我给你泡了壶茶。”他说,递给她一个杯子。

Root接过杯子,盯着上面螺旋上升的蒸汽,没有去喝它。但Jason把这当成了她的默许,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和她挨得很近,腿几乎碰在了一起。

“你和Shaw吵架了?”Jason问。

Root很想大笑出声——她们的整个恋情(如果你真打算这么叫的话,但Root觉得你应该不能)都建立在愤怒和攻击、以及她们俩内心深处那些阴暗的角落之上,吵架实在是常有的事。

“我觉得我一点儿都不会吃惊。”Jason说,移开视线没看她。

“你什么意思?”Root问,眼睛仔细的落在他身上。

Jason耸耸肩,“得了吧,这可是Shaw,她谁都不在乎,她也不可能在乎。”

“你不了解她。”Root冷冷的说。

“但我知道她给不了你想要的,也给不了你需要的那些。”Jason说。

“那你说我需要什么?”Root冷冰冰的说。他话里真诚的事实让她无从逃避,但她不想听。

Jason的眼神炽热了起来,深情的看着Root的眼睛,似乎想在里面寻找什么。而就在这时,Root才突然意识到Shaw在昨晚为什么会提起她和Jason,但在她来得及细想其中更深的含义之前,Jason就已经前倾过来、吻上了她。

Root的第一反应是推开他,第二反应便是想为自己的愚蠢狠狠的抽自己两巴掌。

Root把手压在Jason肩上用力将他推开,“你在做什么?”她说。

但Jason没有回答,也没有解释。就在这时,前门猛地一下被人推开了,Shaw和Gen走了进来,Root迅速把手从Jason肩膀上移开,很想后退几步离Jason远一点,但她怀疑这会比现在看起来的更值得怀疑。

但她注意到了Jason是如何轻松而随意的转身、在离开的路上对着Shaw的那一脸得意的笑……她开始想着她先前为何从没发觉这些。

Shaw对着Jason怒目而视,即便在他都已经消失后,她都还对着那方向瞪了好久。在她转过身时,Root能看到她在努力的收束自己是怒气,也知道这对她而言该是多么困难的事。

Shaw摇了摇头,像是要甩开脑子里的什么想法或是幻象,Root希望她能帮上什么忙,希望她能解释一番,但她的舌头就像被黏住了一般,让她全然无法开口。

“能让Gen在这儿呆一会儿么?”Shaw问,语调生硬,绷得紧紧的。

“没问题,”Root说,就好像这是她能决定的事一样,她冲着Gen微微一笑,“怎么了?”

“很明显,有人,”Shaw狠狠的说,意有所指的瞪着Gen,“有人觉得把图书馆的书都搬走会很有趣。”

Gen瑟缩了一下,“Harold真的很生气。”她说,声音低得几不可闻。

“我能想象,”Root说,这个时候她本该严肃一点表示点儿不赞同,但她发现她倒更宁愿笑出来,“他很在意那些书。”

Shaw的手机又响了,她恼火的接了起来,“又怎么了?”她听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由恼怒变成了困惑,“我怎么知道你那些愚蠢的首版书……”她顿住了,威胁的眯起了眼,低头瞪着Gen。Gen有些内疚的缩了缩,把她的背包抓得更紧了。

“Finch,等等,”Shaw说,一把抓过Gen的书包,拉开拉链朝里看了一眼,“真的?”

“怎么了?我只是还没看完而已。”Gen分辩到,眼睛看向了Root,Root立刻便知道她没有完全说实话。

“没错,Finch,我拿到了,”Shaw对着电话说,“好吧,行。”她十分不爽的挂了电话,死死的瞪着Gen。

Gen没有理她杀人般的目光,“Daizo醒了吗?我想玩孤岛惊魂3。”

“我不知道,”Root微微笑了笑,“要不你自己去看看。”

Root看着她消失在了房里,能感到Shaw的目光已重重的落在了她身上,她转过头,抬眼看了Shaw一眼。

“你们刚才好像还挺惬意的。”Shaw阴沉沉的说,Root不用问便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Root移开了视线,把那杯分毫未动、已渐渐凉下来的茶放在了茶几上,心里半希望着Shaw能就此夺门而出。当她再次抬起头时,却惊讶的发现Shaw却走到她旁边坐了下来。

“你忘了这个。”Shaw静静的说,递过来一个药瓶。

Root等着瓶子看了一会儿,“噢,谢谢。”她说,伸手去拿,但Shaw却没有放手。Root盯着她们紧紧相扣的手看了会儿,然后抬头看着Shaw。Shaw现在脸上的表情是她完全读不透的,阴郁而沉重,像是在进行着一场事关生死的战争。Root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是她所造成的,但她知道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便是把这表情从Shaw脸上抹去。

“听着,我……呃,”Shaw说,挣扎着组织着语言。Root静静的等着,知道Shaw最终一定也能说出来,知道自己一旦开口,说出的任何话都会如电火花一般让Shaw住嘴、再次把自己封闭起来。Shaw清了清嗓子,“我并不是要你把大大小小的所有事都告诉我,而且实话说,就算你真这样干了,我大概只会觉得你很烦。”

Root轻轻笑了起来,高兴的发现Shaw也在笑。

“只是……”Shaw继续说,“不管你在搞些什么……等你准备好了再告诉我行么?”

“好。”Root含混的说,带着鼻音,眼睛还有些刺痛。Root觉得整个世界都开始渐渐在她脚下崩塌,她在毫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还带着其他所有人一起。

“然后,帮我个忙成么?”Shaw问,Root点点头,不太敢说话,也不敢做其他任何事,害怕这会让她体内正汹涌澎湃的情感倾泻而出。“就……小心些。”

“Shaw,我——”Root沙哑的说,突然很想把所有事都告诉她。但接着她看到了Shaw的身后,看到Jason审视的目光,看到他来回看了她们几眼,眼神里满是自傲,像是给自己证明了些什么。而这,让Root停住了,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

Shaw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身后,在看到Jason时用力甩开了她的手,而这次,她确实是夺门而出了,门关上时那响亮的声音在屋里回荡了好久。

“对不起。”Jason咕哝了句,但一点都没有对不起的样子,然后他便一言不发的消失在了他的房间里。

Root擦干了眼睛,在看见Gen进来时冲她笑了笑。

“Daizo还没醒,”Gen说,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他用日语朝我吼了些什么,我觉得那些不是好话。”

Root微笑了起来,向后倒在沙发上,用眼角仔细的观察着Gen,“不要先告诉我你拿了Harold那些书的原因么?”

Gen轻轻耸了耸肩,在Root意有所指的目光下重重叹了口气,“好吧,”她说,“我想弄清楚他的编码。”

“编码?”Root问,忍不住皱起了眉。

“是啊,你知道的……那些号码用的?你们总在忙的那些。”

“Gen……”Root小心翼翼的说,猛然意识到了这孩子有多敏锐,意识到了这有多么的令人忧心,因为Gen让她想起了她自己,而这才是让她最为恐惧的一点,“你真的,真的得不能再到处乱监听了。”她的语气不怎么友善。

“但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Gen抗议道。

“Gen,”她温和的说,“我们不告诉你是有原因的。”

“为什么,因为我是个愚蠢的小屁孩?”Gen不高兴的说。

“你不是愚蠢的小屁孩,”Root说,用肩膀轻轻的碰了碰Gen,“你很聪明,事实上是太聪明了。”

Gen漫不经心的耸耸肩,朝Root靠近了些,Root开始觉得有些不舒服,Gen在她身旁时总显得如此随意,如此自然而平常,但Root觉得她不配,不配被Gen如此对待。她急切的想做些什么,给她和Gen之间拉开点距离。

“你吃早饭了么?”Root问。

Gen点点头,“Shaw给我做了薄煎饼。”

“你们和好了?”Root说,做饭对于Shaw来说是一个极端重大的示好,不管其目的是为了什么。

“你们还没么?”Gen静静的说。

Root忧伤的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也不需要再说什么了,Daizo 推门走了进来,头发以各式各样的角度狂乱的立在头上。Gen立刻开心的笑了起来,尽管Daizo在马着脸狠狠的瞪着她。

“现在能让我玩X-box了么?”Gen激动的问,“我一定会把你打得屁滚尿流。”

Daizo翻了个白眼,“能让我先把早饭吃了么?”他打了个哈欠。

“好吧,”Gen跳了起来,“吃快点。”在Daizo吃完之前,她一直在他的手肘旁边蹦来跳去,叽叽喳喳的催个不停。

*

Shaw一走近图书馆,Finch就气势汹汹的逼了过来,从她手上一把抓过那个装满首版书的书包,然后把一箱厚实的精装书丢在了她怀里。Shaw对着他的阴沉沉的背影拉下了脸,跟着他朝图书馆里面走去,一路上Harold都在抱怨他又要重新整理归类。

“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Shaw说,把那堆书丢在Finch书桌旁的空地上,向旁边瞥了一眼,发现Reese正在从书架上拿些什么,“小孩子的玩笑而已。”

“Miss Shaw,大不了的是,”Finch简洁的说,从Gen的书包里一本本朝外拿着他的书,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桌上,“我们今早有了新号码,而这让我不知道那是谁。”

Shaw皱了皱眉,模糊的记起Reese曾告诉过她Finch是用杜威十进制系统来解码那些号码的,“我以为the Machine已经进化到可以直接把号码给我们了?”Shaw问,然后才意识到这话有多么的像是Root会说的话。

“看来the Machine还是决定用老系统和我们联系。”Reese耸耸肩说。Shaw冲他皱了皱眉,这让她有些不舒服,但其他人似乎毫无察觉。自从她和Root间的这东西开始之后,她和the Machine就有了更为直接的联系,可能是因为这个才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对Shaw来说,the Machine的这个改变还是让她颇有些担忧。

Finch把最后一本首版书砸在了书堆上方,“可能我就不该让Genrika和你呆在一起,她已经染上了Miss Groves的那些陋习。”

“Finch,你不能这么说。”Shaw说,虽然她已不止一次的希望Root能别用偷车这种把戏来刺激他。

“没错,”Reese同意道,这让Shaw有些惊讶,“Gen和Root还挺好的,反正比和Shaw要好。”

Shaw对着他怒目而视,“Reese,真是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尽管如此,”Harold说,“Genrika也应该自律一些,可能我应该让她过来和我住一段时间。”

“Finch——”Shaw开口,她确实抱怨过无数次、也不想忍受一个青少年那变化多端的情绪,不过她还是不喜欢这个主意、一点也不喜欢。但Finch没理她,一瘸一拐的朝图书馆里面走去。

等她确定Harold走远了之后,Shaw开口:“他有些反应过头对吧?”

Reese耸耸肩,“他不喜欢有人乱动他的书。”

但Shaw怀疑还有些其他的原因在里面,因为他几乎是立刻就把事情怪在了Root头上,这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可能我们应该给他留点空间让他冷静冷静。”Reese提议道。

Shaw点头表示同意,“想帮我给Greer那儿装点监控么?”

“还念念不忘让他溜了的事?”他问,得意的笑了。

Shaw拉下了脸,“晚上的时候你还不是也让他溜了。”

“晚上的时候我可能是让他溜了,”Reese纠正道,和她一起往出走,“但我们知道你肯定跟丢了他。”

“随你怎么说。”Shaw恼火的咕哝了句,而Reese依然低着头,沾沾自喜的冲她笑着。

*

Daizo和Gen让Root腾出沙发给他们玩游戏,而Root发现自己便只能毫无目的的在公寓里乱晃,这里比原来整洁了许多,她怀疑这是Daniel的功劳。他总是他们三个里面最井井有条的那一个,不太可能把他的东西到处乱丢。

最后,Root翻了个没用的笔记本出来,坐在餐桌上把她能找到的关于那个幽灵的所有信息又看了一遍,想看看是否有什么遗漏。但这些东西她都已经烂熟于心,她也知道不可能有什么新信息会突然冒出来解决所有的疑问,不过她完全不打算放弃,还是试探性的放出了些风声,心里已经有了三个模糊的计划。

当听到Jason进来时她抬起了头,合上笔记本不想让他看到她在干什么,不然他肯定还会讲一堆的大道理。Jason短暂的瞥了眼她手上的电脑,而就他脸上的表情来看,她知道Jason心里十分明白她在干什么,而且,他一点也不喜欢。

Root注意到了他脚下的行李箱,疑惑的挑挑眉,在他来得及说话之前开了口。

“要去什么地方么?”她问,略显疏离,尽力不去想他的唇与她相接时的那个感觉,不去想他那刺刺的胡子是如何划过了她的下巴。

“呃,是的,”Jason说,短暂的瞥了眼行李箱又抬头看着她,“打算去我哥哥那儿呆几天……给你留点空间。”

“Jason。”她警告道,不喜欢他看着她时的那个表情,是如此的热切而满是希冀。

“考虑下我说的。”末了他又加上了一句。Root咬了咬嘴唇移开了视线,假装她根本就不会去考虑,而其实Jason的话已在她脑海里萦绕了整整一上午。她盯着Gen和Daizo看了会儿,Gen刚赢了一局,正高兴的欢呼着,Root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Jason提起箱子朝她走了一步,伸手别开了她脸上的一缕头发,Root朝后缩了缩,他立刻便放下了手,随意的垂在身旁。

“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他静静地说,然后离开了。Root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想着她为什么先前都没有发觉。她有些好奇还有谁知道,因为在现在看来,这事还挺明显的。Daizo和Daniel大概都知道,Shaw肯定知道,还明显不怎么高兴。一个会嫉妒的Shaw,这让她有些莫名的感动,同时还觉得挺有趣的。但她不想要这样,这嫉妒来得毫无缘由,因为她和Jason间又不可能发生些什么,但Shaw却似乎不这么想,而这让Root突然觉得有些恼火。

Gen又欢呼了起来,吸引了Root的注意。她起身晃到沙发后看着他们玩了一会儿,每当Gen咄咄逼人的摆弄着游戏手柄时,她都有些忍俊不禁。

“你们今天还打算挪窝么?”Root问。

“可能午饭的时候会停会儿。”Gen心不在焉的说。

“可能。”Daizo同意道。

当Daizo的角色用一个手榴弹击中Gen的时,Gen恼火的吼了一声,“这是作弊。”她抱怨道。

“你们不觉得这游戏挺蠢的么?”Root说,其实她不知道这游戏如何,她只是想看看这两人还有没有在听她说话而已。

“一点都不蠢。”Gen说。

“史上最伟大的游戏。”Daizo补充道。

“随便你们吧,”Root说,“我要出去会儿。”

Daizo疑惑的看了她一会儿,在Gen突然解除暂停时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游戏上。“你需要我一起么?”他问,短暂的瞥了她一眼。

Root在他眼里看到了满满的担忧,但最后决定假装没看到,“不用了,”她说,“谢谢。”

Root没有给他抗议的时间便迅速走出了门,她没有车,也想过要不要再去Harold那儿借一辆,但在想到上一辆的下场之后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也还没想好如果被问起那辆奔驰的下落的话她该如何回答,Harold一定是会问的,而这又会引来一堆她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问题。所以最后她只是拦了辆出租车,横穿整个城到了昨晚的那个街角。在靠近那儿时她有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只不过这次没有四个壮汉和一堆毒贩子来杀她,只堆满了警车,七辆上下的样子,旁边云集了一堆忙碌的警察。

Root设法穿过了警戒线,朝那个曾经是Austin Devine的老巢的地方走去。她打算控制住Austin,问他些关于幽灵的事,但在跨进公寓里的那一刻,她便知道这已绝不可能了,里面满是警察和法医,围着Devine的尸体团团转。她是从那个满是纹身的手臂上认出那是他的,他的脸已被上面的弹孔撕扯得血肉模糊、完全无法辨认。她沮丧的意识到这是她最后一条可循的线索,而这也如狂风中的耳语般再也无迹可寻。

这幽灵扫尾也扫得如此干净。

“我就知道你肯定脱不了干系。”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

“Lionel,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Root说,从肩上回过头扫了那个警探一眼。

“没错,你一点不知道。”Fusco嘘声说,把一堆照片甩到了她眼皮下面。Root瞥了一眼,这无疑是昨晚监控拍下来的画面,上面赫然有着她和Daizo。

“要告诉我你和三号书呆子在这儿做什么吗?”

Root冲他甜甜的笑了,嬉笑着说:“告诉你了还怎么玩?”

Fusco对她怒目而视,“听着,甜心宝贝,我现在就可以当场逮捕你。”

Root对此嗤之以鼻,她进来的路上其他警察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这代表Fusco没把那照片给其他人看,同时也还小心的保证了不让其他人发现。在给他们打掩护这方面,John无疑把他训练得很好。

“那你至少知道这是谁干的吧?”Fusco问。

“不清楚。”Root说。

Fusco仔细的盯着她,“干的?”

“真是我干的我还会回来?”Root皮笑肉不笑的说。

“你说呢,我怎么会知道疯眼汉的逻辑。”Fusco怒气冲冲的说,同时谨慎的观察着她,就像她杀了Austin Devine一样,这让Root觉得有些受伤,不过她没把这情绪表现出来。但话说回来,如果Austin还活着,在她审问出她要的信息之后,她也还是会杀掉他的。Root不知道她该对这做何感想,但如果the Machine还在说话的话,肯定不怎么高兴,会在她耳朵里表达一堆的不赞同。但反正the Machine也没说话了,而Root觉得她一点儿都不在意一个龌龊毒贩的死活。

“你真要为几个毒贩跟我在这儿牢骚这么久?”Root问。

“我在牢骚后面的那些文书工作,”Fusco抱怨到,“还有我其实是在给你收拾乱摊子。”

他的鼻孔简直就要喷出火来,Root对着他又是一阵笑。

“在我改注意之前赶紧走。”Fusco咬牙切齿的说。Root考虑了会儿要不要留下来再玩上他一会儿,但随即便觉得他估计会为此发一下午的牢骚,这不怎么划得来,所以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犯罪现场,准备回安全屋去。

Root决定走回去,到的时候时间已接近傍晚,然后她毫不惊讶的发现Daizo和Gen还是她走之前的那个姿势,只有他们脚边四散的外卖盒证明他们曾动过。Root看他们玩了一会儿,很快便无聊了起来,决定带Gen回去,而且她也需要点干净的衣服。

“小鬼,来,”Root说,揉了揉Gen的头发吸引对方注意,“该走了。”Gen分心的时间已足够她输掉这场比赛,Daizo咧着嘴沾沾自喜的笑了,她恼火的发了句牢骚。

“五局三胜?”她恳求道,末了又加了句,“求你了?”

Root翻了个白眼,“Gen,你都玩了一天了。”

“就一局,我保证。”Gen说,换上了她那标志性的小狗般无辜的眼神,Root没有上当,回头用日语对Daizo说了些什么。

“好吧,再一局。”Root说。

Gen眯起了眼,“你是在叫他让我么?”

“你还会日语了?”Root说,被吓了一跳。

“不会,”Gen傲慢的说,“我只是不蠢而已。”

Root夸张的叹了口气,“快点。”

他们又开了一局,Root坐在一旁的空椅子上,心不在焉的看着他们玩,无聊得要死。

“你最好别想着让我。”Gen说,指控般的对Daizo竖起了跟手指。他无辜的耸耸肩,接着在游戏里做了件与“让着她”完全相反的事。Gen得寸进尺的还想来七局五胜,但还是败在了Root已烦得滔天的怒火下,而Root终于在这孩子再做出进一步的抗议前把Gen推出了门。

她们沉默的走过了几个街区,夏末的清风让她俩都有些发抖,Gen时不时就侧头看她一眼,让Root知道Gen一定有什么想问她。

最后Gen开口发问:“你今晚不会留下来对么?”

Root咬咬嘴唇没说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不管她和Shaw间有什么问题,受到影响的已不止是她俩,而这让她深深的恐惧起来,恐惧着Gen已有多么的依赖她们。这是份不请自来的责任,她也从没想要过,但一想到这之前是什么样、在只有她和Shaw还有the Machine的时候、在这之前只有的时候,好吧……光是这个想法都让她觉得全身发冷,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过了会儿,Gen抱怨说:“大人们都好蠢。”

“哦天,还真是谢谢。”Root说,微笑了起来。

“但你们真的是这样,”Gen说,“你知道你们吵的那些东西有多蠢么?”Gen的眼睛微微张大了,“但我不知道你们具体在吵什么啊,因为我真的没有监听你们。”Gen顺溜的撒谎道,Root突然觉得有些骄傲。

“Gen。”Root说,用一个严厉的眼神阻止了Gen那一连串的问题。她们在沉默里又走了五分钟。

“你知不知道…她今早挺想你的。”Gen静静的说。

Root翻了个白眼,“我就离开了一天不到。”

“那又怎样?”Gen傲慢的说。

“Gen,”Root叹了口气,停下脚步低头认真的看着她,“这没那么简单。”

“但这也没那么复杂,”Gen回嘴,然后她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还没把她弄明白对吧?”

“什么?”Root说,眉头因困惑皱成了一团。但Gen只是继续冲她笑着,然后顺着街道蹦蹦跳跳的朝下走去,似乎很是为自己骄傲,而Root全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Root正准备跟上,但耳里传来了一阵静电声,让她僵在了原地。

The Machine,一定是她。

Root站在原地仔细听着,看着Gen自顾自的往前走,但那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高,让她不得不用一只手捂住耳朵。

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个警告,但Root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不可能是她自己,因为近来她已经历过太多生死关头,而the Machine从未这样警告过她。

然后她便知道了,知道了the Machine在警告她什么,恐惧瞬间便如极夜般笼罩了她,将她的心攥得死死的。

Root抬起头,但Gen已经绕过了拐角,而她可以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可以听到车在急刹时轮胎与柏油路面间尖锐的摩擦声,可以听到Gen在惊恐的叫着她的名字。

Root跑了起来,但她的脚步艰难得像在流沙中前进一样。当她跑过拐角时,呼吸已急促混乱了起来,Root无助的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心脏正疼得像是被扎了一刀一样。

她瞥见了一只粗壮的手,抓着Gen的腰把她往一辆厢车里绑,看到了Gen眼里满满的恐惧,她还在叫着Root的名字,而Root却只能无助的看着,任由它发生。

厢车的门关上了,和当年的图书馆一模一样,Gen的脸和Hanna的叠在了一起,而小Sam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之外却什么也做不了,然后用余生来忏悔着她为什么不做点什么。

她的心脏在徒劳的挣扎着,在打着一场无望的战争,其跳动的速度之快,像是要生生从她体内蹦出来。而随之而来的疼痛是如此尖锐而剧烈,她这辈子最为可怕的疼痛,像是有一颗子弹准确的撕扯过了她的胸膛。Root全身都绷紧了,不受控制的跌倒在了地上,她笨拙的在口袋里摸索着那瓶药,双手颤抖得太过剧烈,以至于大部分药片都在入口前落在了地上。但她强迫自己吞下了它们,强迫自己呼吸,吸气、吐气……用意志抵抗着疼痛、直到它变成一阵阵麻木的钝痛……吸气、吐气……不让自己去想那双无助而满是恐惧的蓝眼睛……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最后,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之后,她终于能正常呼吸起来,身体也终于有了点反应。

但她没有动,她动不了,不知道该做什么、要去哪儿,也不知道怎么去,不知道该如何站起来。

她的手机响了,遥远得如同回声一样,如同电钻一般钻入她的耳朵,直到她再也无法忽视,直到她的生物本能开始提醒她,在说着「这很重要,立刻接电话」,她迟钝的想着是不是the Machine,有些奇怪是怎么钻进她脑子里直接和她对话的。

Root接起了电话,手依然剧烈的颤抖着,而她发现自己完全说不出话。

“我告诉过你,闪开。”

这声音如此熟悉而又冰冷,集合了这世上所有Root讨厌的东西;这声音如此模糊而空洞,同它的主人一样。

在一片浓重的窒息感间,Root挤出了一句话:“不——别。”她闭上眼,好像这样就能隔开所有的事、让世界都远离她、让她不必如此的疼痛。「求你别伤害她」。

她本以为他会笑、会拒绝,但他直接挂了电话,只留给了她一串忙音。

TBC

电梯间

Chapter 7

评论
热度 ( 199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