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lowly Spirals - Chapter 10 & Chapter 11

秋乙一:

授权&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_→(戳我)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61301/chapters/4690542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61301/chapters/4805511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Chapter 10Chapter 11Chapter 12

---

Chapter 10

Shaw的眼睛一直没从Daizo身上离开,她强迫自己看着他,看着Jason留下的恶果,决定不让自己感觉到什么。这很容易,能轻松的排开一切情绪,假装它们从未存在过一样。

她走到房间另一头,发现Bear正躺在沙发旁。她蹲下来,欣慰的发现他还在呼吸,Shaw伸手检查了一番,发现他应该是被人踢断了几根肋骨,除此之外便并没有什么大碍,可以让她先去处理些其他的事。

Jason依然昏迷着,不过肩膀上的枪伤已没再流血。她把他的手牢牢的绑在前面,挣扎了会儿要不要先把他的伤处理了,但最后决定或许不处理更好。

然后她才意识到她的手机在响,也不知道响了多久。她机械的伸出手,沉默的接通了。

“MissShaw?”Finch说,声音带着点惊吓,“你在安全屋了么?”

“抓到Greenfield没?”Reese以同样音量说,明显是开了免提。

“嗯。”Shaw说,声音低沉又沙哑,她不太确定他们有没有听到。

“MissShaw,我们这里出了一点状况,”Finch说,“我本想从the Machine的基础代码里去掉Mr Geenfield的那些干扰,但这些操作便激活了一个隐藏病毒。”

“像个绊网,”Daniel解释道,“我们不可能事先发觉。”

“他们是在说,”Reese阐释说,“如果不及时阻止这个病毒的话,它会杀死the Machine。”

“而且Mr Greenfield大约是唯一能阻止它的那个人。”Harold说。

Shaw并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而实话说她也没听,发现自己并不怎么关心theMachine,也不太关心那些其他的问题。

她没说话,电话两边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Harold又开了口:“Miss Shaw?还在听么?”

Shaw依然没有反应,她盯着地上的那些血,看着它们将地毯渐渐浸红。

“Shaw?”Reese催促说。

“Daizo死了。”Shaw说,电话那头立刻沉默了。她不喜欢这样,这沉默似乎掏空了她体内所有的东西,只留下一个空壳,令人窒息,而她迫切的需要些噪音、需要些疼痛和尖叫。

半响后,Harold才开口:“天……”

“Shaw,”Reese一字一句的说,“Root没事吧?”

Shaw清了清嗓子,“没事,我刚好赶上。”

“Shaw——”

“但没来得及救下Daizo。”Shaw补充道,视线终于从血泊上移开了。

“Shaw,”Reese说,“你得把Greenfield带过来。”

“我得先照顾好Daizo。”Shaw说,她至少欠他这么多。

“Shaw,我们没时间了,”Reese说,“我叫Leon过来,让他来。”

Shaw重重的咽了咽喉咙,“我尽快。”她说,然后挂了电话。但她并没打算立刻行动,她还不想离开,不想把Daizo一个人留在这儿。她的理智告诉她这不重要,告诉她Daizo已经死了,她留不留下都没差。但她依然不想离开他,也不想把Root一个人留在这儿。如果Root从房里出来,Shaw不能确定她会作何反应。

因为她有些不安。Root的那些话虽大部分都是实话,而Root明显是想用那些话来伤她、刺激她(她或许也活该),但当那些句子从Root嘴里吐出来时,她依然觉得不安。就像Root在渐渐把自己封闭起来一样,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毫无感情的空洞、把自己变成了

不去感觉到任何东西、不去在乎,Shaw知道这有多么的容易。

地上的Jason突然动了动,Shaw立刻走了过去,握紧了手里的枪以防万一。

Jason抬起头看到了她,然后大笑了起来,笑声迅速的变成了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挣扎着控制住自己,靠着墙撑起身子,像是耗光了所有的力气一样,“接下来……你要威胁说杀了我?”他漫不经心的问,像是完全不在乎她会做什么一样。

“Jason,我不会杀你,”Shaw冷冷的说,“你不配。”

“噢对,”Jason嘲笑道,“因为你现在是好人了。”

Shaw微微抬起来下巴,没说话。

“都不问我为什么?”Jason问。

“我不关心。”

Jason得意的笑了,“Shaw,你一直都不会撒谎。”

他伸头朝她身后望了过去,她没有顺着他的视线朝后看,她知道他在看Daizo。傲慢渐渐从Jason的脸上消失了,他微微低着头,像是有些遗憾和不齿。Shaw犹豫着想了会儿这是否也是他装出来的,但她接着便决定不要相信Jason的任何话或是动作。

“我从没想……”Jason静静的说,“他非要跳出来挡在中间。”

Shaw咬了咬嘴唇没说话,因为一部分的她很高兴Daizo这样做了,这样地上那人便不会是Root。

“本来没人会受伤,”Jason说,“但你们一定要步步紧逼。”

“你就是这样为自己开脱的?”Shaw问,“把所有事都怪在我们头上?”

“工作而已。”Jason说,就像这能解释所有的事一样。

“Jason,你玩了我们很长时间。”Shaw说,想着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发现。他们没人发现,the Machine也没有,在它被Jason染指之前都没有。

“也不是一直都是。”Jason说。

Shaw嗤之以鼻,“绑架儿童、杀人……而且鬼知道你还为你所谓的工作做了什么……然后你还想让我相信你不是一直在玩我们?”

“你知道的,”Jason状似随意的说,“你把这些东西数落得罪恶滔天,但这跟Root原来做的那些事有什么区别?”

Shaw咬咬牙,把枪抓得更紧了。

“而且她比我还更愿意弄脏手,”Jason继续说,“我和Root……我们是同类人。”

这句话足够让Shaw朝他扑了过去,她抓着他的衬衫领子把他狠狠的砸在了墙上,脸威胁的逼近了他。

“她和你一点、都不同。”她威胁说。

“只要能帮你晚上睡个好觉的话,随你怎么说。”Jason说,一点都没被凑到他面前的那把枪吓到。

“Jason,你个人渣。”Shaw咬牙切齿的说,狠狠放开了他。

在她后退时Jason得意的笑了,她知道他是在激她、想让她发怒做些蠢事出来,但她绝对不会让他得逞。

“告诉我怎么阻止那个病毒。”她说,没错过Jason闻言微微瑟缩的动作。

“先告诉我the Machine在哪儿。”Jason说。

“门儿都没有。”

“那好吧,”Jason说,“那么看来深受大家喜爱的上帝要永远消亡了。”

“不,”Shaw说,“我不觉得你或者Greer会让这事发生,所以你的后备计划是什么?”

Jason轻轻笑了出来,“想听我那些肮脏的小秘密?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对,”Shaw说,拉下了保险栓,“你会告诉我。”

但Jason只是笑得更开了,这让Shaw觉得有些不安,就像被直接看穿了一样。

“这就对了,”Jason说,Shaw威胁的眯起了眼,“你何苦这么忍着,来啊Shaw,开枪啊,谅你也不敢。”

Shaw抿着嘴,什么也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她不打算让他得到满足。

“你是怎么做到的?”Jason问,仔细的盯着她。

“做到什么?”Shaw吼道。

“假装你什么都感觉不到?”Jason说。

他的话如当头一棒击中了她。Shaw咽了咽喉咙,“谁说我是在假装的?”

Jason没有回答,接着门口传来了一声敲门声,分散了他们俩的注意。Shaw威胁了他两句叫他不要动,走到门前从猫眼向外看了看之后开了门。

Leon谨慎的看了她一会儿才走了进来,然后他便看到了角落里被绑住的Jason,接着是地上失去意识的Bear,然后……他的视线最终落在了Daizo身上,脸唰的一下便白了。

“呃,”Leon说,“到底发生什么了?”

Shaw揉了揉后颈没有回答他,注意到了他身上草草套上的紧急救护员制服,知道Reese一定是叫他立刻赶过来,他身后还有个医护担架车,腋下还夹着黑色的运尸袋

“拿进来,”Shaw说,朝担架指了指。

Leon没发表异议,照着做了,她沉默的看着他把运尸袋在Daizo身旁展开。

“呃……你能……”Leon开口,含糊的朝尸体示意了一下,视线一直躲躲闪闪,“我一个人抬不动。”

Shaw重重的咽了咽喉咙,然后点点头,过去帮着Leon把Daizo的尸体放了进去,在Leon拉上拉链盖住他的脸时,她才终于叹出了一口不知道憋了多久的气。他们把尸体抬上担架车后,Shaw发现自己瞪着地上的那些血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

“照顾好他,”她静静的说,“他本不应如此。”

Leon似乎被她吓住了,呆了会儿才推着担架车朝门走去。

“他在日本还有家人,”Jason突然说,Shaw转身狠狠的瞪着他,却发现他正低头看着自己脚尖,“一个姐姐,她或许会想要给他办个葬礼。”

Shaw看着Leon,“你有没办法可以……”她没了声音,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我认识些人能办得到。”Leon静静的说。

等确认Leon走远了后Shaw才转过来走到Jason跟前。

“起来。”Shaw吼道。Jason抬起头,朝她晃了晃他被绑着的手,Shaw翻了个白眼,粗暴的抓着他的手肘把他拉了起来。

“告诉我怎么阻止病毒,”她说,把他朝门推了过去,“如果你不打算告诉我的话,你就尽可以和Reese好好聊聊了。”

Jason的脸明显苍白了一些,用力踩着脚下的地毯,“听着,就算我想,我也不知道怎么做。”Jason迅速说。

“你是什么意思?”Shaw说。

“只有一种特定的装置才能阻止这个病毒,就是我说的那个接入器,我当初就是特地这么设计的。”

“它在哪儿?”Shaw问。

“Greer帮我造的,”Jason解释道,“应该还在他那儿。”

“哪儿?”Shaw问,不确定要不要相信他。

“很明显,Decima科技。”Jason说,就像她问了个其蠢无比的问题一样。

“走。”Shaw说,把他朝门推了一把,“如果你胆敢乱动,”她警告道,“下一发子弹就绝不会只是擦伤而已了。”

Jason认命般抬起手,照她说的做了。

在出门前,Shaw允许自己最后往回看了一眼,Root房间的门依然禁闭着,从Shaw离开后就没发出过任何声音。不愿意去想这意味着什么,她强迫自己转身离开,强迫自己压下那股走回去的冲动。

反正,Root现在也不可能听进去她的话,明显也不想看到她。Shaw很理解,她不可能因此而怪她。

在往车走的路上Jason一直都没有异动,毫无怨言的坐进了副驾驶位,在开车时Shaw一直把枪保持在触手可及的范围内,看Jason的时间比看路的时间都还要多,时不时就会朝他瞥一眼确保他没有任何动作。她没发现左边那辆卡车是什么时候闯过红灯冲过来的,等看到时已经太迟了,卡车狠狠的撞在了她旁边的门上,让整个车都猛烈的翻转了起来。

车终于停下后,Shaw恍惚了好一会儿,与此同时Jason抓起了一片从挡风玻璃上碎下来的玻璃。她第一反应便是伸手抓枪,但左手却完全动弹不得,右手又够不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Jason给自己松了绑,然后她的世界便黑了下来。

*

Shaw醒来时,Jason已不见踪影,而她的头正一跳跳得疼得厉害,速度之快之猛,像是大脑要直接爆炸一样。她闭上眼,感觉到额头上湿了一片,立刻想抬手检查,但左手依然不能动弹,她用右手小心翼翼的试探了一下,才意识到肩膀脱臼了,她抹过额头,只留下了一手的血。「脑震荡」,她想,挣扎着想保持清醒,但这实在太过艰难,疼痛正如电流般传过她的全身,让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接着她在恍惚间看到有人朝车这里走了过来,而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人手里正拿着枪。

枪声响了,但身上并没新添上什么伤,她这才意识到倒下的是另一个人。她模糊的听见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名字,但那声音遥远又含糊,就像她正沉在水下一样。接着Fusco的脸便出现在了驾驶座旁边,他抓着她没受伤的手把她拖了出来。

Shaw躺在地上,避开左手用力撑起自己,好靠车坐着,尽力平稳着呼吸,“Greenfield呢?”

Lionel耸耸肩,“这里没别人了。”

Shaw意识到这场埋伏应该是Jason计划好的,尽管她不知道他是如何又是在什么时候办到的,但她可以肯定地上那个昏迷不醒的是Decima的人。

“你是怎么……”她开口,说出的每一个字都给她的脑袋带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像有人正拿着榔头往她的头上敲钉子一样,让她觉得又晕又恶心。

“Reese打给我的,”Fusco解释道,“他说你一句话没说就冲了出去,说你可能需要后援,你还好吧?”

“不太好,”她虚弱的说,“我们得回安全屋去。”

“我不能离开现场,”Fusco立刻激动的反驳道,“我刚开了枪。”

“Lionel。”Shaw咬牙警告道。

“好吧。”他说,扶她站了起来。她甩开他的手,自己朝他的车走了过去,路上尽力不被自己的脚绊倒,不让自己直接晕过去。

Fusco无言的开车把她带回了安全屋,但里面漆黑一片、空无一人,Root房间的门敞开着,让Shaw沉甸甸的意识到她已经走了。

但她还是进去确认了一番,里面没人,空荡荡的,让她觉得有些发冷。Shaw知道Root去了哪儿,如果Root想要复仇的话,目标便只可能是那一个地方。

Shaw回到客厅里,发现Fusco正站在那个染满血的地毯旁边,“要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什么了吗?”Lionel问。

但Shaw没理他的询问,重重的坐在沙发上,“来帮我弄下我的肩膀,它脱臼了。”

Fusco狐疑的看着她,“我不——”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她说,声音绷得紧紧的,用头朝房间那边的酒柜示意了一下,“拿上那瓶威士忌。”Fusco照做了,拿了酒和酒杯过来。

“你知道我已经戒酒了对吧?”他说。

“蠢货,是我喝。”Shaw说,懒得管杯子,从他手上一把夺过那瓶酒,直接用牙咬开酒盖对着瓶子就是一大口。

她叫Lionel照着她说的把肩膀接回原位,咬牙撑过了结束时那阵钻心的疼痛。Lionel额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谨慎的盯着她看,像是在怕自己做错了。

“没事。”她说,转了转左肩以示真的没事,好让他平静下来。肩膀依然疼得难以忍受,估计还会疼上好一阵,不过她决定暂时先不去管它。

“我真心觉得你应该去急诊室。”Fusco说。

“我没事。”Shaw干巴巴的说,从口袋里掏出她的手机,瞪着上面碎掉的屏幕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它已彻底报废了,她随手把它往边上一丢。“你手机给我。”她说,伸出了手。

Lionel叹了口气,把手机递给了她,指了指她的额头,“你最好处理下那个。”

“那边。”Shaw说,指了指身后的房间。Lionel朝她指的方向走了过去,Shaw迅速的拨着电话,惊讶的发现竟然接通了。

“Root?”Shaw严厉的说,“你到底跑哪儿去了?”

“Jason逃了对吧?”

Root的声音空洞而冰冷,而Shaw知道这和手机没有关系。

“他会毁了the Machine。“Root继续说,就像她是世上唯一那个能阻止他的人一样。

“你以为你能靠一条腿走多远?”Shaw吼道。

“我必须去,”Root说,“我得阻止他。”

“Root,等等,”Shaw说,强迫着自己把语调放轻柔一点,“求你,等我一起。”

但Root已经挂掉了电话。

Shaw紧紧的抓着Fusco的手机,尽力想让脑筋动起来,但头上一跳跳的疼痛让思考太过困难。她都不知道Fusco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直到他掏出一根湿毛巾擦去她额头上的血,然后又拿出个创口贴往她伤口上凑。她拍开他的手,对着他怒目而视。

“我要借你的车。”她说,Lionel翻了个白眼,但什么也没说便把钥匙递给了她。Shaw接了过来,从沙发上起身,立刻便觉得头晕目眩。Lionel一脸担忧的看着她,然后她又再一次的(可能是第一百次不止的)告诉他,她没事。

“想让我和你一起么?”Fusco问。

“不,”Shaw说,从餐桌上的一堆毫无意义的垃圾中翻出一小张纸,潦草的写下一个地址递给了他,“去这儿,我觉得Reese迟早会需要你去帮忙。”

Lionel怀疑的看着她,“你只有一只手可以用,你和瘸子小姐去哪儿都撑不了多远。”

“我不需要用左手射击。”Shaw说,没给他反对的时间便匆忙离开了。

*

Shaw知道Root的目的地只可能是那一个地方,她抬起头看着Decima科技高耸入云的大厦,可怕的有了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和Root、她们曾来过这里,而她不知道这次Root能否和上次一样、成功的控制住自己杀人的冲动。不是说Greer和Jason的死会带来多大损失,Shaw想,但她知道如果Root真那样做了,真冷血的下了杀手,她便再无法回头。

然后她下了一个决定,她会在Root之前亲手干掉他们俩,好让下杀手的那人不是Root。她至少可以为Root做到这些,而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

Shaw进去的时候前厅里一片漆黑,她稳稳的把枪举在前方,强迫自己忽略掉左肩上的疼痛把注意力集中在手头的事上。她不知道自己在车里昏迷了多久,不知道Root比她提前了多久,她只希望自己没来的太迟。

应急灯正在上方闪烁着,黯淡的绿光让房间里忽明忽暗,映出地上正躺着几个人。安保人员,六七个的样子。Shaw在最近的一个身旁蹲了下来,发现这人并没死,颈间依然有微弱的脉搏。Shaw举起手电筒仔细看了看,那人身上没有中枪的痕迹,她起身去检查了下其他人,发现也是同样的状况。她皱皱眉后退了一步,脚下踩碎了什么东西,Shaw弯腰捡起那东西用手电照了照,发现是麻醉枪的枪镖。Shaw觉得既释然又恼火,释然着Root没有采取更为致命的手段,同时又恼火着她竟然没带什么有立即作用的武器。

但她已没时间再乱想了,Shaw迅速的顺着走道里沿路昏迷不醒的守卫到了一组电梯前。一把麻醉枪正指着她,后面是Root,正勉力坐在墙边,满身是汗,手伸出的时候还在剧烈的颤抖着。

明白Root正在剧烈的疼痛中,Shaw先放下了枪走了过去。Root慢慢放下了手里的麻醉枪,Shaw用一只手牢牢的环住Root的腰把她拉了起来。

“我不是叫你等等么?”Shaw责问道,Root因疼痛而呜咽了一声,手用力抓着Shaw的肩膀站直,剧烈的疼痛在瞬间便顺着Shaw受伤的肩膀席卷全身,她死死的咬着牙,不想让Root发觉。

“我什么时候还需要听你命令了?”Root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Shaw恼火的哼了一声,驾着Root到电梯前,大力戳着按钮。

“他们在顶楼。”Root说。Shaw能听出她语气里掩饰着的疼痛,想象不出她是花了多大功夫才用一把麻醉枪放倒了七个安保人员。Shaw不知道这到底是愚蠢还是勇敢,但与此同时她竟不住的觉得有些赞叹。

Shaw带着Root慢吞吞的挪进了电梯里,按了顶楼的按钮。电梯门叮的一声关上了,Shaw扶着Root朝里走,背靠着电梯的一边站着,Root的手紧紧的抓着扶手想把自己撑起来,用力之大,关节都有些泛白。Shaw瞪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她们的脸是如此的近,之间只有毫厘的距离。然后她便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她只是尴尬的清了清嗓子,等确认Root能自己站稳后放了手。

Shaw走到对面靠着墙站着,而电梯突然间变得异常狭窄,像是要把她整个人吞进去一样。里面没有别处可看、没有任何可以分心的东西,让她只能看着Root,看着她挣扎着调节呼吸、在扯到腿上的伤时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然后Shaw考虑了一会儿要不要说些什么,比如责怪她如此鲁莽、全然不考虑自己的身体状况。但她知道对这Root唯一可能的回答便是一个白眼,而更可能连这个也没有,她会直接忽略掉Shaw、忽略掉她这个人的存在。

“你不能杀了他们。”Shaw静静的说,仔细的观察着Root的一举一动,她在疼痛袭来时紧闭着眼的样子、她如拽着救命稻草一般死死的抓着扶手时的样子、她受伤的左腿颤抖时的样子……然后Shaw开始想着那些肉眼看不到的伤口,Root那虚弱的心脏——因为Control,因为

然后Shaw移开了视线,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的一团糟。

“我知道,”Root嘟囔道,“但我不能让他们毁了the Machine,我就只剩她了。”

Shaw瞥了她一眼,发现Root正盯着自己的脚尖,“你不是——”

“不是么?”她问,“Harold会确保Gen再也不可能见到我,我也不怪他……反正她如果从没认识我会过得更好,还有你……”Root摇摇头没再说话,她也没必要再说了,Shaw发现自己再也移不开目光,是她自己一手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而她无从逃避。

“Root,我配不上你。”Shaw静静的说,就像这便能解释所有的事一样。

Root大笑了起来,但却没有任何笑意,笑声空洞而冷酷,“那我就配得上你了?Shaw,我们都不是好人,不然一开始我们怎可能会相互吸引?”

Shaw没说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希望着这该死的电梯能快点到顶楼。

但Root话里的事实依然击中了Shaw,让她无处可躲。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电梯终于停了下来,门朝两边滑开了。Shaw依然拿着枪,检查完了附近的区域之后才示意Root跟上。Root看起来不怎么好,Shaw都不确定她能否靠自己走出电梯,跟不用说到Greer和Jason藏身的地方了。但当她伸出手去扶她时,只遭到了一个冷眼。Root甩开她的手,自己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Shaw从她膝盖的枪套里拿出一支备用枪,“这儿,”她说,“别朝致命的地方瞄准就行。”

Root一言不发的接过枪,但Shaw不知道她嘴角随之而来的那个异常弧度该作何理解,她摇摇头忽略掉这个,当先走在前面,顺着走廊向下,搜寻着Greer和Jason可能的踪迹。

她走得比平时慢了很多,尽管她想尽早结束这事,但她记得Root的腿伤,知道自己要迈出五步而Root才能走一步。所以Shaw尽量放慢了速度,确保Root紧紧的落在她身后,以便在有什么危险时能及时推开她。

Shaw检查了一些房间,里面巨大而开阔,像是实验室和工厂的混合产物。

“这是Decima研制新样机的地方,”Root解释道,“Jason的接入器可能就是在这里建的。”

“再给我解释一次这个见鬼的接入器是个什么东西。”Shaw说。

“Harold把the Machine做成了封闭系统,”Root说,“没人可以控制的高级功能,这不像Samaritan,它可以照你的命令去搜寻一个特定的人,而Jason的这东西能控制the Machine实现这功能。”

“那病毒又是怎么回事?”Shaw问,“如果它把the Machine清除干净了,还控制个什么?”

“那个接入器应该能杀死病毒,Jason可能就是这样设计的。”Root说。

“那么如果我们找不到这个接入什么的东西,”Shaw慢慢的说,“我们就会永久的失去the Machine。”

“对。”Root说,声音哽咽了一下,这让Shaw浑身不舒服。

她们走到了走廊尽头最后那个房间门口,Shaw握紧了手里的枪,瞥了Root一眼之后才慢慢的打开门走了进去。里面一片漆黑,在Shaw想打开自己的手电筒时屋里的灯突然亮了,照得她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她快速的眨眨眼适应了光线,Greer正站在她面前,手里一把枪稳稳的指着她。

“把枪放下。”Shaw命令道。

“不,”Greer微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该放下枪的人是你。”

他朝她身后看了一眼,同时Shaw听到了Root痛呼的声音,她迅速转过身,即便知道这意味着把后背暴露给Greer、知道这有多么的愚蠢,但现在她全然不在乎这些。Jason的一只手正环在Root脖子上,另一只手拿着枪死死的抵着Root的头。

“把枪放在地上。”Jason说,拿枪的手朝里用力,以表明他的威胁非虚。

Shaw照做了,在Greer走过来拿起她的枪时也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她可以干掉他,但她知道Root在这个状态下绝对敌不过Jason。

“到那儿去。”Jason吼道,用枪粗野的指了指位置。Shaw朝那儿走了过去,她死死咬着牙,感到Greer拿着她的枪抵在了她背上。

Greer让她坐在了一个旧办公椅上,用束线带把她的手腕绑在了把手上,她沉默的看着Jason也对Root做了同样的事,然后他们挪了挪椅子让她们面对面坐着。

“现在,”Jason说,把枪塞在他前面,“你要告诉我Finch把theMachine藏哪儿了。”

Shaw咬咬牙没说话,转而把视线投向了Greer,他在旁边的一张办公桌上坐下了。

“你膝盖如何?”她问。

Greer微笑了起来,“Miss Shaw,有很多方式都可以让你说话。”

Shaw嗤之以鼻,“你要怎么做?折磨我?”

“MrGreenfield?”Greer说,目光一直锁在她身上。Shaw朝Jason瞥了眼,看到他朝几张工作台那儿走了过去,他在一堆工具中翻出了个什么东西后走了回来。Jason手上紧紧的拿着把美工刀,在他推出刀片时,它在灯光下闪着银色的冷光,看起来锋利而又致命。

“要怎么来随你,我不在乎。”Shaw说,她一点儿都不在意什么刀伤。

“你是不在乎你自己,”Jason说,“但你在乎她。”

Shaw用力咽了口唾沫,看着Jason朝Root走了过去,站在椅子后面低头对Root耳里说了些什么。

然后Root便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她。Shaw知道她在想什么,知道Root也不在乎Jason会对自己做什么,只要这意味着能保护the Machine。

“Shaw,我再问你最后一次,”Jason说,“告诉我the Machine在哪儿。”

Root轻轻点点头,只刚够Shaw看到的弧度,让Shaw知道她什么也做不了。她握紧了拳头,挣扎着想挣脱束缚,但束线带依然紧紧的缠在她的手腕上,一点都没挪动的迹象,只是更深的朝手腕里陷了进去,在挣扎时让她的手渐渐发红、最后见了血。

“不。”Shaw说,在Jason把刀扎入Root身体里时,眼睛依然牢牢的缩在Root身上,没有移开目光。

 

Chapter 11

Jason很快便厌倦了刀,或许他只是有洁癖而已。他在Root身上留下的那些刀伤都不太深,总会出血、但绝不至于让Root失去意识。

在这期间,Shaw的眼睛从没离开过Root。

她强迫自己看着,希望被折磨的那个人是自己,希望可以带走Root眼里正疯狂跳动着的那些疼痛。

但她并不太担心,直到Jason把那把刀换成了一把电击枪。或许是他知道表面的伤害毕竟有限,也或许是他觉得用Root最爱的武器能呈现出讽刺的艺术,但每次他把枪放在Root身上、每次他让电流通过她的身体时,Shaw都在想着这是否会是最后一次,是否这次便会让Root的心脏彻底停止跳动。

Shaw一直在心里默数着,在Root的身体第七次开始抽搐时,她倒在了椅背上,头无力的垂了下去,失去了意识。Shaw把束线带拽得更紧了,即便知道这毫无作用。她依然用力挣扎着,用力感受着绳索切近肉里时的感觉、用力感受着血液汩汩流出时的温热感。她默数着Root醒来要多久,太久了,而她不清楚Root的身体还能否承受得住。

Jason瞥了她一眼,眼神疏离,好像是在说这不是他的错,她十分讨厌他那爱抚般的动作,总低头在Root耳边低声说些什么,就像在道歉、就像他有权利碰她一样。Shaw把手握得更紧了,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里。她知道他想要什么,但Root总用眼神示意她闭嘴,她照做了,一直沉默着,用她手腕、肩膀和头上的疼痛来积攒着怒火、来保持沉默,以此告诫自己不能把Jason要的东西拱手送上。但每次他把一阵新的疼痛加在Root身上时,Shaw都无比的想就此放弃、想屈服,让Root不必再如此痛苦。

“告诉我,the Machine在哪儿。”Jason说,把电击枪举到Root脖颈上。

“Jason,”Root说,声音虚弱得支离破碎,像是要挣扎着才能说话,“求你。”

但Jason没理她的乞求,只是牢牢的瞪着Shaw。

Shaw死死的咬着嘴唇,强迫自己看着Jason把又一阵电流通过Root的身体。Root停止抽搐时,手死死的抓着扶手,全身都是汗,和Jason先前划下的那些伤口上的血混在一起朝下淌。而Shaw知道,这次,这次Root真的是用全力才没昏迷过去。

“Jason,没必要一定要这样。”Root说,声音飘忽,全神贯注的看着Jason,就如同看不清他的脸一样。

“闭嘴。”Jason吼道。

“求你。”Root乞求道。

闭嘴,”Jason嘶声说,像是无法承受她语气里的脆弱一样,“现在唯一该说话的人是。”然后他转头看着Shaw,眼神冰冷凌厉,让Shaw知道他的耐心已所剩无几,知道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那个病毒留给theMachine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若真到那个时候,Shaw十分确定她和Root没人能活着走出这里。

“MrGreenfield,我有些不耐烦了。”Greer说。

这是Jason开工后Greer第一次说话,这之前他只是沉默着、毫无感情的看着这边。Shaw瞥了他一眼,他看起来既无聊又厌烦,这让Shaw想着他是不是也知道现在距离the Machine永远消失的时间已所剩无几。

“解决掉她们。”Greer说。

Jason僵了一会儿,时间很短,但Shaw还是注意到了,让她想着他是否没想到过、也没准备会走到这一步。但她想起了Daizo,他苍白的脸和那张浸满血的地毯都在告诉她,Jason能干得出来,他虽不喜欢弄脏手,但当需要时、当他孤注一掷的时候,他也一定会的。

但接着便轮到Shaw僵住了。她停止了挣扎,看着Jason把电击枪丢到一旁,从包里重新拿出那把闪亮的刀,绕着Root的椅子走到她身后。Shaw不知道他选择Root背后的这个位置是否是故意的,以便在他下手时可以看着Shaw的眼睛,也让他不必看着Root的眼睛。

Jason把刀锋压在Root颈间,在血渗出来时Shaw狠狠的咬了咬牙,那道细小的血线在Root的皮肤上是如此耀眼而突兀、如此的不自然。Root短暂了闭了会儿眼睛,然后睁眼直直的看着Shaw,让Shaw觉得自己即将窒息,就像有人死死的卡住了她的喉咙一样。

Shaw看着Jason的手腕动了起来,而与此同时有人大喊了一声“住手!”Shaw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个人是自己,声音利落但飘忽,在她听来无比的陌生。

“我告诉你the Machine在哪儿,“Shaw机械的看着自己的嘴一张一合,像是有人控制住了她的声道、未经允许便开始用它说话一样,“别碰她。”

Jason丢掉刀片,得意的笑了,但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在他眼里一闪而过,像是有些释然不必真下手一样。

Root在摇着头,无声的告诉Shaw不要说出来,但Shaw没理她,移开了视线。

“然后?”Greer说,终于从他桌子上的制高点走了过来,朝Shaw的方向走了几步仔细的观察着她,像是害怕着她在玩什么诡计、下一秒她便会直接扑过来一样。

Shaw死死看着他,因为这比看着Root要容易许多。她不知道如果她现在看过去会在Root眼里看到些什么。但她知道不管那是什么,她都一定会屈服,会做任何Root希望的事,即便其代价是Root的生命。所以,她小心翼翼的避开了Root的目光。

“先让她走。”Shaw说,而这次,才终于像是她会发出的声音,低沉又满是威胁,即便她现在毫无做出任何威胁的资本。

“MissShaw,我想你误解了,”Greer说,站直了些,低头看着她,像是英国电影里正在教训学生的督察长一样,“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the Machine在哪儿?”

当Shaw没有回答、急着思考Harold和Daniel在Decima的全力进攻下有多脆弱时,Greer向Jason示意了一下,而她看着他又朝Root走了过去。Harold和Daniel确实撑不住,但Reese在那儿,他能毫不费劲的干掉一整个Decima的杀手小队。她用这个认知为自己找到了理由,慢慢开了口,声音又陌生的飘忽了起来。磕磕碰碰的说完后,她的视线终于又找到了Root,她眼里满是背叛和职责,就像Shaw是伤害the Machine、害她们沦落至此的罪魁祸首一样。而或许她确实是,如果她能把她那些对于the Machine的担忧深究下去、或是告诉Reese和Finch,如果她能不那样坚决的忽略掉Root的不对劲,她便能尽早一步的阻止这些事。但这些Shaw一样也没做,因为那时她不想去处理,所以她忽略了它们、假装一切安好,即便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

Greer拿出电话开始拨号,“Mr Greenfield,等我的人确认了之后……杀了她们。”

Jason得意的笑了,朝Shaw走了过来,“我想我会从你先开始。”

「那就好」,Shaw想,等着他走近。

他一只手松松垮垮的抓着刀,随意而自大,闲庭信步的朝她走了过来。Jason的枪依然塞在前方,而Greer没有武器,但离她先前丢在地上的枪还是很近。这些Shaw都注意到了,她的大脑高速运转着,仔细的计算着她的可选项。其实她没多少余地可以选择,但只要Jason靠得足够近……

她用余光瞟了眼Greer,他还在忙着讲电话。Shaw知道她只有几秒的时间来反转局势而不在途中把自己弄死,只有一次机会能让她们俩都活着离开这里。

Shaw一直都没有动作,以防会被Jason发现,等到他靠得足够近、一切都已为时已晚时,Shaw直接一脚狠狠踢在了他的裆部上。Jason响亮的呻吟了声,因疼痛蜷着身体前倾,角度刚够Shaw顺势夺过他手上的刀,她流畅的割断了一只手上的束线带,随即迅速把刀丢在大腿上,在Jason反应过来之前就抓过了他腰部的那把枪。

“审讯入门,”Shaw洋洋得意的说,“四肢都得固定,以防万一。”

武器都被Shaw缴下了,Jason蹒跚着后退,投降的举起手。Shaw在余光里瞥到Greer有了什么动作,立刻挪转枪口命令他不许动,但这分心的时间已足够Jason逃跑,他从她们进来的门飞快的溜了出去。Shaw疯狂的开了几枪但都没有击中目标,她在心里狠狠骂了几声,当然,他当然会一逮到机会就立刻撇下一切逃走。

Shaw迅速把枪口对准了Greer,“叫你的手下取消行动。”

Greer只是对着她微笑了起来,但在他的嘴角还没抬起来之前,Shaw就开了两枪再次废掉了他的膝盖。她等了会儿,确保他没动了之后才把枪丢回大腿上,拿起美工刀割断了另一边手腕上的束线带。

Shaw迅速站了起来朝Root奔了过去,她已再次失去了意识。Shaw伸手检查了一下,Root的心跳速度不怎么令人安心。她的手在Root的颈间流连了一会儿,感受着她身上辐射出的热度,这合着不稳定的心跳一起在告诉她Root还活着。她不情愿的站了起来,朝Greer走去的路上眼睛都从没离开过Root。她捡起地上的手机边拨号便往回走,电话迅速的接通了。

“Reese,”Shaw说,没给他打招呼的时间,“你们那儿马上就有人来了。”

“怎么了?”Reese问。

“我们在Decima里面,”Shaw解释道,跪在Root面前,看着她的眼睛轻轻跳动了一下,Shaw割断了Root手腕上的束线带,继续对着Reese说,“Greer知道the Machine的位置了,他派了人过来。”

“为什么?”Reese问,但Shaw没有回答,丢下手中的刀把手指搭在Root手腕上,用脉搏来提醒她Root没事。

“那个接入器呢?”Daniel问,电话里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

“怎么?”Shaw问,在Jason的审讯秀间她几乎就把这事给忘了。

“你们拿到了没?”Daniel问,声音强硬了些。

Shaw耸耸肩,然后才意识到他看不到,“它长什么样?”

“呃,”Daniel说,“可能像个笔记本,一边可能连着个盒子之类的东西。”

Shaw环视了一眼工作间,这里充斥着电脑和一些其他的电子产品,但当她看到先前Greer当椅子用的那个办公桌时,她在上面看到了一个笔记本,旁边连着个长方体样的盒子。

“我找到了。”Shaw说。

“好,”Daniel说,“我觉得应该可以从我们这里远程建立连接阻止病毒。”

“怎么弄?”Shaw说,然后立刻后悔她说了这句话,电话那头Daniel已经开始叽里咕噜的说着一堆她听不懂的指令,让她觉得有些发晕。“Daniel,”她吼了声让他闭嘴,“Root清楚怎么弄吗?”

“嗯,应该清楚。”Daniel说。

“Root和你一起?”Reese问,声音不怎么高兴,像是完全明白了Decima为什么会找到他们那里,但Shaw依然没理他。

Root在她面前的椅子上轻轻动了动,“我一会儿打给你。”Shaw说,迅速挂了电话,看着Root终于睁开了眼。“嘿,”Shaw说,手从Root手腕上滑了下来,“最好别动。”

“你不该说的。”Root说,声音带着鼻音,像是挣扎着才能说出话,她的眼神里带着反抗和谴责,还有些其他的情绪。Shaw移开了视线看着Root的手腕,上面带着血,是先前在电击枪下挣扎时磨出来的。“我的命不重要。”Root继续说。Shaw闻言立刻抬起头,死死的瞪着面前的女人,眼神锋利。

“你个傻子,你的命当然重要,”Shaw脱口而出,但语气里却毫无责骂的意思,听起来既疲倦又挫败,而Shaw不知道这情绪是从哪儿来的,“对我很重要。”

Root凝视着她,眼里先前还残存的那些背叛一扫而空,转而被其他的某种情绪所取代。而这,Shaw不觉得她能承受太长时间,Root的眼神像是要直接将她点燃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火焰的温度便越发的高。

“来,”Shaw说,抓着Root的手肘扶她站了起来,“我们还有事要做。”

*

Root的手指一直在止不住的颤抖,让她难以在Jason的接入器上输入任何东西,Daniel在耳机里详细的给她讲着她们这边要做些什么,但光是睁着眼睛都耗掉了她的大部分体力。Shaw在绑好Greer之后时不时就会从她肩膀上探出头来看一眼,这只让Root更加的焦躁,因为不管Daniel有多么的耐心,他们的时间都已所剩无几。但Shaw有哪儿不太一样了,Root本以为她会冷漠而疏离,但她在检查Root的伤口时却如此小心,带着奇怪的温柔,就像Root是什么一碰就碎的瓷器一样。Root不知道她们是如何从分手走到现在这个奇奇怪怪的样子的,也不知道该对此做何感想,她在朦胧间确实恍惚的想过Shaw是不是残忍给她的脑子动了什么手脚,但这不太像是Shaw会做出来的事。她摇摇头,甩开这个滑稽的想法,尽力不让自己多想,尤其不去想Shaw是如何轻易的说出了the Machine的地址,把Harold、Reese和Daniel推入一个极端危险的境地,而只是为了保她的平安。

她觉得她不配,在她还在呼吸还活着的时候,Daizo只能静静的躺着,再也不会动弹。

“嘿,”Shaw轻柔的说,轻轻推了推Root,Root意识到她刚才他一定又昏了过去,“还在么?”

Shaw对她微笑了一下,眼里满是忧虑,Root转过头甩开了她。

“Daniel,我们到哪儿了?”Root冷冰冰的说,但话锋并没对着Daniel,她真实的目标朝外缩了缩,而Root希望她能如Shaw伤她一般伤害到Shaw,但她怀疑自己不可能成功。

“还等着你把我连进去。”Daniel说,语气似乎很不确定。然后她才意识到他们已说过这一步了,Daniel已经给她解释过了要做什么,她本已经开始了编程,直到她又神游天外忘了该做什么。电话那头背景里有了枪声,Decima的人一定已经到了。

“那边还好么?”Shaw问,语调里的漠不关心像是强装出来的,不知是不是在愧疚。

“还好吧我觉得。”Daniel说,虽然他的声音在源源不断的枪声里颤抖得厉害。

“Fusco警探来了,”Harold说,“但我们在人数上还是不太占优。”

Root看向了Shaw,而另一个女人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她的视线,同她一样沉默着没有回答,似乎也一样在内疚。他们那个处境完全就是她们俩一手造成的,让Root想起了因替她挡下子弹而死在她怀里的Daizo,她满脑子都是一个想法——还有多少人要因她而中枪?有多少人要因她而饱受折磨、因她而死?痛苦的可以是她,但不能是他们、不能是现在。就算她和Harold间一直都存在着尖锐的矛盾、和John还有些残存的敌意,就算他们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不快,她依然无法接受他们因她而出什么事。而且还有Daniel……小分队里唯一还没背叛或是没被她毁掉的一个,Root不知Daizo的死和Jason的背叛对他的打击有多大,是否也同她一样觉得肩上沉甸甸的压着什么东西,渐渐向体内释放着毒素,在每当自责起自己为何如此愚蠢、自责自己从察觉的时候,都会给全身带来一针扎般的疼痛。

Jason的这东西在设计上优雅整洁,但界面仍有待磋商,十分难控制。Root找到了她正写的那些代码,但它们都只是一团毫无意义的字母和数字而已,这意味着她得从头再来。Root恼火的握紧了手,用力将指甲嵌进肉里,以希望能把手稳下来,即便她知道Shaw正仔细的看着她。

“你确定你能行么?”Shaw问。

Root没理她,专心开始工作,缓慢而谨慎的敲着键盘,汗水顺着她的脸往下滑。等她完成后,头开始疼得厉害,身体像是要直接散架一样。她定了定神,把Daniel连了进来,让他远程操控了接入器。

“这东西好棒,”Daniel说,“不止可以用来接入the Machine,还可以远程接入任何电脑系统,即使没有联网的都行。”

Root基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她摊在椅子上,挣扎着才能睁开眼睛,心跳变得比先前更快了。

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她挣扎着回过神,发现Shaw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她面前,跪在地上握着她的手,脸上的担忧比她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深。

“干嘛?”Root说,想表现得恼火些,但她的发音含糊不清,就像喝了好几小时酒一样。

“你又昏过去了。”Shaw说,脸上恢复了她一贯的面无表情,就像刚才的担忧从未存在过一样。

“我没事。”Root说,想起身坐直但失败了,她的手太虚弱以至于完全撑不起上半身。

Shaw咬了咬嘴唇没说话,Root不知Shaw本想说什么,但她自己倒很想说些尖酸刻薄的话来把Shaw激走,只不过她没有这个力气而已。她继续摊在椅子上,沉默的看着Shaw,看着她脸上的担忧渐渐变成了困惑,但Root不明白她在困惑什么。

“是你手机在响么?”Shaw问,想扶Root起来帮她找,但Root把她的手拍开了。

Root从她后面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她的手指颤抖得厉害,几次都没抓稳,更别说接听了,最后只能不情愿的由Shaw拿了去。

“是Gen。”Shaw皱眉说。

Root立刻恐慌了起来,Shaw只让Gen在危险情况时才能打电话,当然,Gen从没遵循过Shaw这个愚蠢的规定,很可能只是打给Root来聊天,以为她带着伤腿依然被困在床上动弹不得、无聊透顶。Gen还不知道Daizo的事、不知道Jason已背叛了他们所有人,而这让Root更加的恐慌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的皮肤下渐渐滋长,将她同空气隔离开去,让她无法呼吸、无法思考或做任何其他的事。

Root仔细的观察着Shaw的表情,而另一个女人瞬间苍白下来的脸色让她一时间如坠冰窖。她只能听到Shaw这边的话,想尖声叫Shaw打开免提,让她也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让她和Gen说话,让她安慰那孩子、告诉她一切都会好。

“没事的孩子。”Shaw说,然后她的表情瞬间发生了变化,先前语气里的温柔一扫而空,变得严厉而冰冷,“如果你敢碰她一根指头,我发誓——”

但Shaw的话被电话那头的什么人打断了,Root不用猜便知道那是谁。她早就忘了Shaw把Gen送到Zoe那儿时Jason也在,而先前她竟还愚蠢的以为Gen会很安全,这代表着她昏迷的时间一定比她意识到的更久,已严重影响了她的思维。Gen连着今晚所有的事都已千差万错,而这些都是她的责任。

Shaw听着电话那边的Jason说了些什么后挂了电话,把手机死死的攥在手里,皱眉说:“Jason抓了Gen,他想要接入器。”

Root皱了皱眉,Jason不可能在病毒摧毁the Machine前赶去完全控制,但接着她便记起了Daniel的话,说这个接入器能黑进任何联网或是没联网的系统,而这才是Jason想要回去的原因。这对他作为幽灵的工作无疑是如虎添翼,更不用说这东西能在黑市上卖多少钱,只需要一些基本的编程知识便能黑进任何一个系统,它的价值毋庸置疑。Root毫不惊讶Jason能设计出这东西,他总擅长于黑进系统,而那个接入器便是这样,能黑进所有的东西,包括the Machine。

Shaw正准备去拿接入器,但Root伸出手阻止了她。

“等等,”Root说,“我们还得消除病毒。”

Shaw咬咬牙,“我不关心什么愚蠢的机器。”

“求你了,”Root说,虽然她也无法想象Gen正经历的事,但同时她也无法让自己失去the Machine,特别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她更加无法失去,“给我十分钟。”

Shaw阴沉的看着她,而Root知道她在质疑着她现在这个状态下的能力,她自己也很怀疑,但她下定决心要去试试,而有Harold和Daniel的帮助,她或许能做成,或许真能及时的挽救the Machine。

“五分钟。”Shaw咬牙说,后退了一步看着Root工作。

她花了七分钟,只因为Daniel在那边完成了大部分的编写工作,在他缓缓消除病毒的影响时,Root只负责盯着接入器的屏幕,恢复被Jason毁掉的那些基础代码。

在病毒完全消除后Daniel说:“我觉得好像行了。”但Root不需要他来确认这个事实,the Machine已先他一步确认了,突然间耳里又传来了the Machine熟悉的声音,在自启时Root的耳里杂糅着静电音、摩斯码和一堆随机数的声音。

「你 能 听 见 吗?」

“终于……”Root低声叹了口气,同时the Machine继续在她耳里说着,告诉她有多少Decima探员正在电梯上朝她们而来,Jason就快到了交接点而Gen被绑在后座上毫发无伤,Zoe昏迷在她的公寓里但没有什么大碍;告诉她还有多少Decima的人在尽力接入她的服务器、Reese和Fusco能活着放倒他们的概率有多少(那概率很小,Root迅速把可选的撤离路径发给了Harold和Daniel);还告诉了Root她的身体状况、心率、腿伤的愈合程度而她刚才这一折腾又恶化了多少。但这些Root都没理会,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接入器上,继续敲着代码,与此同时the Machine告诉她Daniel和Harold已经在朝外撤离了,Fusco和Reese紧随其后。

“Root,”Shaw警告说,走近了一步。

“再一分钟。”Root说,眼睛一直都没离开手头的事。

“MissGroves,你在做什么?”Harold担心的问,呼吸急促,明显在忙着朝外飞奔,想甩掉身后的Decima。

“确保没有人能再侵入the Machine。”Root心不在焉的告诉她,她正飞速的敲着代码,想让the Machine就此不再受服务器这个牢笼的限制、就此彻底的自由。

“不是吧,你是在……”Daniel说,听起来很是惊讶,似乎还有些好奇。但Root忽略了他,忽略了Harold以及他的担忧,忽略掉正伫立在她手肘旁无声的叫她快点的Shaw,甚至也忽略掉了正劝她说没必要多此一举的the Machine。Root全神贯注于眼前的代码,没花多久便完成了,她把代码留在了这里,让theMachine自己做出选择。她的上帝曾多次拯救了她,现在这便是她给的礼物,而对一个全能的人工智能,这也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礼物。不管这是否是the Machine想要的,她都给了一个释放自己的机会。

Root关掉了连接器转身看着Shaw,“我们得走安全楼梯。”

Shaw抓起了连接器,手里紧紧握着枪带着她们离开了工作间。Root在起身时觉得头昏眼花,整个身体一阵剧痛,她双手撑在前面的工作台上,重重的喘着气,想控制住她的呼吸。

“你没事吧?”Shaw问,在门口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时脸上又带着那种担忧的神情。

Root没理她,努力站直,强迫自己蹒跚着朝门口走去,尽量不让自己显露出有多疼,而就Shaw的表情来看,她这个企图明显失败了。但Root也没理这个,当先一步走在前面,到了the Machine说的那个楼梯口,但Shaw却站在原地没有动。Root从肩膀上回过头说:“还有四十五秒那楼梯就会到顶,你没有足够的子弹可以放倒每一个人,所以,走。”最后一句话的语气颇为强硬,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而不是在说服Shaw。

Shaw似乎终于从不知道什么状态中回过了神,迅速跟上了她,紧紧的护在她旁边,推开了安全楼梯的门。

“Greer怎么办?”Shaw问,再次打头走在了前面,确认没问题之后才示意Root跟上。

“他怎么了?”Root说,就她而言,Greer尽可以躺在那儿流血至死,她一点都不关心,但the Machine告诉她那些伤并不严重,“除非你想扛着他走完八十层的楼梯……扔在那儿好了。”

Shaw拉下了脸,但没有再继续争论。Root很理解她的心情,她也不怎么愿意让他再一次逃掉,而这次,她不觉得在他的公寓里藏毒有多大用处。但the Machine似乎已经有了计划,不停的在她的耳里唠叨,似乎在同时向她解释四件事,语速之快让她完全跟不上。不过她一点都不在意,这声音熟悉而满是慰藉,the Machine消失的这段时间已足够让她意识到了她有多么的依靠、有多么想念

她们只往下走了三层,Root便不得不停了下来。在眩晕感袭来时她的死死的抓着扶手才没摔倒,她眼前的世界就跟失控了的旋转木马一样在疯狂的天旋地转,恶心感占据了她的全部注意力,Root闭上眼,努力抑制住直接吐出来的冲动。有人抓住了她的小臂扶住了她——Shaw不知什么时候又爬了上来,正站在她身旁。

“Root,”Shaw飞快的说,“坚持。”

“我做不到。”Root摇摇头。

“你做得到。”Shaw说,紧紧的抓着Root的手臂强迫她继续向下走。

“这样太耗时间了。”Root说。她们还有那么多层要走,而她的腿已经疼得像燃起来了一样,心脏也像是要直接蹦出来,“我们来不及赶到交接点的。”

“那么就迟到一会儿,”Shaw说,“我不觉得Jason会杀一个小孩。”

“你不知道他会不会。”Root嘟囔道,Daizo的脸正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是,我是不知道,”Shaw同意道,“但我绝不可能丢下你,所以,走。”

Shaw没有给Root反对的时间就把她朝下一个阶梯上推了过去,Root的腿依然站得不是很稳,但Shaw一直牢牢的抓着她,半推半扶的又向下走了五层,直到Root又停了下来。

“有三个人要从那扇门闯进来。”Root说,靠在扶手上调整呼吸,Shaw把接入器递给她,拿出枪稳稳的指着门,那三个人还没完全进门便被Shaw放倒了。Root蹒跚着走了过去,从其中一个身上翻出一把武器,然后跨过他们的身体朝门的那边走去。

“你要干嘛?”Shaw质疑道。

说这里有个货梯。”Root解释道,觉得如释重负,一想到剩下的那几十层楼梯她就又觉得头晕。她顺着the Machine的话往前走,Shaw跟在她身后。她们现在没有什么立即的威胁,但the Macine说有七个人正在下面两层楼里渐渐的往上搜。

TheMachine告诉了她货梯门口的四位PIN码,但Root的手又开始了颤抖,让她完全戳不中正确的数字。

“密码是什么?”Shaw问,轻柔的推开她想来输密码,而Root没有错过她的表情,依然是那一脸的担忧,还杂糅着些Root所不能理解的情绪。这表情和Shaw一点也不搭,显得格外突兀,但等她一晃眼,Shaw依然还是Shaw,就像先前那些担忧从未存在过一样,或许它们确实从未存在过,那些都只是Root的幻想而已。毕竟,她已经要挣扎着才能站稳、才能保持清醒。但不管她有多么的努力,眼前的世界依然在一点点的变黑。

但Shaw没让她昏过去,她更用力的握住了Root的手臂,“Root,密码是什么?”

Root发现自己完全说不出话,她闭上眼靠在墙上,而她的腿又开始了颤抖,靠着Shaw的扶持才没让自己顺着墙滑下去。

“2-7-3-9。”Root说,Shaw松手输入了密码又迅速扶住了她。

“Root,你得清醒过来。”Shaw说,抓着Root的手轻轻晃了晃她。

Root点点头,尽管她头正疼得像是被人拍了一板砖一样。她睁开眼,发现Shaw的脸就在她正前方,距离之近,伸出手就能触碰到她、能同往常那样从中寻求到慰藉。Shaw手上更加用力了,足够留下些淤青,而这比其他温柔的爱抚更能让Root觉得舒心。

“走吧。”Root虚弱的说,发现自己已顺着墙坐在了地上,但她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坐下来的,让心不在焉的想着自己是不是又晕过去了。接入器正躺在她旁边的地板上,她不知道她是不是直接把它丢在了地上,不过看样子它还依然完好无损。而就是它提醒了Root,Gen正处在危险之中,而她不理解Shaw为什么还在这里,为什么不直接离开去接Gen。

“Root,起来。”Shaw严厉的说。

“要没时间了,”Root说,“。”

Shaw摇摇头,“起来。”

“Shaw……”

但Shaw只是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提了起来,然后她顺手抄过接入器把Root拖进了货梯让她坐在地上。Root闭上眼听着电梯缓慢下降时那节奏的轰鸣声,等她睁开眼时,电梯已经停了下来。

“发生什么了?”她问。

“没什么,”Shaw说,“你又晕过去了,来。”她扶起Root走出了电梯。

TheMachine在Root耳里叫了一声,“有人来了。”Root说,从Shaw手里拿过接入器,好让她能一边扶着Root一边开枪。

“多少?”Shaw问。

“七个。”Root说,然后告诉了Shaw往哪儿开枪。

等Shaw放倒最后一个Decima探员后,Root说:“防火出口。”朝左边的方向示意了一下。Shaw依然拿着枪,半扶半架的带着Root朝防火出口走了过去。Shaw一脚踢开了门,警报器迅速高声叫了起来,几乎就是在告诉楼里每一个人她们现在的位置。Shaw低声咒骂了几句,仔细的环顾着四周以确保没有立即的危险。

“没人,”Root向她保证,“她说拐角处有一辆可以用的车。”

Shaw点点头,等她们拐过弯后她放开了Root,让她靠在墙边上休息。Root紧紧的抓着接入器,看着Shaw悄无声息的向着一个正在开车门的男人靠拢,随即举枪用力砸在了他的后颈上。他直接倒在了地上,Shaw把他踢远了些好方便自己开门,然后她转头看着Root,看样子是准备走过来再次扶她过去。但Root挑衅般的自己从墙上站了起来,蹒跚着朝车走了过去,在身体来得及再次失控前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Root肯定她又再次昏了过去,因为她意识里的下一件事、便是她们已经到了交接点,Jason的车前灯正正的照在她脸上。她眨着眼,视线过了好一会儿才清晰了下来,然后她才发现Shaw在看着她。

“准备好了?”Shaw问。

Root点点头下了车,紧紧的把接入器抱在胸前,因为车灯太过明亮的原因,她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她觉得她能在前方看到一个影子,隐隐约约,满是危险的气息。是Jason,她很确定。那个影子走到了车旁边打开车门,一个小小影子跳下了车,这让Root的心狠狠的紧了一下。Jason正紧紧的抓着Gen,就像她是个需要驯服的凶残野兽一样、而不是个单纯的孩子。

“把接入器带过来,”Jason喊道,“手放在我看得见的地方。”

Root朝Shaw瞥了一眼,她点点头示意Root过去,眼睛一直没离开Jason,手上紧握着枪,对着Jason的方向瞄准。

Root慢慢的朝前走,忍着疼痛和一阵阵的恶心感,忽略掉全身上下那些不对劲的那些地方。The Machine继续在她耳里说着,告诉她Harold他们平安的逃了出来,在去查看Zoe的路上,这让她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一等她走得足够近,Jason就伸手一把夺过了她手里的接入器,像一个贪婪的小孩,已经打开了他所有的圣诞礼物但还吵着要更多。在查看接入器是否完好时,Jason依然紧紧的抓着Gen,等确认没问题后轻轻把接入器放在引擎盖上。Gen挣扎了起来,Root低头对她轻轻摇头,安慰的笑了笑,然后Gen停止了挣扎,抬头看着Root,眼里闪着满满的恐惧。

等Jason检查完后Root冷冰冰的说:“满意了?”

他轻轻点点头,仔细的观察着她,而她可以看到他脸上隐隐的笑,胜券在握的笑。

“还有一件事。”他说,朝她身后看了眼,又转眼看着Root没说话,他这个动作让Shaw靠得更近了。Root知道身后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扣动扳机,也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想要什么,现在已没必要再假装看不到,所以她朝他走近了一步,到了刚好能够到Gen的位置。Root紧紧的握住了Gen的手,同时向Jason偏过了头。在他吻上来时,她紧紧的闭上了眼,满心都在祈祷着这能尽快结束,祈祷着他能就此离去、永远远离他们的生活。接着她又想起了Daizo,让她胸闷得难受,喉咙都有些发紧,而她觉得她从没像恨Jason一样恨过任何一个人。

接着这个吻便结束了,Root带着Gen渐渐后退,在Shaw朝着Jason向前一步时Gen猛地把Root抓紧了。

“你不会开枪的,”Jason得意的说,“至少不会在这孩子面前开枪。”

Shaw咬咬牙,Root知道她正在内心激烈的挣扎着,挣扎着是否要在Gen面前让Jason血溅三尺。但直到最后Shaw都没有动手,只是咬牙看着Jason带着接入器跳上了车。Root和她一起静静的看着他渐渐远去,用手环绕着Gen把她拉近了些。

“你还好么?”Root问,Gen点点头,但依然死死的拽着她,把脸埋在她腰部,明显只是在佯装坚强而已、在做她认为她该做的事。

Shaw朝她们走了过来,瞪着Gen用力咽了咽喉咙,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该如何表达。

“赶紧走吧。”Shaw最后说。

Root点点头,带着Gen朝车走去。

“Zoe还好么?”Gen问,紧张的看着她。

“她没事,”Root说,然后theMachine又给了她另一条消息,“John陪着她。”

Gen明显放松了下来,跳进车坐在了后座上。Root给她关上门,咬了咬下唇转头看着Shaw,她还依然远远的看着Jason消失的那个地方不放。

“Decima的人在朝这里走,”Root说,the Machine告诉她是Jason派来的,大概是要防止她们来追他,“我们得走了。”

Shaw点点头,朝驾驶座走去,但Root挡在了她前方。“干嘛?”Shaw不满的说。

“不要告诉她Daizo的事,”Root说,隔着车窗扫了眼Gen,“至少现在先别说。”

Shaw的眼神柔软了下来,点点头,“好。”

Shaw似乎还想说些其他的什么,但她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Root跳上车,觉得既恼火又困惑,完全不清楚她们这之后的路该怎么走。

TBC

电梯间

Chapter 12

评论
热度 ( 251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