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Root Cause - Chapter 1

秋乙一: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 & kesdax其他肖根翻译文猛戳这里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61423

配对:Sameen Shaw/Root(攻受是不科学的),Zoe Morgan/John Reese

分级:普通

特殊题材警告:无

Notes:

看这一部前,请先补电梯间里的第一部Natural Selection和第二部Slowly Spirals,都在12万字左右。第三部Root Cause翻出来大概会比第一二部加起来还要多,也就是三四十万字左右,所以……嗯。

然后这一部的结局按原话来说是“ambiguous happy ending”,所以……会是HE……所以请大家记住,在这一部中间被虐得想死的时候,请记住,HE

电梯间

第一部:Natural Selection

番外一(Date Night)番外二(Movie Night)

第二部:Slowly Spirals

第三部:Root Cause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Chapter 7,Chapter 8,Chapter 9,Chapter 10,Chapter 11,Chapter 12,Chapter 13,Chapter 14,Chapter 15,Chapter 16,Chapter 17,Chapter 18,Chapter 19,Chapter 20,Chapter 21,Chapter 22,Chapter 23,Chapter 24,Chapter 25,Chapter 26,Chapter 27,Chapter 28,Chapter 29,Chapter 30,Chapter 31,Chapter 32,Chapter 33,Chapter 34,Chapter 35,Chapter 36,Chapter 37,Chapter 38,Chapter 39,Chapter 40,Chapter 41,Chapter 42,Chapter 43,Epilogue(尾声)

---

概要:因果循环,世事轮回,无人可逃。

故事发生在Slowly Spirals结尾一年后

Chapter 1

//存档检索中……

//数据定位成功……

//系统时间未知……粗略估计…11月零24天前

//数据读取中……

“Jason。”Root冷冷的说,余光里瞥到Shaw从床上坐起来了一些。

“听说你们不打算继续找我了。”Jason说,与此同时TM毫不意外的告诉她说追踪不到这个号码。

“你还想怎样?”Root问,希望他能就此离开他们,走得远远的,再不要回来。

“你救了TM。”Jason肯定的说,而Root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只是让自由了,”Root纠正道,“你伤害不到了。”

“或许吧。”Jason说。Root觉得他的语气里带着丝忧伤,而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同他这个人的其他所有东西一样,都是伪装出来的。“你和我,”Jason继续说,“我们本来很合适。”

“不,Jason,”Root闭上眼,疲倦的说,不知道他是指他们一起工作时各自的那些才华还是其他的什么(或许两者兼有),“我们不可能。”

她听见Jason在电话那边轻笑了一声,「或许下辈子吧」,她想,或许是原来的那个她,那人和他确实很适合。

“下次见了。”Jason说,然后挂了电话。当然会有下次,他会在他们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卷土重来,而Root不能让这发生,她不能让他再伤害到其他人,不能让他再一次的毁掉他们的生活。

在Root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时,Shaw问:“他说什么?”

“无关紧要的那些东西。”Root佯装轻松的说。Shaw似乎对她皱了皱眉,Root不是很确定,因为她正忙着在夹克里翻着另一样东西。当指尖终于触碰那个冰冷坚硬的东西之后,她朝床上的Shaw走了回去。Shaw正一脸的疑问,但Root迅速意识到那疑问并不是在针对她——而是在担忧,担忧着Jason说的话有没有让她不安、让她不高兴,这认知让Root不安的咽了咽喉咙。

她坐在床边上,朝Shaw安慰的笑了笑。

“对不起。”Root说,用力抽泣了一声。

“为什么?”Shaw疑惑的皱着眉,她太过专心的想在Root脸上寻找有什么不对劲,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靠近她脖子的那把电击枪。等她注意到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Root移开了目光,不去看Shaw抽搐的身体。她不需要想象Shaw脸上的神情。电击枪已让她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Shaw的脸上已满是受伤、满是背叛。

“我知道你不会理解,”Root艰难的说,话里的每一个字都耗费了她巨大的能量,“但我这是在保护你,为了保护你们所有人。”

Shaw的眼神凌厉了起来,满是控诉。在身体完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他不会停下来的,”Root继续说,擦去脸上那滴不受控制而流出来的泪水,“我了解他,他一定会卷土重来。”

“Root,”Shaw的声音含糊不清,而Root尽力不去想她用了多大力气才能说话、这又对她身体造成了多大的压力,“不要再这样对我。”

Root闭上眼,在一片泪眼模糊中想尽力忽略掉这有多难、忽略掉她的心有多疼。她弯下腰,轻声对着Shaw耳语:“请一定记住,我爱你。”Root轻轻的在Shaw的唇上留下一个吻,然后站了起来,在来得及反悔前别过了脸。

她装衣服的行李袋还在地上,Root提起它跨在肩膀上,强迫自己不要回头。她依然拿着电击枪,但把手机留在了橱柜上,因为她知道Shaw恢复行动的第一件事便会是通过它来找她。

从卧室到前门的这个距离,是她生命中走过的最长的一段路,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就像有人在她的鞋里灌了铅一样。她满心都想着掉头回去,但她没有,她拿着她所有的东西,强迫自己一直向前走,把这六个月以来她建立起的所有东西、她在乎的所有东西都抛在了身后。


//模拟交互界面定位中……

//执行人已定位……

//地点……法国,波尔多……

//当地时间……19:04……

餐馆里空荡荡的,不知是否是有人故意为之,只有中央的桌子上坐着个人,背对着入口,显得十分萧条。Root进去时,总管直接迎了上来,噼里啪啦的对着她说着法语。她没理他,她听不懂也不想管他到底在说些什么,Root今晚只有一个任务,而那个人正坐在正中那张桌子旁。

Root不知道他是否已经认出了她,因为在她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时,他显得十分淡定,毫无畏缩的痕迹。但Root依然仔细的观察着,看着这张许久不见的脸,希望能在上面发现些惊讶或是恐惧的情绪,但上面什么也没有,Jason Greenfield面无表情的盯着她,手上还把玩着个酒杯。红色液体的表面,有光在不知疲倦的跳动。

“Jason,你好呀。”Root伸手从桌中央的篮子里拿了个面包,死死的盯着他,不打算给他任何的可趁之机。

Jason笑了,抿了口酒,“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听起来与其说是在生气,倒不如说在好奇,似乎对她的努力颇为赞叹。这么长时间后,她终于找到了他。

Root没说话,撕了块面包扔进嘴里,这面包很硬,但她依然慢慢的嚼着,不动声色。

帮了你,”Jason笑得更加开心了,似乎十分自得,“不是么?”

Root依然沉默着,服务生过来上了Jason的主菜,五分熟的鹿肉。她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不禁想起了很久前的一些事。在Samaritan即将全面上线时,他们四个人曾在回纽约之前去了某个餐馆,在里面定下了最后的计划。那时,Root因太过忧虑不怎么吃得下,Jason依然要的是鹿肉,Daniel吃的牛排,而Daizo……她尽力不去想到Daizo。

“在布达佩斯的时候,我差点就抓到你了。”Root觉得自己这话带着点吹嘘的痕迹。

“差点。”Jason表示同意,缓慢优雅的切着鹿肉。Root不知他是否是打算用这种方式来恐吓她,但要吓倒她的话,恐怕一把刀还远远不够。“我很惊讶,你竟然没死。”Jason继续说。

「我也挺惊讶的」,Root想,她还记得那时的枪声和爆炸声,以及Jason雇来杀她的那小支军队。他不是第一次那样干了,但那是Root在追踪他的过程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死里逃生,也是出手干预的第一次。

布达佩斯的医生帮她包扎好了伤口、给她做了个全面的检查并得出了和她相同的结论:Root需要休息,需要让伤口恢复的时间。

Root当然没有听从他们的建议。

她继续全身心的投入了那无休止的猫和老鼠的游戏,她下定决心要抓到他。

但Jason总在她十步之前的地方,不管她有多么的努力,他都总能逃脱。

直到现在。

直到TM让她到这儿来执行一个任务。

Jason细嚼慢咽的吃着东西,就像他们只是两个平常人一样,就像他从没折磨过她、而他们也从没绞尽脑汁的要杀死对方一样。

“那么……”Jason仰头喝了口红酒咽下了口中的鹿肉,“你是来杀我的?”

Root深吸一口气,笑出了声,她没觉得这话哪里可笑,她只觉得出奇的愤怒。“很可惜,不是,”她忧伤的说,“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Jason哼了一声,嗤之以鼻,“我又为什么要帮你?”

Root随意的耸耸肩,又往嘴里丢了一块面包。这次,她没再觉得味如嚼蜡,面包十分顺畅的顺着喉管滑了下去。

“噢,这我就不知道了,”Root神秘的说,“可能是因为……我给服务生塞了点钱,往你的酒里倒了些毒药?”

Jason没再笑了,他深深的皱着眉,像是不确定是否要相信她一样,他的神色间终于带了些恐惧。Root得意的向后靠在椅背上,觉得十分之愉悦。

“你现在应该有些感觉了,”Root说,“四肢虚弱,舌头刺痛,两眼发黑……”

“你个婊子。”Jason咬牙说,丢掉餐具,手紧紧的抓着桌子,指关节一片惨白。他额上泛着细密的汗珠,顺着脸一路下滑,最后落在了大腿上。Root看着Jason苍白脸,知道他现在一定正觉得极端恶心。

“Jason,这就不对了,”Root说,“我拿着解药,而这就是你对我的说话方式?”

Root从衣服包里拿出一小管清澈透明的试剂,在手指尖随意的把玩着。Jason的目光立刻落在了那管试剂上,伸手想夺过来,但Root状似不经意的突然向后靠在了椅背上,远离了他能够着的范围。Root突然觉得,现在这样的话,她真的十分乐在其中。

她短暂思考了会儿要不要就这样直接走开,任由毒药发挥作用,而警察也不会发现任何疑点,他看上去只会像是正常死亡而已。这样的话,在如此长的时间之后,她便终于能给这一切画上句号,而或许……她便终于能够回家(如果她还有家可回的话)。

正是回家这一个简单的想法支撑着她过了这么久,让她下定决心去找到Jason、并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从未放弃,连布达佩斯的那次濒死经历、甚至TM的担忧都没让她动摇。现在,忽略TM的话对她来说已变得十分容易,她也早已沉默了下来,从未提供过任何帮助。

但能在现在找到Jason,她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漫长的搜索不能以她希望的方式来结束——她不能直接一枪结束Jason的命。

TM不停的在她耳里说着指令,而这次,至少在这个方面,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忽略

“那么,Jason,”Root嘲弄道,“你怎么打算的?被毒死……还是帮忙?”

“帮什么忙?”Jason气喘吁吁的问,挣扎着想要呼吸。毒药已经缩紧了他的气管,Root知道过不了多久他便会窒息。

“这我还不知道呢。”Root承认道。要放Jason一马、还要在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寻求他的帮助,这比任何事都让她困扰,但她没表现出来,她不能让Jason发现她的不自在。这不是TM第一次在任务里瞒着她,但这是Root对其结果丧失信心的第一次。她不相信TM的动机。

她确信Jason对TM的那些影响应该都已经消失了,现在的TM已经自由了,并和以前的截然不同。不受Harold那些代码的控制,每一天都在自主进化。不同意Root追捕Jason的计划,也已经沉默了很长时间,因此Root已不知道现在的能力。但这不代表她不再自愿,她依然愿意为做任何事,即便这意味着放Jason Greenfield一马。

Jason的视线又落在了解剂上,眼睛已有些微的失焦。他的时间已所剩无几,而他自己也一定明白这一点。TM依然在她耳里不停的说着,让她加快进度——他们快没时间了,Jason必须得活着。但她不打算这么快就满足他,她耐心的等着,无比期待他能宁死也不帮助她和TM。

Jason咬咬牙,终于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好吧,”他咕哝道,“我帮忙,快把解药给我。”

Root微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尽管直觉在告诉她应直接任由他去死,Root依然强迫自己动了起来,拿过一个空杯,用桌上的水壶掺了半杯水。

她犹豫了会儿才握住了试管上的盖子,但最终是Jason那双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的眼睛才让她打开了盖子将解剂倒进了水杯里。她晃了晃水杯,伸手递给了Jason。他一把抓了过去,手抖得十分厉害,让杯里的水洒了好一些。他将玻璃杯凑到嘴旁,一口喝干然后把水杯放回了桌上。手抖得太厉害,杯子翻倒滚了下去,在地上摔了个粉碎。Root没管,没有什么服务生会过来,她早已给他们塞了足够的钱。

解药要过一会儿才会发生作用,但就Jason坚忍的眼神和紧握的双拳来看,解剂已经在发挥效用了。

Root突然站了起来,这动作让椅子被碰倒在了地上。“别轻举妄动。”她警告道,抽出了背后藏着的枪。

Jason谨慎的盯着枪看了会儿,舔了舔嘴唇,“你不会开枪的。”

他的语气十分自信,但曾经他们四人曾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无数次一起蜷缩在一个破烂的厢车或是汽车旅馆里,那么长的时间里,她已太了解他了,她能发觉他眼里的恐惧和不确定。他不知道她是否会杀他,但和她不同,他可以装得很好,至少在表面看来,他似乎一点儿都不信她会开枪。

“起来。”Root命令道。Jason的动作十分缓慢,似乎有些站不太稳。Root依然拿着枪,在他身上搜索有无武器。他没带任何武器,这让她不免有了一肚子的疑问。

Jason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很惊讶么?”

Root笑了,“惊讶你一点准备都没?”

Jason笑了回来,“我不是没准备,我只是自信而已。”

「不」,Root想,「你只是狂妄自大而已」。

“你确定?”Root说,“即便有人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你下了毒?”

他没笑了,狠狠的咬了咬牙。

“走。”Root把枪死死的按在他的腰上,把他从餐馆后门推了出去。一路没人阻拦,Root早已确保没人会来管。

Jason还因毒药的原因变得十分虚弱,Root十分容易的便把他按在了墙上。

“早知道我们能这么亲密的话,”Jason说,“几个月前我都该让你抓住我了。”

“闭嘴。”Root把枪朝里按了些,用力之大,足以在他身上留下淤青。食指有些发痒,她知道直接开枪会让所有事都容易许多,而如果准头没问题的话,她可以打中好几条主血管。又或者,她可以避开致命的部位,让他渐渐失血过多而亡,他会用他那张懦夫的嘴苦苦哀求她。但一年前,他没给Daizo任何哀求的时间,所以Root不觉得他可以有为自己求饶的机会。

直接开枪的话……这样太容易了。

虽然那些她在做雇佣杀手时杀的人都还沉沉的挂在心里挥之不去,但这次,她知道自己不会有任何的障碍。那时她一点都不在意自己杀的那些人,那只是一份份工作罢了。但……TM教会了她什么是关心、什么是人性,所以现在,那一次次谋杀就如刀尖一般让她的心口疼得无以复加。不过杀Jason的话——Root不觉得她会有任何愧疚感,她只会遗憾着自己为何没能早日杀掉他。因为如果她早做到了的话,她便不需要像现在这样、一个人翻遍全球的去找他,总落后他好几步,还远离了TM、她的朋友和队友、她的——

但她没能做到,这世上也没有如果。

现在想这些如果和可能都已经不再有任何用处,Daizo还是死了。而就算没有Jason,Root也很可能会用其他方式把所有事都搞得一团糟。她这种人,不可能有什么幸福美满的结局。

毕竟,这是TM一开始选中她的原因。

“我们去哪儿?”Root问。Jason好奇的瞥了她一眼,但她没理他,反正她也不是在和他说话。她等了会儿,等着TM给她指示。

「C172次航班…一小时后起飞」,TM告诉她。这句话什么信息量都欠奉,Root从包里套出一根束线带,叫Jason把自己的手捆在前面。

“之后去哪儿?”她小声嘟囔道。她不希望让Jason听见这部分对话,这样他便能知道她也全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知道她和他一样一头雾水。

「纽约」,耳里的声音让Root的心脏漏了半拍。

「家」,她想。她自离开后就再没有回去过,已是一年过去,而一想到自己究竟抛下了什么她就觉得一阵恶心,胸口的绞痛也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

但Root尽力不让自己继续往下想,因为在她曾放任自己沉浸在回忆中的那少数几次里,她都会觉得心疼得无以复加、疼得不知自己还能否再继续走下去。如果回忆得太多,她所有的坚持都会就此溶解,单人复仇之路毫无所获,她会直接空手而归。

这次TM没有给她选择,不管她是否愿意她都得回纽约,她得回家

但至少她不是一个人回去。她抓住了Jason,至少从这来看,一切都是值得的。

尽管Root并不这样想。

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想了,更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对曾经的她而言,盲目的跟随TM就如第二天性一样自然。但在已经很久没有TM的指引的现在,放Jason一马这个指令开始让她觉得十分恐惧,让她不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应该。她知道这指令背后必有其原因在,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当Jason的双手被绑好后,Root示意他走前面。他走得不是很稳,可能是因为毒药的副作用,也可能是在演戏,以让她掉以轻心、让他有机可乘。但Root不会让这发生,她找了他这么长时间,而她绝不可能在现在放任他逃走。

“你敢轻举妄动,”Root警告道,“我就会杀了你。”

“你不是要我帮忙么。”Jason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背后那把已拉下保险栓的枪。

“是TM要你帮忙,不是我,”Root声明说,“而如果真到了杀你那一刻,我可一点儿都不会觉得可惜。”

Jason应该是听出了她语气里的严肃,到机场的一路他都没再说话,而Root除了叫他动起来之外也没说其他的任何事,她没理耳里喋喋不休的给她指令、同时反复提醒她不能杀掉Jason的TM。

Root满脑子都只有一个想法,现在还不能而已。

TBC

电梯间

Chapter 2

评论
热度 ( 556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