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同居故事3——愚人节的故事

秋乙一: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meen Shaw/Root(攻受是不科学的)

分级:Fluff,全体向

特殊题材警告:无

Notes:俺的其他文可以戳【这个目录】。

最近的脑洞都比较……不正常,都是短时间的写在手机上的小脑洞小梗……所以就都木有仔细的考虑和雕琢过……so请原谅我。

有些自己对Root的理解,以及为何Shaw从216到现在似乎越发的“ooc”

(认真写的一个梗已经从短篇过度到了大中篇还不知道啥时候写得完!)

(好了就此我的红包债还完了!!!)

----

Root一直觉得,Shaw就像个多级耦合放大电路一样,还连着各种高低频谐振检波之类的模块,稍微有一点的数值偏差,便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因此,和Sameen Shaw打交道便同调电路一样,需把握好一个十分微妙的范围,而Root坚定的认为,自己是这方面的绝对专家。她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继续、什么时候应该收手,也知道怎么让Shaw不知不觉的做好她想的那些事。

Shaw的脸就如示波器一般,只要稍加调整,便能让Root读出所有她需要知道的内容。而Shaw的表情……虽在外人眼里毫无信号而言,差不多便是一条平整的直线,但在Root看来,却总是令人沉醉的规律信号,波形虽正弦三角方波不定,但总是规则沉稳,让她觉得十分安心,可以看上一天都不厌倦。

就像调成功的电路一样,让她可以带着无比的自豪、盯着示波器上黄色和蓝色的线条看上好久。

但所有事都有极限,如同电路有增益失真的限制相同,有些东西是Shaw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的。比如,约会。

好吧,是她觉得Shaw不会接受。毕竟……这是Shaw不是么?她们没有礼物、没有带着粉红泡泡的红玫瑰,也没有纪念日之类的东西。而且,纪念日……?Root自己也不知她应该从哪天开始算起,她差点把一个熨斗弄在Shaw胸口的那天么?

鬼神差使的,她转过头叫道:“Sameen? You’re going on a date with me tonight.”

Shaw正在穿衣服,闻言直接僵住了,转过头盯着还躺在床上的她,面无表情,但似乎酝酿着狂风暴雨,让Root想到了示波器上无序的晃动的杂波,不由得便有些紧张。她若无其事的耸耸肩,不假思索的说:“It’s for a mission.”

Shaw的眼睛立刻便亮了,Harold那边最近一直没有什么有趣的号码,让她明显暴躁了许多。同时,Shaw一直认定Root这边的号码会“有趣”许多。

好吧,这点她不会否认。

但今天……Root虽很想以手抚额,但脸上笑容不减,“Wear something nice.”她冲Shaw抛了个媚眼。

出乎意料的是,Shaw竟没有瞪她,可能还沉浸在有号码的兴奋中无法自拔。Shaw耸耸肩,跳下床转,过身状似不经意轻飘飘的问了一句,“What are you wearing then?”

Root努力的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That’s for me to know and you to find out.”

*

Shaw穿了条十分典雅精炼的黑裙,手上拿着个小黑包,鼓囊囊的,毋庸置疑的塞着她的USP。而在去餐厅的一路上,Root都忍不住的想着一件事——今晚结束时,那把枪说不定便会对准自己。

「锯齿波」……Root想。

愚人节,这算是一个十分正当的理由,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无伤大雅,但Root依然记得去年愚人节时,敢于挑战Shaw的Lionel最后有多凄惨。这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一旁开车的Shaw疑惑的瞥了她一眼,眼睛在她的颈部以下胸口以上的部位多流连了一会儿,又迅速的重新看着前方的路面。

“Saw something you like?” Root轻快的问。

这次,Shaw狠狠的翻了个白眼,一路都没再看她。

*

牛排、红酒……

Shaw没有问她的意见,直接点了两份。等上菜的过程中,她一直不露痕迹的环视着整个餐厅,锐利的扫着每一个人,最后看向对面的Root,眼神有些疑惑,“Who’s the target?”

“Patience, Sameen.”Root偏头笑着说。

「早死不如晚死。」

牛排很快便端了上来,Shaw迅速便开始了工作,拿着刀,娴熟的切着牛排,很快便将盘里的肉分成了均匀的许多块。

Root着迷的看着Shaw的动作,无法移开视线。她见过Shaw拿着牛排直接啃的样子,几乎就跟动物一样的直接在骨头上撕咬。但Shaw也可以像现在这样,沉静、淡定,优雅的如同正弦波。

从第一次读到Sameen Shaw的档案起到现在,她见过Shaw的每一面,从一开始冷肃干练、对她下手起来毫不留情的特工,到现在眼前这个对她经常暴躁得近乎可爱的……人,她都见过。Shaw有许多面,对外总是冷静自持,但对她却完全相反,随意的挥舞着她的情绪(哪怕在外人看来近乎没有),毫不设防。每到这个时候,Root都会生起一股莫名的优越感。

先前,Shaw对于她是陌生人、敌人、合作者……但现在,Root发现自己很难再给Shaw加上一个准确的后缀。

“Then he better show up after I finish this. Haven’t had a good steak for weeks.” Shaw摇摇头,端起红酒便准备喝。

“Shaw, about that …”Root快速的说,怕稍晚一拍便会反悔,“There’s no mission tonight.”

Shaw的手顿住了,酒杯停在唇边久久的没有动作。

“April fools, sweetie.” Root以壮士断腕的口气沉重的说。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Shaw叹了口气,把酒杯放了回去,翻了个白眼,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You’re like a self-oscillator.”

(self-oscillator:自激振荡电路,大概作用……好像名字都说得很明白了,就是字面意思……)

“What?” Root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Were you talking nerdy to me?”

Shaw的样子似乎被冒犯了,“No, I wasn’t.”

“Yes, you were.” Root突然觉得Shaw比起以往性感了几百倍不止。哦天呐,如果Shaw可以在今天稍晚些的时候再说些这样类似的话,她真的可以……

“Aren’t you going to eat that?”Shaw怒气冲冲的对着Root面前分毫未动的牛排说,在Root完全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便一把将那盘牛排端了过来,然后粗暴的将自己那盘切好了的砸在了Root面前。

Shaw的餐刀和盘子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引得周围的人频频往这里行注目礼。在从服务生到其他所有人不满和蔑视的眼神里,Root陶醉的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节日了。

FIN

评论
热度 ( 211 )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KMBLUE | Powered by LOFTER